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玫瑰夫人(西幻,NPH) > 【彩蛋】只要少女呼吸一秒,就是血族王室至

【彩蛋】只要少女呼吸一秒,就是血族王室至

    【本章是特典3.4中混乱之夜的隐藏彩蛋】
    那个血月西升的夜晚,安德森阻止的,是拉斐尔殿下对少女的初拥。
    初拥这一行为的意义,不同于普通的进食,对于血族而言非同一般。
    也是从那一刻起,骑士长才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王储殿下内心真实的图谋。
    接受了血族初拥的人类,会真正成为给予她初拥者的事实奴隶。
    只因他是给予她新生的“父亲大人”。
    从此之后,她的身体乃至于整个灵魂,永远渴求他的鲜血喂养。
    王储殿下此举,目的是以血液为联结,将少女彻底捆绑在身边。
    其实安德森并不认为拉斐尔会对一个人类实施完整的初拥。
    这位殿下兴许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用几滴血来逗弄一下偶然路过的少女。
    然而他的莉兹却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安德森闭上双眼。
    但凡尝过纯血贵族的血,无论是血族还是人类,都会罹患上最难戒断的瘾,无一能够幸免。
    一旦王储殿下对小姑娘失去兴趣,遭到厌弃的莉兹能否在这样注定无望的渴求的痛苦折磨中,存活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这还远远不及安德森最恐惧的后果。
    王室的血统至高无上,不容玷污。
    哪怕这可怜的人类少女,仅仅只是一个被豢养囚禁于城堡地下室,终生不能见光,仅供高贵的王储殿下无聊时逗弄取乐的小奴隶……
    可震怒的克里斯蒂安陛下,也绝对不会允许这么一个小玩意儿存在于世。
    只要少女呼吸一秒,就是血族王室至上荣耀遭受玷污的证据。
    那么,杀伐果决的铁血皇帝,会怎样处置这么一个罪证呢?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肉体的断头台,灵魂的火刑架,这些是骑士长能够想象到最宽宏仁慈的处置方式。
    而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许许多多远比死亡更令人恐惧煎熬的惩罚。
    骑士长希望他的小姑娘永远不会了解到世界的阴暗面。
    更不要有必须切身体会的那一天。
    安德森沉声,严肃地劝告妻子远离那位王储殿下,他很危险。
    骑士长隐去不表的话语是,在王储殿下之上,还有一个更危险的存在。
    面对丈夫难得严肃的告诫,小姑娘却浑然不以为意。
    “嗯?”
    莉兹有些不解。
    “可是拉斐尔殿下那么温柔……”
    少女小声为俊美温柔的血族王储辩解,直到看见丈夫脸色愈发难看,才亡羊补牢道。
    “亲爱的,不要吃醋啦。”
    莉兹状似漫不经心地哄着伴侣。
    但这并不全然是敷衍,而是别有目的。
    小姑娘柔软的双臂环上了骑士长的腰身,仰着一张娇艳面庞,目不转睛地望着丈夫。
    安德森差一点就忍不住安抚小妻子。
    然而很快,深深了解妻子的丈夫便敏锐地意识到了异样——更何况,莉兹并没有掩饰这一点。
    骑士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在这种谈论正事的严肃时刻,少女的腿心竟然湿润了。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莉兹提着睡裙,一脸无辜,忠诚于欲望本能的她并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过错。
    “不要再说那些扫兴的话啦。”
    少女眨着同样湿润的湛蓝眼眸,娇声求欢。
    “您为什么不来抱一抱莉兹呢?”
    这简直……不可理喻!
    安德森向后退了一步。
    “您有真正将我的告诫放在心上吗?”
    失望至极的骑士长斥责他看来已然不可救药的伴侣。
    但比起愠怒,安德森更多的是逃避。
    他已经知道拉斐尔王储不可告人的心思,但却尚未明确少女的心意。
    这个可怜的丈夫,甚至不敢质问他深深爱着的妻子,她想要的,究竟是谁。
    不过,即使莉兹渴望的是王储殿下的爱抚,出于就近原则,这一刻真正抱住的,也是她近在咫尺的合法伴侣。
    然而一向对她予取予求的骑士长,第一次,没有给予她及时的安抚。
    “这是惩罚。”
    安德森收敛起多余的情绪,冷然沉声道。
    “请您在这里诚心地悔过。”
    愠怒的骑士长丢下佩剑离开了卧房。
    留下床榻之上茫然无措的娇小少女。
    在这个血月西升之夜,被迫中断初拥仪式的少女身体,格外渴求爱抚。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独自坐在床上的莉兹,望着丈夫留下的佩剑,微微恍惚。
    情欲的水雾渐渐迷蒙上了少女蔚蓝的眼眸。
    莉兹开始试着自给自足。
    然而,血族骑士的剑,对于一个柔弱的人类少女来说,实在是太重了,何况生性懒散的小姑娘一直缺乏必要的锻炼。
    莉兹用这个特别的“按摩棒”弄了一会儿,手腕便倍感酸痛。
    娇气的小姑娘哪里受过这种苦头呢。
    于是很快,莉兹把剑扔到一边,随意一翻身,靠到了枕头上,带着对于骑士长的怨念,准备就寝。
    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少女自然是毫不设防。
    睡裙在之前的摩擦中高高卷起,堆到了小腹的位置,娇嫩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索性四下里没有旁人,累极的莉兹此时也懒得抬起酸痛的手将睡裙拉下了。
    纤细雪白的双腿大大敞开,月光里泛牛乳般的诱人色泽。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少女皱着眉头尝试进入梦乡。
    只是那不安分的双腿,依然难耐地相互磨蹭着,寻觅着慰藉,欲求不满的小穴更是一张一缩。
    莉兹被源源不断的莫名欲望折磨着,难以入眠。
    就在这时,被小姑娘孤零零抛弃到一边的剑,悄无声息地动了。
    “哎呀!”
    少女被突如其来、毫无预警的冰冷插入,惊得弹了起来。
    不需要回头确认,莉兹一下子就知道,填满她身体的,正是骑士长那柄随身多年的佩剑。
    它实在是太冰冷、也太坚硬了。
    不过,冰冷的剑柄在少女温暖的小穴中很快被捂热,坚硬的躯体更是犹如通灵一般,伸缩自如,充分满足小姑娘角角落落的细小需求。
    “嗯……啊……”
    少女从羽毛枕中抬起脸庞,张开红唇婉转呻吟。
    应该是安迪在别处,使用远程魔法操纵控制吧。
    被肏得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莉兹心想。果然,不管表现得怎么生气失望,她亲爱的安迪还是在意她的需求的。
    除了骑士长,莉兹不作他想。
    毕竟,一把剑而已,再怎么特别,也不可能生出灵魂吧。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嗯……哈……”
    少女喘息着,夹紧了剑柄,在床上翻了个身,踢去了被子。
    “好热……”
    骑士长才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儿,她就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准确来说,是想念在每个夏夜为她送来清凉的降温魔法。
    莉兹敞开睡裙领口,手掌扇风。
    现在已经不仅是气温的炎热了,还有身体情欲的燥热。
    “好热呀……”
    话音未落,剑柄从少女身体退出,剑身出鞘。
    莉兹尚未反应过来,锋利的剑锋便划破了她的衣裙。
    虽然能感受到那份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但是小姑娘还是被吓得胆战心惊。
    救命!
    这柄剑是打算弑主吗!
    虽然她只是骑士长的伴侣,但、但也能算是它的女主人吧?
    床很大,莉兹闪躲着逃避,好不狼狈。
    悬于半空之中的剑顿了顿,似乎在疑惑小姑娘的不予配合。
    莉兹逃到了床边,正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小姑娘一直闪躲,即使对自己剑锋的准确性高度自信,剑灵也是会感到很苦恼的。
    于是它使用了一个小小的禁锢魔法。
    被禁锢着不能动的莉兹瑟瑟发抖。
    少女连求饶的声音也无法发出,只能含着泪,眼睁睁看着剑锋落下,将她身上华美的睡裙裁成一绺绺布条。
    当剑锋再次扬起时,莉兹不由自主紧紧闭上了双眼。
    啪嗒。
    金属撞击之声。
    剑身重新回到剑鞘。
    预想之中的剑锋并没有落在她的头上。
    睡裙四分五裂。
    而她毫发无损。
    不知不觉流了满面泪水的少女,这才意识到,这把剑,原来是在帮她“脱去”身上的衣服。
    ……难道,是因为之前她说了“热”?
    莉兹稍稍恍惚。
    这个时候,莉兹终于隐约感觉到,这把剑或许……并不是由丈夫操控,而是……产生了某种自主意识。
    毕竟,这种脱衣方式,任何的智慧生物都不会想要使用吧?
    莉兹觉得……
    她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于是当身后的剑柄再次蓄势准备插入的时候,少女灵巧地一闪身,躲开了。
    “啊呀!”
    被折腾得腿软腰软的少女,才踏下了床,便直接化成水,跌落到了地上。
    好在卧房铺着厚重的地毯,莉兹跌落下去,也没有受伤。
    反而是那扑了个空的剑,见小姑娘宁可摔倒在地上也不愿意接受它的“帮助”,委屈不已。
    之前也是,她说热,它好心帮她脱去多余的衣物,她却任性地不肯配合。
    真是难哄。
    剑认可的主人是骑士长安德森。
    至于安德森大人的伴侣,忠诚的剑自然也将其纳入了自己保护的范围之内。
    只是女主人这样任性,它也很无奈。
    莉兹浑身无力,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她要赶快离开这个房间去找骑士长,即使丈夫生闷气不理她,她至少也要离这把奇怪的剑远远的。
    莉兹抱着“爬也要爬出去,才不要留在这里被一把剑操”的心态,手脚并用向外爬去。
    然而深陷在厚重柔软地毯之中的她,四肢无力,更觉燥热,向前勉强移动了一点点,便泄了气,不想动弹了。
    莉兹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剑孤零零悬在半空,那副模样甚至有点迷茫和委屈。
    ——这怎么,像是她反过来欺负了它一样!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明明她才委屈好不好!
    这一幕,从上往下看去,落在剑的视角中,便是趴在地上的少女撅起屁股,眼含泪光地回头看它。
    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双腿之间,隐秘粉嫩的小花穴一缩一缩,像是邀请。
    莉兹收回目光,继续向前挪动。
    然而,这一次,她没爬多远,就再次被插入。
    剑灵发了狠,不复之前循序渐进的温柔,像是气恼了一样。
    啪!啪!
    令人面红耳赤、两颊生热的拍打声响起。
    不止是将剑柄狠狠插入少女花穴,猛烈肏干,这把剑,竟然用它的剑鞘打起了小姑娘的屁股!
    “呜……”
    软绵绵的呜咽,从少女花瓣似的唇间溢出。
    并非吃痛,而是出于羞耻。
    此时的剑,仿佛正在代替骑士长,惩罚他不听话的妻子。
    “不要了,呜……”
    莉兹磕磕绊绊地求饶。
    只是连这断断续续的求饶之音都浸透着饱满的情欲,可见是被操得狠了。
    小姑娘只觉得她的丈夫真是狠心啊,竟然将她丢给了这么一把残酷的剑。
    明明,只是一把剑而已。
    被操得咿咿呀呀的莉兹依然控制不住心头满溢的轻蔑之情。
    从前的莉兹,曾经不止一次听闻骑士长这把剑来历传奇,但以她的目光审视,着实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比普通的剑锋利一点点。
    毕竟,在少女的心中,真正配得上传奇二字的,只有她的兄长大人从石中拔出的勇者之剑。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总之,外界越是追捧,起了逆反心理的莉兹,越是瞧不起这破铜烂铁。
    可是那一个混乱之夜,对于骑士长本人都不假辞色的少女,却被这一把“破铜烂铁“,操弄得高潮迭起,不止是那双纤细的腿,连嘴巴都合不拢,呜呜咽咽呼唤着剑的主人,她的丈夫的名字。
    而这把欺上犯下的剑,听见了骑士长的名字,竟然也毫不退缩,反而愈发猛烈,每一次的挺进与抽出都深入到不可深入的娇嫩之处,把主人的小妻子肏得大开大合。
    直到后来,莉兹也终于意识到她的声音无法传达给不知在何处的骑士长,于是连丈夫的名字也模糊了起来,口中只剩下了断断续续、娇媚无限的呻吟。
    血月西升的夜晚,小姑娘被伴侣遗留下来的剑肏得掉了许多眼泪。
    那些泪水,从少女湛蓝的眼睛里流出来,也从被肏得通红的小穴中流出来,源源不竭,淅淅沥沥。
    她的伴侣,骑士长安德森早已离开。
    如今,对着一把无法言语沟通的剑,莉兹哪里来的商量余地呢?
    只能趴在地上,腰软腿软,连支起身来都做不到,被迫承受着来自身后的插干,再一次次哭叫着,抵达前所未有的高潮。
    初生的剑灵其实对于所做的一切懵懵懂懂。
    它只知道,只要自己拿出战斗时候的力量,猛插狠捣眼前这个娇媚的小穴,它主人的小妻子就会喷出无数甜蜜的汁水,仿佛无穷无尽的小泉一般。
    并且,那娇艳的唇瓣之间,还会发出好听的叫声。
    如此的悦耳动听。
    它喜欢这样的声音。
    它想,她也一定很喜欢。
    因为在剑的记忆中,以往它的主人这样做的时候,少女亲口说过喜欢。
    那么,它只要再努力一点,她也会喜欢它吧?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虽然它只是一把不会说话的笨拙的剑。
    虽然它曾经不止一次听见,小姑娘当面对着它的主人笑靥如花,却在背过身去的时候,轻蔑地称呼它为“破铜烂铁”。
    剑灵自然是不服气的。
    对待不驯的敌人,只要将它锋利的剑刃,插入对方胸膛,取出那颗跳动的心脏即可。
    但是面对这本身已然孱弱至极的人类少女,这把所向披靡的剑,却第一次领略到败北的滋味。
    它不想将剑锋插入她的胸膛,反而想要将另一端,插入她身下隐秘的入口。
    哪怕在她心中,人人趋之若鹜的它,还是那堆破铜烂铁,但是……
    只要它努力,让她舒服了,快乐了,那么,这样的“破铜烂铁”,也是有用的,为她所需要的吧?
    至少,某种意义上天真不谙世事的剑灵,是这样纯粹地相信着的。
    不知不觉,这把自诞生之日起,总是将主人的意志放在第一位的剑,居然将骑士长抛之脑后,更多地在乎起主人的伴侣的心意来。
    美丽的少女赤裸着身体,深深陷进深色的地毯里。
    那洁白的睡裙只剩下几绺被剑锋划烂的布条,勉强挂在雪白的胴体上,起不到任何遮蔽的作用,反是增添浓重的情色意味。
    可怜的小姑娘,漂亮的小脸酡红,枕着雪白的臂弯,流满了晶莹的涎水。
    同样闪烁着淫靡的亮光的,还有双腿之间的淫水。
    ——这就是安德森踏入房门,第一时刻闯入他视野的情景。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莉兹不知道的是,其实骑士长惩罚的初衷,只是冷落妻子一夜,不去抚慰她的欲望而已。
    因为担心她孤身一人遭遇危险,才留下了自己的配剑守护。
    正直传统的骑士长大人大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寻求慰藉的小姑娘,会用剑柄自给自足。
    至于这后续的发展,更是莉兹自己也不曾料到的。
    安德森之所以那么匆忙离开,也是怕见到了少女情动的样子难以自制,会忍不住拥抱她。
    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回来看了一眼,便被剑光与艳色晃了眼。
    银白色的凛冽剑光,映着少女白皙光洁的脊背,冷酷又充满着异样的情色。
    剑光晃动的那一下,安德森喉头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