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灰色空巷 > 第112页
    陆明州一边扼腕一边凑近,“你最近下班回来的时间都变晚了,是不是因为外面有比叔叔好看的小妖精,他们不但年轻漂亮,还比叔叔会玩儿,”他叹气:“叔叔终究还是年纪大了。”
    裴系青的唇角微不可见的轻轻抽了一些,“那今天就在家好好陪陪叔叔吧,”他放低了声音,“您宝刀未老,让这不识好歹的小朋友看看您的本事?”
    陆明州:啊?
    陆明州:啊——!
    第二天两人一起躺在床上起不来。
    后经多次复诊与康复训练,陆明州终于可以解脱对拐杖的依赖,带裴系青回家去见自己的父母。
    高佳瑶和陆寅的性格无疑是一对很典型的顾家父母,不像裴新谷与江千雪的婚姻那样貌合神离,也不像裴三良和林春丽的日常那样鸡飞狗跳,甚至跟江玮和江夫人这一对都很不一样,他们对两个人都太平和了,相处很舒服,且给予了足够的空间和尊重。
    一家人吃了一顿饭去外面散步,那只萨摩耶显然很喜欢裴系青,傻狗咧着舌头想往裴系青身上扑,把毛毛细长的尾巴晃得像一把小扇子。
    离开送别之时,这两人牵着狗就站在合适的距离外向他们招手,没有那些过分的刻意亲昵和干预,处处都是进退有度的留白,裴系青看了看陆明州,在上车之后忽然小声说:“我有些羡慕你了。”
    陆明州一下子没听清,“羡慕什么?”
    裴系青笑了笑,靠在他的肩旁低头看手机,“没什么。”
    其实再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羡慕的,毕竟那些东西现在他也有了。
    再过了些许日子,陆明州的生日即将来临。他提出这次要和裴系青去外面过,并带上了自己以前的那个相机:“让叔叔补补那两年你不在的遗憾。”
    飞机落地之后裴系青才发现,陆明州把自己又带去了两人当初度假的那个海边,同时也是两人确定关系的开始。
    陆明州租的别墅居然还是上次那一栋,裴系青摘下墨镜笑他,“没想到陆总是个那么念旧的人。”
    陆明州提着行李往门口一放,阳台门窗大开,他的头发被海风吹得乱糟糟的,“在你出国那两年,其实我还自己来过几次,都是兴致缺缺,”他看向裴系青,“现在我圆满了。”
    裴系青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冲他笑笑,“那这次争取不留遗憾。”
    两人去了那条美食节,去了那个风台,去沙滩上踩着沙子看日落,最后在潮涨潮落的时候踩着水像个三岁小孩一样互相奔跑追逐,然后回别墅里继续进行深夜节目。
    这几天里他们玩遍了所有好玩的东西,去遍了所以地方,旅行结束的最后一个目的地,是那个小镇旁边的海角。
    陆明州带上了自己的相机。
    细长的道路蜿蜒着看不到尽头,其中一侧围着铁制的简易护栏,贴在护栏边往下看去,下面是断崖似的礁石,深沉的海水在下方簇拥着暗礁缓缓涌动。
    陆明州指着其中一处地方,忽然道:“以前我母亲带我来过这儿,那时候我很怕海水。”
    他笑了笑,“她就站在那儿,哄我过去看看,说景色很美,可是这里太高了,我死活不肯过去。”
    “父亲那时候就在这里给她拍了一张照,我虽然不敢过去,但是对于那个画面却记了很久。”阳光,海风,微微扬起的草帽,摇摆的裙角,他词穷的描绘不出那段回忆的刹那感觉,但只觉得关于美好的一切形容词都可以被砌进这个画面里。
    “在那之后这地方就成了我一个执念,”陆明州摆弄着相机,笑道:“虽然我回去之后因为恐高和怕海水这个事被他们笑话了好久。”
    “系青,你站在那儿,我想给你拍一张。”
    “这儿吗?”
    “对,靠右边一点儿,好,回下头。”
    裴系青扭头,风把他的头发吹过来,遮住了半边眼睛,他有些惊讶的样子,正要伸手去摸一下被头发刺得痒痒的眼睛,耳环上的流苏因为动作而微微晃动,陆明州按下了快门。
    裴系青抬眼,“已经拍了?”
    “对,”陆明州由衷夸赞,“你的耳环很好看。”
    裴系青有样学样的回他:“谢谢夸奖。”
    两人对视片刻,忽然都笑起来,陆明州拉住他的手,“走,我们去灯塔。”随即两个人都在道路上奔跑起来。
    陆明州胸中充盈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朝气,好像跟裴系青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整个人又变得年轻了,全身都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拉着裴系青在细长的道路上奔向海角尽头。
    “叔叔现在像不像个意气风发的高中生?”陆明州的花衬衫在大风中猎猎作响。
    “像,”裴系青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叔叔现在年轻了二十岁。”
    陆明州带着笑回头,见身后裴系青正专注的看着他,琉璃似的眼珠子溢着一层浅光。
    别停。陆明州在他眼里读出这层意思。
    于是他真的没有停,拉着人一路奔跑,哪怕自己跑的气喘吁吁头晕脑胀,等真正到达灯塔之下的时候,陆明州都快要站不住了。
    看来最近运动量确实不够了,他扶着额想道。
    “这样算不算是跟叔叔一路走到尽头?”陆明州闻言浑身一震看过去,裴系青在一旁仰望着灯塔的视线垂下来,落在了他身上,眼睛微微一弯,“我们这一路上都没有停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