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放纵(扶她) > 二十四.上面饿还是下面饿?

二十四.上面饿还是下面饿?

    言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睁开迷茫的双眼看向不远处。阳光正从窗帘的缝隙里洒进来,带来属于初夏的热度。
    宿舍里意外的没有其他人在,言依坐起身,丝滑的薄被从身上滑落,露出白嫩姣好的身躯。她身上有着零星细碎的吻痕,下身却意外地g爽,应该是柯以寒在她睡着以后做过清理。
    言依便下床,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小穴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已经恢复如初,天人强大的恢复力在此展现的的淋漓尽致。
    就是有些口渴加饥饿,她往厨房找了一下,那里有一台双开门大冰箱,里面有整整齐齐地码好了矿泉水和装了食物的饭盒,应该是警卫员准备的,反正她姑姑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她扒拉了下,没先动,站在冰箱门口思索了一会儿,转身去洗漱。
    直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一次性牙杯她才反应过来哪里有点不太适应。从她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开始,不是爸爸抱着她就是妈妈抱着她边C边洗漱,从起床到出门上学几乎没有走过一步路,虽说这是不太好的习惯,但腐化的生活使人堕落,她不知不觉间就适应了这种无时无刻不被漂亮姐姐阿姨C着的生活。
    如此想着,刷牙的时候她想起来家里三个人的性器。爸爸的又长又粗,妈妈的细一些,更加秀气漂亮,至于姐姐言昙,她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但到底年幼,相比言簌成熟威武的肉棒,她还是缺了些雄壮。
    虽然她每次也都能把言依操到喷水。
    不知不觉间,言依下面的小穴又变得湿漉漉起来,简直放荡极了。
    “扣扣。”
    刚叼起一个奶香小馒头,言依就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匆匆把馒头塞进嘴里,言依小跑过去开门,刚打开便看到一张俊秀好看的脸对她浅浅微笑。
    “殿下。”穿着军装头戴军帽的年轻女人半跪着行了一礼,声音意外地温柔清雅,“臣下隶属于元帅殿下的警卫队,奉命前来照顾您的起居。”
    她看到言依嘴里叼着的小N馒头,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说道:“很抱歉来晚了,请让我为您服务。”
    “啊。”言依摸了摸耳朵,一个这么漂亮的姐姐对她恭敬又温柔实在让人想冲,“你好,姐姐叫什么名字呀。”
    “简玉。”女人垂眸,执起少女白嫩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清浅的吻,“您叫我小简就可以。”
    “好的,简玉姐姐。”言依也对她一笑,侧身让开位置道:“进来吧,诶?还有其他人吗?”
    她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几个军官姐姐,那几个的视线也都是不是瞥到这边来。
    简玉面不改色,“警卫队又为您安排执勤。”她们只是执勤站岗的人而已。
    言依哦了一声,言依哦了一声,视线却下意识往下飘,刚好看到一个容貌锋利的漂亮姐姐对她微微挑眉,身下鼓起明显的痕迹,明显是硬了起来,光看那弧度都能知道这是一个资本很是雄厚的兵姐姐,
    言依愣了一下,微微偏头错开视线,小穴却可耻地湿了一点,最终只能窘迫地带着关门进屋。
    隐约间好像听到她吹了一声口哨。
    她这么想着,脸却红了,不自觉想象起女人把那粗硬的肉棒插进自己穴里的场景。
    紫红的肉棒在穴里进进出出,穴口因为快速的抽插泛起红色,肉棒带出的淫液被快速的拍打抽送打成了淫靡的泡沫。
    粗大炽热的柱身撑开柔嫩的的小穴,龟头撞向花心,搏动的青筋碾过每一寸媚肉,恍惚间让人有种心脏相连的快感。
    那一定很爽。
    不知不觉间,言依夹了夹腿,抬头时对上了一双沉静温柔的眼。
    “殿下需要帮助吗?”年轻女人的声音清朗温柔,犹如脉脉春风吹拂在耳边,柔软,干净,好听。
    言依漂亮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她咽下去嘴里的小馒头,嘟嘟囔囔道:“饿。”
    “殿下哪里饿?”温柔克制的警卫员半跪在少女面前,一只手探进裙底,灼热的手掌顺着滑嫩的大腿缓缓上升,直到指尖触碰到已经湿漉漉的秘处。
    “上面饿,还是下面饿?”说这话时她神色依旧无比正经,温柔清正,像是在讨论军国大事一样。
    “唔。”言依有些腿软,双腿微微用力夹住在腿间放肆的手,说道:“都饿。”
    女人便轻轻一笑,站起身用手掌隔着内裤包住湿漉漉的x,弯腰抱起少女,轻柔哄道:“那臣下这就喂饱您,好不好?”
    “我要吃肉。”言依小小声嘟囔,伸手揪住了女人的衣领,y质的军装衣领在她手中有些变形,却没有一个人在意这无关紧要的小细节。
    简玉灵活的手指已经绕过濡湿的布料摸上了穴口,滑腻的液体沾满手心,她却毫不在意,反而将指尖插的更深了些。
    她把少女放在沙发上,手指深深浅浅地抽送,低头在言依唇边落下细细碎碎的吻,轻笑着问道:“殿下想吃什么肉?”
    “嗯,嗯啊。”言依抱紧了她的脖子,神色迷离地浅浅呻吟。手指虽然没有肉棒粗,没办法将小穴填的满满的,却更加灵活,带有薄茧的指腹不轻不重地按过穴里的媚肉,旋转着在穴里打圈,指尖抠挖挑按,不一会儿就把少女送上了高潮。
    “这是开胃小菜。”简玉咬住殿下的唇来回舔吻,右手不知何时剥掉了少女本就松松散散的睡衣,从x腹一路上摸,直到覆上胸前白嫩的r鸽,将它揉捏成了不同的形状。
    “唔唔,那边,那边也要。”言依挺了挺x,在女人炽热的亲吻里含糊着呜咽请求。
    “哪边?”忠诚的警卫聆听殿下的要求,热吻一路下滑,从唇角,到下巴,再到脖颈,在精致的锁骨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和吻痕,然后一口含上了备受冷落的乳尖。
    “嗯,嗯嗯!”言依脖颈后仰,像是主动把穴口送进简玉的口中一样,“嗯啊,我要,唔嗯……哈……再,再来点。”
    穴里冲刺的手指来回按上g点,快感疯狂积累,却在少女即将登上高峰时退去。
    言依迷茫的睁眼看向女人,眼里有些委屈,瘪瘪嘴说:“我要。”
    “那殿下要哪个?”女人笑着解下裤链释放出硬挺的性器,湿漉漉的修长手指依旧点在她阴唇边,“这个,还是这个?”
    “啊,都要啊嗯。”言依喘了一声,想坐起身去拉她,却被女人按在了沙发上。
    她勾起湿漉漉的内裤把它拨到一边,扶着硕大的龟头抵在柔软湿润的穴口,面上依旧是柔软温雅地笑着,眼神也依旧温柔清正,“好的,臣下这就满足殿下。”
    “呃啊——!”粗硬的肉棒直捅x底,言依尖叫一声,满足地迎来高潮。
    ——————————
    表面温柔清正警卫员实际上把你操的喷水
    啊轮奸感觉还得再拖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