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之下,他优越的长相和外表,似乎都变得很不重要。
    两人喝了一晚上的酒,一部电影看完了,便又开始看第二部 ,周临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应该是已经快到天亮了吧?
    他记得自己那个时候丁奕也困了,和自己各分了一个沙发躺着。
    周临睡醒,从沙发上爬坐了起来,一眼看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息屏时钟告诉他,已经下午一点了。
    “丁奕?”
    周临叫了一声,客厅的地上,另一张沙发上,他都没有看见人,喊了几声之后,屋子里静悄悄的直接告诉他答案,丁奕已经走了。
    今天是五一,也不用去上班,周临不知道丁奕去忙什么了。
    这一觉在沙发上睡得也不太舒服,周临决定回卧室去,再睡一会儿。
    走出客厅,经过餐厅和厨房,他的鼻子轻轻嗅了两下,有一股食物的香气从厨房里飘出来。
    似乎不像是外面飘进来的味道。
    周临觉得这个味道实在是离自己太近,太真实,脚下已经不由自主顺着味道拐了过去。
    厨房的电蒸锅显示着保温,他看了一眼,透过玻璃的盖子,能看到锅里蒸着红薯、饺子,还有一个煎好的荷包蛋。
    香气就是从这传出来的。
    至于这是谁的作品,那就不需要他去猜测了。
    丁奕这人,看着长的帅气,高大,似乎和居家这两个字完全不搭边,但实际还真是个“表里不一”的。
    周临也没有了要去睡觉的心思,索性就把温度正合适的早饭拿了出来。
    一个人吃完饭,周临给丁奕发了条微信。
    【田螺小伙的手艺还不错,欢迎下次继续做好事不留名。】
    丁奕很快回复了过来。
    【醒了?手艺一般,你不嫌弃就好。】
    周临:【有人伺候吃喝,还有什么可嫌弃的?味道特别棒!】
    丁奕大概在外面有事情,后面一条消息就回的有点慢,回过来的时候,他解释:【公司有点事,被叫回去加班了,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打包带回来。】
    周临想了想,报了几样自己想吃的菜。
    两个人之间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熟悉又默契的感觉,让彼此的相处都觉得很舒服。
    下午,周临扒着电脑努力的码字干活。
    期间丁奕打了个电话过来,让他帮忙收了一份文件的快递,作为楼上楼下的邻居,周临义不容辞就去把事情办妥当了。
    丁奕晚上回家,拎了一堆打包的盒子,还有一口袋零食和水果。
    水果里有周临喜欢吃的青椰。
    “你竟然买椰子了?”
    周临十分惊喜,将人让进屋里,自己接了那袋水果,将椰子直接抱了出来,插上吸管就开始喝。
    丁奕进门换了鞋子,熟门熟入的将打包回来的食物拿进厨房,换了盘子之后,重新又拿到餐桌上,替周临都摆好。
    他自己那一袋外卖打包则放在旁边,看样子是准备拿回家去吃。
    周临看懂他的意图,伸手就指了指椅子:“我打包的菜有点多,你坐下来一起吃啊!都在这里摆开了,你还费那个劲回家干什么?”
    少擦一张桌子也好啊。
    丁奕便重新又进了厨房,把他自己那份打包的外卖也装盘拿了出来。
    两个人,四个菜,一顿晚饭吃的十分丰盛。
    吃完饭后,两人一起下楼丢垃圾,顺便散了个步消食。
    周临平时喜欢去健身房,散步这个事情适合两个人一起,一个人只能叫走路。
    这也是难得的活动。
    两个人聊着天,看看小区附近的风景。
    路上有很多爷爷奶奶,或是爸爸妈妈,吃完晚饭带着孩子出来走走,说笑打闹,正常的家庭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周临他妈妈去世得早,自从那之后,他的童年似乎就结束了。
    他爸新娶的老婆也说不上对他们有多不好,但是人家有自己的孩子,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而没有与他们兄弟真正走近,周临唯一感受到的事实就是,他没有妈了。
    他的家也不再只是他的家。
    “怎么了?心情看着突然有点低落了。”
    丁奕很敏感,一下子就察觉了周临情结上的细微变化,他没有多想,直接就问了出来。
    这大概就是人与人相处的奇妙之处,丁奕从小到大不在父母身边长大,本身性格又有细腻敏感的一面,察言观色是不自觉就已经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对很多人,很多事,他没有办法那么直接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但是对周临,他就很自然地问了出来。
    不会觉得他问这话是不是不合适,人家会不会根本不想被人问起。
    周临吸了一下鼻子,让自己从情结中出来。
    “突然有点想我妈了,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妈就过世了,我爸后来再娶,带了一个女儿过来,她年纪小,我继母和我爸的心思基本上都放在她身上,慢慢地,我和他们的家庭关系就变得比较淡漠,可能是我这人比较幼稚吧,明明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一个,但是现在看来,我才是那个没长大的。”
    周临觉得他自己至少没有办法回到家里去住。
    像周时那样,一天到晚面对着他爸和那对母女一家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