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总有OMEGA想上我 > 第八十三章/丘比特、阿莫尔、维纳斯(九)

第八十三章/丘比特、阿莫尔、维纳斯(九)

    塑料制作的维纳斯神像,并不像花瓶一般,留有足以让一个成年人钻进去的缺口。无论苏玛先生是自己主动钻进去,还是说被谁放进去的,起码都得用割开表明的塑胶层才行。
    然而维纳斯神像上却找不到任何破损、填补的痕迹。
    人力足以达到这样的神迹吗?在桃绮的认知里,现在的科技姑且还做不到。虽说也有拆下表层,将对方的身体放入后,重新塑形及上色的方法,但那就不是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到的了。
    “话说,Gabby。”桃绮戳了戳旁边站着的人:“研究院的人还没有来吗?”
    能造成这种场景的也只有灾厄现象了吧?欸——现在还不清楚核心有没有形成,如果形成的话估计就糟糕了。
    “不能这么简单地断定吧。也有可能是准备了两个雕像……啊,也是,要做到天衣无缝的话,苏玛先生今天就没时间登台表演了。”看来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总之灾厄现象要是在这里发生,问题就有些麻烦了。
    姑且先申请动力装甲的使用吧。
    “不过那时候anma能的数值肯定会飙升到灯塔也会发出警报的地步。在那之前,还是先把无关人士请出去吧。”
    在发生案件的现场,就找出凶手的身份什么的,本来就是推理小说才有的情节。警察从立案到得出结论,通常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在做完基本的询问之后,剩下的无非也就是让大家各自回家,等候通知而已。
    话是这么说、
    但警察那边,说因为发现了新的尸体,所以需要重新做一轮笔录。
    就连科蒙和维仙也要参加。
    表明上的理由是例行询问,不过实际上大家都被当做嫌疑人来对待了。
    手法姑且不论,也不能就这么简单地当做灾厄现象来处理。
    证词和原先差不多。第七幕结束时苏玛都还活着,他因为身体不舒服,说要去休息一会儿,再登台的时候,出现在舞台上的人就成为了经理菲利克斯。
    ——不过这下两个人都死了,也就说两个人都不是凶手了吧。
    桧的判断很符合常识。
    但要知道,灾厄现象可是完全否定常识,犹如魔法一般的存在。
    “那么学姐认为谁最可疑呢?”
    不考虑作案手法的话。桧问道。
    桃绮摸着下巴,摆出名侦探一般的姿势,思考了一会儿。
    “不考虑如何下手,只说动机的话,我认为对菲利克斯先生下手的人是唐小姐,对苏玛先生下手的人则是男主角。”
    因为不知道扮演男主角的人的名字,桃绮姑且用了角色来代替。
    “嗯嗯?可是,我听说唐小姐是凭借菲利克斯的关系才进来的。再怎么想,杀了他也没好处啊。”
    “而且桃绮你的意思是,凶手是不同的人吗?”
    这个猜测有些超乎想象,连维仙都皱着眉头反驳道。
    “哼哼,认为凶手是同一人可是思维局限。我之所以说唐小姐有动机,是因为在这次的演出结束之后,她就能作为炙手可热的新星出道了吧?和小剧团的经理人的暧昧关系,或许会成为一种阻碍呢。”
    至于男主角的猜测,呃,因为我也没有什么证据。不过是因为剧团里他们两个年纪相当,我觉得会有竞争关系才对……
    “只凭想象,你就不要乱猜别人啦……”
    漫长的闲聊时间结束。
    说到底,区区外行人胡乱猜测,对案件的侦破一点作用都没有。
    警察们结束了问话,将疲惫不堪的剧团成员放回来。
    尸体和证物先一步由警察带走了。因为出现了杀人案,想必广陵大剧院在短期内要关门谢客了。
    “灯塔那边的回复好慢啊……研究所的人再怎么迟也该来了吧……”
    维仙一边查看终端,一边抱怨着灯塔的速度。
    就在这个时候、
    准备出去的剧团成员们,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剧场。
    “……那个,出去的门,被关住了。”
    像这样,略带困惑地说着。
    在此说明一下。
    广陵大剧院是造型如同扇贝的半圆形建筑,建筑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上下一共三层。其中可供表演的剧场共五个,今日塔状云剧团所使用的是位于一层最大的剧场。
    他们所说的打不开门,指的当然不是面朝街巷,人人都可以进出的大门。
    而是仅限于一层,在从大礼堂通往接待厅两侧的环形通道。
    门锁当然是连接了工作人员终端的电子锁,并不需要钥匙,在紧急情况下,输入密码就能开启。
    更何况今天根本就没人锁门。
    警察们进出的时候,也没有发现门被锁上。
    不过,等大家来到通道时,才发现门的形态已经完全改变了。
    不再是充满科技感的银色金属门,而是加挂了一把巨大的锁,像二十世纪以前使用的厚重木门。
    如果没有电锯的话,凭人力应该很难打开吧。
    三位装甲骑士一看到这幅场景,立刻明白了。
    “可恶……还是发生了啊……”警报呢?为什么灯塔没有通知?
    科蒙朝木门锤了一拳。
    维仙仍然推着那个足足有半人高的anma能测量仪:“我看看呢——呃,一般高于60,仪器显示的是C级别,才会发出警报,现在的情况是C,这样?”
    也就是无限接近于60却不到60的程度。
    “没办法了。人工申报吧,我的装甲使用申请批下来了,维仙你呢?”科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有工作做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那边的警察先生,能麻烦你们照顾一下在这里的市民吗?”
    “嗯,我也一样。桃绮呢?”
    “我?为什么我要申请?”
    桃绮不解地指向自己。
    立刻迎来两人鄙夷的视线——“你不也是装甲骑士吗?”像这样用眼神质问道。
    就连学妹那可爱的表情也变得冷冷的……
    “啊?哦,嗯,是,是啊,人家忘记了嘛……”
    桃绮硬着头皮点击了装甲使用许可。
    不过,那啥,得到骑士名之后不是应该重新设计装甲的吗,她还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呢。在内心嘀咕着,她也没有说出来。
    姑且,先由没能离开的两位警员将剧团成员们带回休息室。
    负责探查的工作自然是交给三位骑士,但在劝说桧和珂尤特离开的时候,学妹却伸出手拜托道:“那个……能让我看一次骑士的变身过程吗?”
    拜托了,那个超帅的!
    桧说。
    就连珂尤特和警员也用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他们。
    “……没关系吧,规则里好像没说这一条。”有些不好意思地科蒙用手指摸了摸鼻子。
    “在别人面前换装,真的很羞耻啊……”桃绮哭丧着脸,却还是抵挡不住学妹楚楚可怜的眼神。
    “不挺好的吗?提升市民的满意度也是骑士的工作嘛。”只有维仙表现的非常乐观。
    于是、
    同时伸出手,点击浮现在身前的小小立方体。
    【精神连接开始】
    【anma粒子浓度测定】
    【适应性判定为S/B+/A】
    【战斗技能覆写开始】
    【拟似人格录入,装甲骑士MO4588965/COM4589012/DUY4589013个体信息加载中】
    【——】
    【装备完毕】
    【祝福你,骑士,愿你的战斗充满光辉】
    桃绮的装甲和之前一直,是红色与灰色组成的紧身装甲。而维仙和科蒙的装甲几乎是纯黑色的,仅仅在细节上有着微小的不同。
    来不及听观众们的赞叹声,三人立刻朝着anma能浓度最高的舞台冲过去。
    “得速战速决才行。anma能浓度太高的话,对他们的身体会造成损害的。”
    普通市民在灾厄现象里受伤,最后都会演变成骑士的责任哦。
    科蒙说。
    “服了你了gabby,才上任没多久就完全变成怠惰的公务员了呢,很讨厌听到负责这个词吧?”
    “我说你这家伙啊……”
    两人即使在前进的过程中也忘不了拌嘴。
    “这次的灾厄现象应该是什么等级?”
    “不是精神性影响就排除nightmare吧,大空洞是自然灾害所以排除。区域性的一般是升降舞台和浮游法庭呢。虽然我很想说是厄洛斯,但我们的运气应该没有差到那种程度。”
    啊,到了。
    停下脚步。
    从舞台到休息室也不过十米左右。三人都无视了警戒线,直接地站到了舞台上方。
    ——也不能称之为破坏现场,毕竟这时候舞台上已经变得一干二净了。
    “……不能确定类型的话,会不太好找解决办法啊。”
    “但不管是升降舞台还是浮游法庭,都必须依据它本身的规则来破解。”可能是想到了在孤岛上的不愉快经历,桃绮按住了太阳穴:“这一次的话,很有可能是依据伊勒的维纳斯的剧本来的……”
    “也就是说要我们重复一遍剧本吗?”
    但只有三个人,能行吗?维仙担忧地看着两人。
    “不,应该不用再表演一次了。可能需要做一些特地的举动……”桃绮正努力回想着这出话剧的剧情。“呃……最开始是男主角受邀来到德·佩尔霍拉德先生的家里,听说这里有一尊古老的雕像,佩尔霍拉德就顺势邀请他留下来参加儿子的婚礼……”
    在谈论起雕像的时候,舞台传来轰隆隆的震动声。
    位于中心的升降机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启动了,被红色地毯遮挡的地方,站立着维纳斯女神像的升降机,从地底降临了。红色的地毯随着重力落到地上,露出女神那黢黑、优美的身影。
    四周暗了下来。
    一束明亮的光芒,照在女神像身上。
    “接下来、”桃绮顿住:“不好意思,我对剧情还没有那么熟,我去拿剧本。”
    她从侧方去往后台,拿到剧本后,再度回来。
    等她再回来时,舞台上的布景又一次改变了。
    舞台上出现了一张长桌——上面堆放着假花、碗碟和没有点燃的蜡烛,维仙的嘴上粘着一片滑稽的八字胡,而科蒙的头上则带着新娘的白纱。
    “你们怎么先演上了……”她算是看出来了,维仙扮演的正是新郎的夫妻,而科蒙则在扮演新娘。
    “又不是我们自愿的!”科蒙愤愤不平地回答,在桃绮离场的几分钟里,舞台装置再度变化,他的头上被盖上了一层白纱,维仙则把随手捡到的八字胡贴在鼻子下。
    “那我就只能演新郎阿尔冯斯吗?”桃绮的心情不知为何有些复杂。
    象征父亲的八字胡,象征新娘的头纱,那么象征新郎的是什么呢?桌子上摆着一堆亮晶晶的东西,最开始她以为是装饰用的宝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闪耀的戒指。
    也对,在这个故事里,新郎是离不开戒指的。
    她将戒指一个个地套在手指上,不知为何想起来月曾经说过的话。来月说,求婚必须要法国公主戴过的那种戒指才行。这让桃绮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科蒙看着她的微笑,微微瘪起嘴,“就这么喜欢珠宝首饰吗?”
    他的话纯粹是误解,但桃绮并没有纠正的意思。她欣赏了一会儿手指上的戒指,才回答道:“我还好啦,不过来月很喜欢吧。”
    科蒙有些惊讶地啊了一声。
    他好像才反应过来,桃绮现在的男朋友是来月。
    “是吗。”他就这么侧开脸,注视着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维纳斯女神:“接下来呢,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