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为了在异世界定居我开始了校园生活(NPH) > 28.同意亚岚来家中(中)微h

28.同意亚岚来家中(中)微h

    看见清羽迷朦的眼神落在自己的发丝上,甚至伸出手来要触碰,亚岚心中怪异的生出一丝不忿,清羽可从来没有这么看着他的脸呢!
    但是他还是主动把头倾向清羽,方便清羽不用探手就能摸到,此时他心中庆幸昨晚自己洗澡的时候打湿了头发,所以顺便也洗了个头发。
    清羽的指尖在蓝色发丝里穿梭,挑起一缕缕发丝又放下,她恍然看见海浪翻涌,玩的更加不亦乐乎。
    虽然清羽的这份高兴不是和他自身有关,但看见清羽兴致盎然的模样,亚岚还是压下了情绪,手微撑着沙发,纵容着清羽对他头发的抚摸或揉搓。
    当然,他也有点享受在这其中,清羽的指尖偶尔点到他的头皮,与发丝贴上的不一样的触感令他腰窝一麻,再或清羽那适中的指甲长度划过头皮,不会很疼,反倒十分舒适。
    加上近距离的看着清羽的脸庞,感受着少女平稳的呼吸,以及身躯传来的温热与馨香,亚岚真切的感受到此刻他和清羽在一起。
    这么胡思乱想间,亚岚的呼吸逐渐紊乱,小亚岚倒是蠢蠢欲动,好在亚岚反应迅速的转了个下身,清羽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下再感受着清羽手中的柔软,实在是甜美的酷刑,被折磨中又带有快感,亚岚真是要控制不住了。
    长吁一口气,亚岚提醒自己不要逾越界线,可是下一刻他脆弱的防线就沦陷了。
    清羽低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清羽的手扣在他的后脑勺上,低头吻了他的额头。
    亚岚翻身而起,钳制住了清羽,清羽的一只手抵在她的胸口上,一只手被他扣住悬在空中,配上讶异的眼神,亚岚觉得他坏极了,但是他想更狠的欺负清羽了。
    “怎么了......”
    清羽的话被亚岚吞进口中,想出声却只能是“嗯啊”之类的娇哼。
    亚岚的来势汹汹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在触碰到清羽柔嫩的小舌时化为连绵春雨,在口中极其缱绻,将扣住的手逐渐放倒在沙发软毛上,手指摩挲着手中的皮肤,清羽的惊愕也被软化成沉醉。
    不知道两人这般模样持续了多久,清羽逐渐呼吸不过来,昨天消耗的体力还未完全恢复,清羽突然觉得让亚岚进家是个错误的决定,下次不要心软了。
    清羽推搡着悬空在清羽身体上方的亚岚,亚岚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不过能听话的收回在清羽嘴里兴风作浪的舌头,清羽稍微有些许安慰,亚岚不像神川那般疯就好。
    但想让亚岚结束还没那么容易,他恋恋不舍的舌头又从嘴角开始舔舐,下移到脖颈,从前至侧,清羽本想制止的,但是亚岚或舔或吮的力度实在是妙,清羽软在沙发上,任亚岚索取。
    清羽还有一层心思,她的衣下,是神川留下来的痕迹,当亚岚脱下她的衣服时,她就可以坦白了,刚好能顺利分手,说好的假期去游玩也可以不用去了。
    亚岚哪里知道他的亲吻在逐渐覆盖另一个男人的痕迹,当他的视线下移到胸前,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地方,他开始犹豫了,脱还是不脱。
    清羽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似乎也很期待他的下一步,亚岚眼睛一闭,直接俯下头咬着身下人的胸部,隔着两层衣料,并不能直观感受到那处的诱人,但是足够亚岚心潮起伏了。
    清羽的眼神映照在亚岚的脑海里,压制着他脑海里各种过分画面的冲动,就这样吧,就隔着衣服,以后再进一步吧。
    湿淋的布料透出粉红的蓓蕾,亚岚就盯着它不断吮吸,对左胸的特殊爱抚冷落了右胸,清羽的腿难耐的伸起又放下。
    清羽在情潮中眯着眼看着亚岚的不倦吮吸,右手抬起放在了胸上,可是如何抚摸都缺了层意思,又将右手放在了亚岚的侧脸。
    亚岚被突然贴上侧脸的手打断,有些惊讶,嘴里又有些不舍,抬头看着清羽,以为她要说出不许的话来,结果清羽委屈的眼神和下垂的嘴角冲击着眼帘,“右边嘛,不舒服……”
    亚岚被打了鸡血似的移向右胸,大口包住柔软的小丘,不一会儿布料也湿透了,亚岚吃的滋滋作响,清羽的手放在蓝发上揪着,偶尔的用力只是让他舔吮的更加欢快。
    会空出来一只手,亚岚就无意识的摩挲着清羽的腰,可是隔着衣服接触不到皮肤的抚摸实在不得劲,想掀起裙子的想法蠢蠢欲动,但又被按下,手握成拳,抵在沙发上。
    右边的时间够长了,亚岚又换到左边,这时亚岚突然心领神会,嘴里叼着左胸蓓蕾,左手又伸向右胸。
    “唔。”
    不止是清羽得到满足,他也是。
    少女的馨香包裹着他,他只觉身处梦境,嘴下一阵用力,力图吸出什么芳香,此举恼了少女,抓着他的头发的手也用力一扯。
    “嘶—”亚岚被迫松嘴,捂住被扯的头发,也顺带按住了少女在头上作乱的手。
    “清清我好痛啊。”
    “谁让你这么用力的。”
    清羽虽然说的那么生硬,但是另一只手还是揉了揉他的头发,亚岚咧嘴笑了。
    揉完清羽就推开了亚岚,自己坐了起来,亚岚也乖坐好。
    “对不起,清清,下次我不那么……重了。”
    清羽只是低头摆弄着衣裙,她又要换一套衣服了,胸前完全不能看了,还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
    亚岚看了一眼就扭头看向它处了,当时趴着不怎么觉得,再看忍不住唾弃自己的禽兽。
    但是想法和身体表现可不一致,小亚岚高高顶起,他只能庆幸今天穿了运动短裤,否则翘的高高的画面一定会被清羽嘲笑的。
    “我去厕所了,你别跟过来。”
    清羽拿起另一边沙发上的睡衣走向了厕所,白皙的小腿走动间有光的摇曳,亚岚神色一暗,喉结上下滚动,吞了下口水。
    厕所的门关起的声音就是猛兽放出的讯号,裤子半挂在大腿上,想象着清羽站在他的面前,亚岚的手快速的动作。
    看见另一边的沙发上正对着有面镜子,再想到清羽的睡衣放在上面,亚岚想象出少女对着镜子脱下睡衣的画面。
    衣裳缓缓褪去,最终掉落在脚下,少女捡起放在沙发上,身上还剩一个白色的内衣和内裤。
    对,内裤,清羽今天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呢?
    就想成粉色吧。
    亚岚逐渐挪动到另一张沙发上,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痴迷的模样,后仰躺在沙发上,躺在清羽躺过的地方。
    肉棒膨大的快要爆炸,可是他的手不能缓解半分。
    “清羽……清羽……”亚岚喃喃道。
    “亚岚!”厕所里传来清晰的呼喊声,亚岚怀疑是自己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