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 【占有】二
    因亲疏关系不同,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线也各不相同。
    像某种张力,有某种色彩,近乎某种氛围,带有某种不可言状的暗示效果。亲昵的恋人、陌路的友人、重要的家人,无论是并肩而行还是擦肩而过,无论是重逢聚首还是殊途陌路,在旁观者眼中都或多或少能看出些微妙的差异。
    就像三个人出门,或者抓他俩随便一个逛街,都只会被说“兄妹感情真好”。钉崎想,所以这是在干嘛啊。
    绑架到密室里审讯拷打吗?
    天资决定论的营生,女性咒术师不少,辅助监督更是一大把。不着四六的担当教师成天撩猫逗狗这边窜那边跑,被医务室轰出门被同伴追着骂,会和各种各样的男男女女毫不避讳的打交道再正常不过。现在又不是坐在一起便授受不亲的封建社会,屋子关着门里面规规矩矩坐俩人,这事本身没什么大不了。
    可就是有哪里不对劲,有什么说不清楚。
    分明瞎子都看得出,这两个人之间绝对有问题。
    一个身形巨大奇装异服品行一向不端,一个被蒙了眼一言不发脸色惨白,奇怪组合默不作声共处一室——没有“客”需要在这里,这样“会”。气氛诡异到活像上周看的恐怖片,身后灰秃秃的墙壁上都要飘满黄绿色螺旋图案了。
    绑匪和受害者,意大利毒枭和被抓包的卧底,墨西哥黑帮和跪在沙坑前的叛徒?非要推测的话,最接近的可能,大概是捉了诅咒师正在秘密问话。
    但不用交给高专吗,藏在这里也不成立啊。
    想不通,所以多看了两眼。
    斜角椅上的你拢着两腿坐的规矩,身子微倾,像攒着全身的劲,像巴不得这就冲出房间一刻都不想多待;可膝尖却抵触着对方的腿。衣着得体审美良好配饰不菲,连鞋跟上那丁点撞色都正正好搭配手包上一缕流苏;但袜子背线扭着头发乱着唇线都涂的歪歪曲曲脸色一阵通红一阵纸白——反应过来的瞬间人都跳起来。
    钉崎抽着凉气后退一步,同学各撑了一把。
    所以无良人渣刚刚是在这里强迫猥亵别人吗?!!知道这家伙差劲但没想到能这么差劲啊??!整张脸都扭作一团,钉崎边瞪虎杖边抖了下袖口握住锤柄。
    虎杖举起两手一通摇头,表示开门时撞见的没她想的那么夸张。
    可即便不是现行犯,只要读空气就知道了,反正哪里不对。想着先来一钉子总没错,她刚抡高一点,锤头还没挥起来,
    “好啦好啦介绍一下哦,”无良人渣像看够了默剧,开口时声音洪亮表情清爽,令人格外不适,“这位呢,是老师的妻子。”
    不确定是钉崎“啊??”的动静更响还是锤子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响,但两者都不如虎杖说的“哇!!所以才和老师戴了情侣款眼——”有存在感。
    钉崎攮了一拳,伏黑踢了一脚,虎杖嗷了一声,你被低声说了一句“和人家的学生们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