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臣妾难苟住(1v1) > 小聚
    仗不打则已,一打势必要得把没有的变成有的,有的就再拿过来。两国战争,邻国仍继续夏轩帝新派了钟庭崴作为主帅,这月齐国派来使节谈和,据说已落座京都。
    姜桉拧着刚出锅的青团噔楞甩到桌上再对着手指吹气广袖跟着动作一抖一抖惹得香草捂嘴偷笑,女子瞥见,“笑我,不给你吃了!”
    香草速速求饶“别嘛,我馋夫人做的青团可久了。”
    她摆出一部分晾凉,剩下的收进食盒留着给李柳合,外面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说曹操曹操到。来者挑了挑眉,一身休闲长衫飘逸身形清逸翛然落座对面,瞥见桌上的青团拿起来咬了一口。“这个青团挺好吃,馅料从来没吃过。”姜桉腹诽:咸蛋黄肉松馅能不好吃嘛,为了做肉松她还找工匠做了器具方便打散。
    “最近怎么没见宋长史?”
    他摇摇头,嘴里含糊道:“不知道。”
    李柳合吃完披上外衣,扯着她的衣角“收拾一下,我们去外面吃饭。”她稍作整理去了,到了才知道,他们去的不是酒楼,而是李煊摆的槐屏集会。
    四皇子今年展开槐屏集会她也有所耳闻,去的都是高官和高官生的高官外加高官的家属。
    来往宾客艺着雍容华贵锦衣玉冠玉面书生多数威仪棣棣,他们夫妻一绿一蓝的素布条显得鹤立鸡群。
    见李柳合一脸淡定自若的神情,显然是真的没放在心上,她也无所谓,妇随夫主,丈夫不介意那也就不是她该担心的事。
    转头见方时怡方时清坐在一块身段夭桃秾李蛇蝎美人的嘴脸笑语盈盈少女。
    九月初方时怡和六皇子李艽定亲,此时六殿下李艽和四殿下不约而至到场,方时怡的美目忽然和她对上,她莞尔一笑深不可测,姜桉歪嘴一笑,你看我也看谁怕谁。
    前面的姑娘们切切私语谈论这场上公子还说到待会齐国使节会来。说者神色轻蔑的,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李柳合眼眸颤动,嘴角微微上扬潋出一泓微笑。她右手正打算伸进碗里扒拉饭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覆盖。姜桉抬头表情疑惑。
    “就知道吃,瞧你那啥样。”
    姜桉小声嘟囔着少管我,还没说完李柳合手悄悄用劲,抬头看,李昀已经走到他们桌前。
    有些事情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段时间二皇子李昀被刑部调查走私一事,正在风口浪尖上,后头因为那天湖边李柳合的胡言乱语,李煊没少给他施手段,除了李柳合李氏没有废物,两国本就征战不断,作为皇子走私案件一出以至于李昀现在腹背受敌,加上他的生母地位低微,又让李艽李煊拿到把柄同他作对,搞得最近他事事不顺多少折损实力,李昀走过来,摆明了不怀好意。
    那天的事回去后她想过多少和李昀李煊沾边,对李昀她施礼后就站在一旁不说话装作胆怯的模样。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开口就是挖苦,“这就是表弟的爱妻。二人在一起琴瑟和谐的模样,表兄看了都艳羡。”
    “表哥太会说笑了,不敢当不敢当。”
    “表弟和弟妹怎么认识的,给表兄说说?”
    李柳合低声笑道:“这还要托表哥的福。”
    李昀也是笑,不过眼中无笑意,“我的福?”
    “嗯,春分慈恩寺那日表哥你们走后娇娇在寺里祈福,我刚巧遇到然后一见钟情。”
    “那我成了你的媒人了,确实该谢。”
    这时李煊方时怡还有方时清也来凑热闹。
    方时怡上来先给站在一旁的姜桉勾手臂亲昵的她浑身难受。
    “姜桉!书院之后好久不见啦,我与柳合哥哥也是从小玩到大,真有缘。”
    “是啊,好有缘呢。”
    “听说,齐夏两国打算交换质子共筑和平,不知哪位皇子得此殊荣。”
    这扇风点火的好时候,姜桉一脸茫然傻傻道:“听说!方姑娘听谁说?该不会是丞相大人说给你听的吧。”这时候李柳合打的一手好配合“不能吧,家国大事方丞相那么耿直怎么会告诉一介妇人知道,何况还是方妹妹。”
    “柳柏侯夫人说笑了,家妹单纯天真对朝中事毫无理解,方才拙言惹笑了。”
    李煊也帮着打过场,这个内容对他们来说才致命。
    压住方时怡她也就不在关注了,找个借口去到园林中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