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不忘(1v1破镜重圆) > [23]死在你手里
    顾念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其实那声音并不刺耳,只是过于锲而不舍,几乎不间断地循环响起。
    她无奈了,只好认输地短暂脱离温柔乡。
    神经才刚苏醒,从大脑传递到指尖,轻柔地捏了捏还在沉睡着的程屿回的耳垂,意识还未完全重启,便全然被潜意识裹挟着动作,自然而然地抬头去吻他的下巴。
    等捏完了又吻完了,人都从他怀里爬起来,走到卧室门口要去接电话,才意识到方才都做了些什么。
    仿佛怕被他发现的心虚,又端详了好一会儿他是不是真的还在睡。
    真是一张看着便会情不自禁投入的面孔。
    什么都未来得及想,连本来是想做什么看什么都忘记,被停止一秒又响起的电话铃声拉过神来,自嘲地笑了一下才动身去找丢在客厅的手机。
    果然是妈的电话,现下又是晚上七点多,错过了家里的晚餐时间。
    接通电话连声妈都未来得及说出口,便是熟悉已极的质问。
    “给你打这么多电话怎么都没接?”
    “妈,刚刚在看电影啦,手机静音,没听到。”无意识地,也是理直气壮地撒谎,这情形总不能和老妈坦诚相待。
    “大过年的,天天在外面跑,给你介绍相亲对象也推脱不去见,你这孩子怎么...”
    “妈,”顾念拉长了声音撒娇,“过年就这几天,我也难得放假嘛——”
    “过了年你就二十四快二十五了,你以为结婚是那么好结的,最少也要谈一两年,到时候你快叁十了,叁十了再要孩子有那么好要?”
    “妈——”真是越说越疯魔了,二十出头说得下一秒就快要入土了似的,“男朋友的事...就以后再说嘛,大过年的,好不容易有时间和意宁她们一起,就放我几天假嘛。”
    “大过年的,你不回家难道人家也不回家,小念,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谈了男朋友?谈了怎么不和家里说?你这么大人了,难不成妈妈还会不让你恋爱?带回家来爸爸妈妈还有你哥给你把把关,你一个小女孩,万一被人骗...”张婧的语速极快,仿佛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回应回答,越说越投入,密集得顾念都无暇插话。
    “我有哪门子的男朋友啊,真是,妈,行了行了,她们叫我了,晚点回去啊。”话音刚落就迅速地挂上电话。
    回过头自然是没有她们叫她,只有身着浴袍的程屿回,手臂间搭着他的黑色大衣。
    “怕你冷。”程屿回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把大衣披到顾念的肩膀,即刻便走。
    “你听到了?”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顾念还是忍不住开口。
    屿回没回答,却也是停驻了脚步,留在原地没走,却也没动,保持着用背影面对她的站姿。
    “不要生气好不好?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嘛...”女孩从背后抱过来,那声音不像散播在空气中又传递到他的耳膜,而是透过他身后的皮肤屏障和肌肉组织,通过骨传导径直敲击他的大脑皮层。
    是不是真的喝得太多?今晚,好像没办法醒酒了。
    “是吗?是没准备好?还是根本没打算准备?”又不是高中生了,不是什么所谓的早恋,甚至是被家里数次催婚,安排相亲的人,有没有男朋友都问到头上来了,怎么还要矢口否认?怎么总要矢口否认?
    难道他程屿回的条件比不上她那些相亲对象?有这么拿不出手?有这么不好?
    “你什么意思?”没有按照计划的息事宁人,让顾念产生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她也没有哄人的经验,何况好话不说第二遍。
    顾念无可奈何,却也觉得自己没有理亏,夹杂着想要伺机报复的私心,模仿当时程屿回的语气和句式,话刚到嘴边,声音还未发出来,神经细胞便兴奋地快要沸腾,尖叫着在她发麻的头皮间跳舞。
    她轻笑了一声,说道:“不就是没告诉父母么?有那么重要么?”
    其实如果只把话说到这里,那样也好,只是顾念兴奋得过头,没察觉到程屿回听到这句话的异样反应。
    几乎是片刻不停,继续说道:“我哪错了吗?以前也不过在一起叁个多月,本来就是刚复合,还是异地恋,一年你能回来几回?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程屿回终于回过身,眼睑因为压制澎湃情绪而泛红,紧握拳头都无法抑制手指的颤抖。
    他猛吸一口气,冷笑一声:“说不定就分手了,是吗?”
    也许他错了,也许以前的错放到如今便是怎么样也不能弥补,无法挽回的了。
    也许无论他怎么做,也都是无用功。
    也许他远远没有自己想象得强大到面对一切都可以忍气吞声。
    也许,周意宁说得没错。
    不需要回答了。
    屿回转身回去要走,这次不打算再停留。
    结果一步都没走成,女孩又抱上来,这一次用了十分的力度。
    声音是怯懦的,恳切的,娇娇弱弱,流水一般地,从耳朵渗入脑壳。
    “我不、不是那个意思,屿回,我没有要分手,真的...我不要分手,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我真的只是没、没准备、好...”悲恸的抽噎来得快速又迅猛,叁两句话被打破了流畅,影响了进程。
    终于如愿听到顾念的撒娇,顾念的挽留,顾念想要他留下来的请求。
    可他的心却控制不住地要想。
    是不想分手吗?
    还是,不想再说分手了?
    看来今天感官迟钝的不只是顾念一个,仿佛方才顾念那句话的能量间隔了几分钟才终于打击到程屿回,像自愿献祭般地将自己的心整颗都供奉到念念的手里,不知道哪句话哪个字便会触碰开关,五指并拢着锁紧,他的心便迟钝又迅速地,瞬间皱缩成一团。
    跳动都不由己。
    “不就是一百天纪念日?就那么重要?有必要说这么久吗?”
    已经过去得这样久了,一百天和四五年相比,好像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算。
    久到这句话都被他无数次地美化,试图换一种讲法,换一句说法,试图隐藏语气中的不耐烦,可是怎么样都做不到,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也没办法骗自己。‘
    他还有什么资格生气?
    泪水无声无形,默默地流向心里。
    “我知道...对不起,宝宝...念念,是我太急了。”循环往复,又把女孩抱进怀里。下巴抵上女孩的头顶。
    好歹,她还真真切切地在自己怀里。
    那就怎么样都可以。
    怎么样都愿意。
    顾念又忍不住撒娇了。
    声音还是她本人特有的软糯却不甜腻,不拖泥带水的清脆动听:“年后我申请去深圳出差了。”语气里还透露着邀功讨好,画外音是另外的含义:你看你看嘛,我也想我们有以后啊。
    “我送你回家吧。”屿回没去接话。年后?不过几天一月,仿佛半个世纪那样长久。他们真的还能撑到年后?
    无论如何,她还会按计划去深圳出差工作,可还会见他吗?到时候还想见他吗?
    到时候...他还能有理由去见她吗?
    “不要,现在回家了,我不是白撒谎也白挨骂了嘛。”好像是把人哄好了,又好像没有,顾念不想要前功尽弃,踮起脚尖去啄他的唇。
    动作间披着的大衣掉落。
    “好冷!我要你抱我——去卧室好不好?”女孩又拿出自己擅长的必杀技,檀口轻启,温热的呼吸探向少年的耳蜗。
    如此显而易见的勾引,程屿回怎可能招架得住?
    怎么不好?怎么不可以?
    死在你手里,都完全可以。
    _____
    不好意西  给小程一点排面
    卡个肉
    下章香香
    多多留言哦  可以给点建议  这点什么play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