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长岛高中 > 第148页
    贺文舟猛地起来,追出去。在学校南门,拦住一脸煞气的宋靖。
    现在出去记大过。
    滚。
    回去吧,往哪遛不好。
    我让你滚!
    贺文舟:你他妈的……
    宋靖眼睛通红地盯着他,看着气狠了,身子发抖。贺文舟要拉他他反抗,两人在校门口缠斗良久。贺文舟越想越不是味: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疯啦?
    宋靖: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贺文舟:我不,我偏不,我就说你有病,神经病,脑子里除了三年模拟五年高考什么都没有!没情趣还死脑筋,眼高于顶,自恋冷血,只有我真心实意地对你好,你还不珍惜!从现在开始,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了。我们走着瞧!
    一个耳光劈头扇在贺文舟脸上,从头发丝到下颌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又狠又响亮。
    贺文舟傻了。
    宋靖发着抖:你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贺文舟说滚就滚,转身就走。走了两步,摸摸自己的腮帮子,又肿又疼,回头看到黑暗里那个凛凛发抖的人,慢慢回过味来。
    贺文舟回到男孩面前,瞅着他的脸:你生气了?
    宋靖气得想打他,气得胃疼。
    贺文舟扑哧一笑,若有所思:你吃醋了?
    宋靖一巴掌再扇过去,被贺文舟捉住手,这下没什么疑问了,就是吃醋了!
    好宝贝,好家伙!
    贺文舟一把将他抱起来,吧唧一下亲在他脸上:我的心肝、我的宝贝,终于生气了!
    宋靖一面推他一面拦不住男孩的狼吻,涂了满脸口水:滚……
    贺文舟堵住他的唇,将他按在院墙上,好好地彻底地完成了这个吻。
    宋靖气喘吁吁眼角发红,抓着他头发往后扯。
    贺文舟抱起他,蹂躏得校服都开了。
    宋靖被他顶在墙上,很不舒服:你放我下来。
    贺文舟眼睛贼亮:你先说,你为什么生气。
    宋靖蹙眉:我不想说。
    贺文舟:不说我就不放你下来。
    宋靖嘴唇也红红的,被蹂躏得湿湿润润,有些发肿。贺文舟还磨蹭着他,又想要。
    宋靖被他突袭了几次,拦不住,心态也疲了,软了。
    ——你不说人话。
    贺文舟:我以前也不说嘛。
    宋靖:以后不说我不会原谅你。
    贺文舟:好,以后不说。
    贺文舟:不对,那也不至于气成那样,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宋靖:没有。
    贺文舟:有。
    宋靖红着眼:没有。
    贺文舟把他送到更高处:肯定有。
    我都说没有了!宋靖一巴掌打在贺文舟头上。
    混球笑嘻嘻地挨下来,更高兴,神秘莫测地在他耳边:是不是因为提了XXX……
    宋靖耳根脖子都红了,像兜头浇了一盆热水,浑身发麻。他还想狡辩,贺文舟深沉蛊惑的眼眸盯着他,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胜券在握,拿捏得他死死的。
    宋靖嗫嚅半天,贺文舟低笑地靠着他的头:那时候我才五年级……
    宋靖噗地也笑了。
    你对她很好。
    我对陌生人都很好。
    你对我不好。
    我对我爱的人是有点小坏。
    有点吗?
    很多吗?
    你自己清楚。
    我想让你清楚清楚。
    两人玩闹起来,衣服都扯松了。贺文舟埋头在他身上,深吸一口气。太想了。
    宋靖忽然道:她先甩的你?
    你看像吗?
    说不准。
    贺文舟急迫地咬一下他的唇:她说的分手,我疏远的她。
    为什么?
    没意思了呗。
    宋靖有些不舒服:过几天我也会没意思。
    贺文舟抱着他又舔又吻,吸毒一样:你永远都有意思。
    宋靖推开他的头:没有永远。
    贺文舟赖在他身上了,想得要命:别,让我抱抱。好几天了,想死我了。
    宋靖被他放倒在草坪上,两人在一棵树后面捣鼓,折腾半天,宋靖也只让他吻,别的都不行。贺文舟像要不到的困兽,只能在他白皙的锁骨上多烙几个印,彰示自己的所有权。
    从此,贺文舟再也不敢作妖试探哥哥吃不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