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武侠仙侠 >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第122节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第122节

    看着四周深沉雾气,琅嬛脸上眼泪无声摔落,她明知司命心怀叵测,为何还是为她所惑!
    深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收回九霄琴,飞身向天河而去。
    “琅嬛?”羲灵闻声看向她,眼中露出真切欢喜。
    但他如此,却叫琅嬛心中越发愧疚。
    她郑重向羲灵一礼:“今日混沌之祸,皆因琅嬛而起,若非我心有怨念,也不会为司命所惑,以致如此。”
    “这天河之处,交由我便是。”
    羲灵点头,飞身而起,所过之处,上神之力与混沌碰撞,彼此消解。
    有他相助,摇光压力顿减。
    琅嬛望着他的背影,眼神柔和。
    收回目光,她坐下身,九霄琴出现在膝上,琅嬛再次拨动琴弦。
    她面上眼泪簌簌落下,师兄,对不起,我还是叫你失望了。
    爹爹陨落之前,请你好好照顾我,这数千年来,你便尽心尽力地护着我。是我太没用了,什么也做不好。
    可是既然做错了事,便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随着琴音流泻,琅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的身形渐渐虚幻起来。
    师兄,再见。
    在这一瞬间,琅嬛的身体化作无数流光,涌入天河之中,原本向下界蔓延的混沌被就此隔绝。
    她献祭自身,将混沌困在了九重天上。
    这是琅嬛,一生的终曲。
    失了主人的九霄琴留在原地,琴弦空自振动一声。
    也是在这一刻,凡世深山中隐居的修士,独占大海为王的巨大海怪,三重天上于山巅独饮的仙君……同时停住了动作。
    神魂自体内涌出,哪怕微有挣扎,最后还是尽数向了九重天上而去。
    这些都是司命分割出的神魂。
    循着这些分魂,在混沌深处,离央和姬扶夜寻到了与司命融合的混沌之源。自下界而来的数道流光尽数融入混沌之源中,灰色雾气涌动,口吐人言。
    “你们来得真是快啊。”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本君如今与混沌之源融合,我之所在,便是混沌。”
    站在灰色雾气中,姬扶夜神情冷冽:“你将自己的神魂分割无数,如今,当真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当然,我是……”灰白的雾气涌动,忽然从女子的嗓音变为老人,又像少年,又如女童。
    数个意识同时开口,想回答姬扶夜的问题:“我是……”
    黑白缠绕的混沌之源在这一刻,竟然有溃散之势。
    周遭雾气涌动,片刻后,司命从雾气中化出人形,冷笑着看向姬扶夜:“你以为如此,便能毁去我的意识?”
    她挥手,无边雾气涌向离央和姬扶夜。
    朱杀斩下,离央护住姬扶夜,带他一齐退后。
    就算姬扶夜如今已有天魔修为,六界都要尊称他一声山海君,她还是会下意识护着这只自己捡回来的狐狸。
    姬扶夜心中微有些可惜,若是司命分魂都如月持翎一般,生出了属于自己的意识,或许不用他们动手,司命的意识便会在争斗中自行消解。
    但现在看来,司命的神魂比他想象的更加坚韧。
    离央与姬扶夜背身而立,手中剑光划过,斩落扑上来的灰色雾气。
    司命的人形消散,融入雾气之中,她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
    “如今我已是混沌,无处不在,无处不存,你们又要如何杀得了我?”
    所有在混沌中湮灭的生灵,都会化作她的力量。司命笑了一声:“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从旁人身上掠夺而来的力量吗?”姬扶夜讥嘲地笑了一声,“司命,从始至终,你都不过是个卑劣的小偷罢了。”
    “就连司命仙格,也不过是你窃取而来。”
    雾气中再次化出人形,司命看着姬扶夜,眸中露出几分欣赏:“你说得不错。”
    她并不曾为姬扶夜的话生气,反而甚为自傲:“我现在都还记得,他被我剥夺力量时,不肯相信的眼神。”
    “我的师尊,他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司命眼中不见任何愧意,只见不加掩饰的嘲讽。
    姬扶夜冷冷看向她:“所以你才需要不停掠夺他人气运维持司命仙格。凤族大祭司受你蛊惑取凤族血脉,却不知道,你只是借他掠夺凤族气运罢了。”
    而司命分割自己的神魂,也不仅是为了杀可能继承司命之位者,更是为了掠夺气运,保住体内司命仙格不散。
    司命笑了一声:“我助他们达成所愿,他们自然也当回报于我才是。”
    “酆都也是如此,”姬扶夜继续道,“他并非是你的分魂转世,只是从你手中得到剥夺他人天赋为己用的秘术。”
    司命点了点头,赞许道:“姬扶夜,你真是我见到的难得的聪明人。”
    第117章 大结局
    “很多年前,有人对我说,我注定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司命缓缓道
    那时她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山河倾覆,原本身份高贵的公主,便被当做一件礼物送给敌国。
    这就是她的命运吗?
    司命不服。
    后来,是她的师尊救了她。他爱上了她,于是作为司掌命运的仙君,替她改了命,司命因而得以踏上修行之途。
    可她的命,始终还在别人手中。那样懦弱愚蠢的男人也可以做司命,那司命,为什么不能是她。
    于是她笑着,将他引入自己早已布好的陷阱,看着他修为尽失,片刻老朽。只是司命弟子不够,仙君也不够,她想成为与天地同寿的上神。
    “仙君也好,上神也罢,天不与我,我便自己来取。”司命微笑道,“既然做不了上神,我便化身混沌,吞噬了这片天地,做真正的创世神!”
    而在司命眼中,只要能达成目的,无论用何种手段都无妨。
    所以她可以毫无犹豫地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铺就一条血路。
    姬扶夜忽然勾了勾唇角:“当日你想夺舍阿离成为上神,却只落了一场空,至于今日,同样也不过功亏一篑。”
    “前日你以分魂降临酆都体内,舍去司命仙格,无非就是想让我和阿离认为你已经死了。”
    便如上虞宁溪,下意识认为拥有仙格的就是司命主魂。
    姬扶夜的直觉没有错,齐王宫中的确有司命分魂,但却不是酆都,而是姬扶夜未能见到的一个人——酆都弟子,齐国令仪公主。
    “司命,你还是输了。”姬扶夜语气嘲讽。
    司命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离央和姬扶夜没有信她已身陨,而是直往九重天来。彼时司命还未能完全与混沌融合,便只能催动琅嬛体内心魔种,以周天囚笼阻止离央等人。
    她原本是打算融合混沌之后吞噬琅嬛,拥有上神之力后,便能瞬间湮灭整个九重天,不必像现在这般束手束脚。
    司命阴冷的目光落在离央身上,上一次,她本可夺舍离央身体,摆脱桎梏成为上神,但离央宁肯毁了自己的身体,也不愿让她得逞。
    而这一次,在她大计将成之时,离央偏偏又回归了上神之位。
    便在这时,姬扶夜托住离央,她身形翻转,朱杀刺向司命眉心。
    姬扶夜愿意同司命说上这样一番废话,自然是为了给离央留下时间寻找司命的要害。
    朱杀刺入她眉心的混沌之源,司命瞳孔放大,再次消散为雾气。
    雾气收拢,掩去司命气息。
    离央微微皱起眉,她方才虽然刺中司命要害,但司命与混沌融合,这一剑果然还是没能杀死她。
    雾气汹涌,忽然将两人吞没。
    “阿离!”姬扶夜唤了一声,眼前不见离央踪影。
    离央握着朱杀,四周都是灰色雾气,叫人看不清任何情况。神识探入灰色雾气之中,便如泥牛入海,立时消解。
    手中灵力亮起,将混沌消融,但如果不能将混沌之源封印,混沌便会源源不断产生。
    司命的声音响在她耳边:“你杀不了我的。”
    离央神情没有变化。
    “不如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司命蛊惑道,“你身有混沌之源,我吞噬不了你,你也杀不了我,只要你答应不再阻止我,我便放了那只小狐狸,如何?”
    “你有混度之源,他却没有。”
    灰色雾气中现出司命的上半身,她微微笑着:“这六界苍生与你有什么干系?你何必要为了这些蝼蚁与我为敌呢?”
    离央抬起头,平静地看向她:“倘若我真的杀不了你,你便不必想用极秽之水污了朱杀。”
    朱杀是当日无尽深渊之中,她取凶兽尸骨所炼,而无尽深渊乃是魔祖与道尊遗骸所在。
    当日劈开混沌的,也正是道尊与魔祖。
    司命脸上笑意一顿:“那你不在乎那只狐狸了吗?”
    她拂手,水镜中现出化为原形,雪白皮毛上布满血痕的姬扶夜。
    离央握紧了手。
    “你忍心为了那些蝼蚁,放弃他吗?”
    离央没有回答,飞身而起,剑锋直落向司命。
    她为什么要按照司命的意思,在这两者中做出选择。
    姬扶夜是她的狐狸,她自然不会放弃,而六界苍生……
    离央想起了陵舟,东海之滨化作石像的风玄殷和穗心,花神观中的玉真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