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武侠仙侠 >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第123节

黑化后我满级归来 第123节

    仙神也好,妖魔也好,凡人也好,司命有什么资格剥夺他们的性命——
    朱杀再次划破雾气。
    另一处,水镜消失,雾气中有人哼笑道:“你看,你将她视作挚爱,她却并不将你放在心上。”
    白狐伏在地面,舔舐着伤口,姬扶夜轻笑一声:“这样拙劣的离间计,还是不必拿出来叫人笑话了。”
    雾气涌动,将白狐尽数吞没。
    *
    凡世之中,混沌自天河蔓延而下,东海之滨,化为石像的麒麟恢复玉色,踏云而起。
    沉睡的人间四象,除朱雀之外都浮空而起,在天穹上结成法阵抵御混沌。
    而风玄殷施展灵力,填补了朱雀的空缺。
    混沌遮蔽了天光,白日陡然变为暗夜,无数不知内情的凡人抬起头,神情茫然。
    感知到此的修士纷纷浮空而起,汇聚在四象身边,一同施展灵力。
    混沌若是落下,人间便会化为一片炼狱,好在琅嬛已经截断天河,流入人间的混沌有限。
    风玄殷撑起东边天阙,在他身后,出现了一道虚影。
    女子张开双手,与他一起挡住了混沌。
    麒麟长啸一声,眼中滚落两行泪,阔别千年,他终于得以与她重逢。
    三重天上,沉渊与一众仙君齐齐出手,将蔓延开的混沌逼退,魔族,鬼界,亦是同样的场景。
    而在九重天上,赤红灵光闪烁,剑锋凛冽,离央手中的剑再次落在混沌之源上。她身上已经被混沌腐蚀出数道伤口,却全然不打算防守。冰冷,杀伐,一往无前,这便是离央的剑。
    混沌之源的力量被不断消耗,司命化为人形,不断喘息着,当朱杀将要从她面前落下之时。
    一只奄奄一息的白狐骤然出现在剑光下。
    离央瞳孔一缩,强行将剑收回,灵力逆转,她气血翻腾,半跪下身。司命出现在她身后,五指抓向离央心脏。
    便在这时,有人撕开雾气,揽住离央,躲开了司命。
    姬扶夜此时的情形并不比离央好上许多,身上伤口深可见骨,甚至脸上也带了几道血痕。离央见此,眸中有戾色闪过。
    “阿离,如今我也不是只会等你来救了。”姬扶夜看向离央,眸色温柔。
    离央抬起带血的手,摸了摸他侧脸上的伤口。
    周围雾气收拢,这是司命最后的力量,她躲入混沌中,想向外逃去。
    穿过雾气,姬扶夜挡住她去路,山海剑横在身前,司命化为人形转身,身后是手握朱杀的离央。
    穷途末路之际,她再次散为混沌,扑向两人。
    混沌之中昏暗无光,什么也看不分明,但这一次,离央却及时抓住了姬扶夜的手。
    两人并肩而立,山海和朱杀一齐斩下,剑光冲天而起,混沌如暗遇光,寸寸化为虚无。
    司命的意识在剑光中一点点消陨,她发出无声的尖叫,却无法阻止自己的消亡。
    离央和姬扶夜同时引动灵力,将混沌之源再次封印,耗尽灵力,从高空坠下。半空中,离央展开骨翅,拥住姬扶夜,振翅飞过一望无际的海面。
    混沌散去,天光再次落下,姬扶夜睁开眼,看见天光之下,骨翅上缓缓生出白羽。
    “阿离,天亮了。”
    离央轻轻笑了起来,两人的黑发纠缠在一起,她低头,吻住了姬扶夜。
    尾声
    人间,夜色弥漫,城中灯火通明,像是点燃这个夜。
    “今日好像很热闹。”离央坐在高楼顶上,低头望着下方人群摩肩擦踵,目中有几分好奇。
    “今日是元宵,自古都有赏灯之俗,自是热闹。”姬扶夜在她身旁坐下,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递给她。
    离央接过咬了一口:“甜的。”
    姬扶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直不曾移开,离央对上他的眼:“你也想吃?”
    “我想吃你……”
    糟了,怎么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姬扶夜暗道不好,果然,离央眉头一挑,将他踹了下去。
    等她将一根糖葫芦吃尽,一只毛茸茸的胖狐狸小心地爬了上来,乖巧地蹲在她面前,摇了摇尾巴。
    离央低头看向下方灯火,并不理会他。
    姬扶夜恢复人形,小心翼翼地蹭向她身边:“阿离,我错了……”
    离央终于看向他:“你今日带我出门,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
    “自然不是!”姬扶夜震声道,背在身后的手下意识收紧,他看向天边,比出了手势。
    “阿离,你看——”
    离央抬起头,刹那间夜幕之上现出繁花盛景,绚烂夺目。
    烟火映亮了离央的侧脸,光影在她脸上停留。
    地上行人也齐齐看向夜空之中,面上现出惊喜之色。
    “阿离,你愿不愿意,今后日日夜夜,都让我陪在身边,从此天涯海角,黄泉碧落,再不分离……”姬扶夜向离央伸出了手。
    离央回头对上他的目光:“现在不就是如此?”
    “不,”姬扶夜道,“若是你答应了,往后,我便是你唯一的狐狸!”
    离央微微牵起嘴角,终于将手放在他掌心:“你早就是我唯一的狐狸。”
    姬扶夜呆呆地望着她,眼中缓缓漫上欢喜之色,他抱起离央转了一圈:“阿离,我们成亲吧!”
    离央无奈地环住他脖颈,望着烟火盛放的夜幕,轻声道:“好。”
    远处,陵舟望着这一幕,收回了施展法术的双翼:“为什么他能抱着阿离,小爷却只能在这里帮他放焰火?!我也要阿离抱!”
    风玄殷一把抓住他的翅膀拽了回来:“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去添乱了。”
    陵舟冲他喷了一团火,风玄殷猝不及防,被烧了个正着。以他的修为自然不会被陵舟火焰灼伤,不过灰头土脸却是少不了的。
    一旁的穗心见此,微微牵起唇角。
    风玄殷捋起袖子:“看来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陵舟扑扇着翅膀,向一旁逃去。
    初七见此,张了张嘴,还是没能憋出劝架的话。
    沉渊见眼前一片混乱,按了按眉心:“二师兄,你能不能不要同一只鸟一起胡闹。”
    一边说话,一边还不忘施展放出焰火的法术。
    “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风玄殷一把拍在他脑后,“你如今是在为冤枉了阿离赎罪的!”
    沉渊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冷静。
    烟火绚烂,天上圆月高悬,映出离央和姬扶夜依偎的身影。
    还有远处一片鸡飞狗跳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