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青青止精(NPH百合futa) > 101.在各种人多的场合做(3000字)

101.在各种人多的场合做(3000字)

    “董小姐喜欢哪个名字?”戴米终于俯下身子,如愿含d,开始帮董青青口交。
    在公司为专属天使开设的性爱课堂上,戴米学习、练习,足足舔了三个月的假阳具,直到一拿起那根大家伙伸出舌头就能把自己舔湿才“毕业”。
    本来天使的主要任务就是替客人适应新生殖器和X别,口交是重要的一环。像戴米这样,反被客人“伺候”,全身都被舔遍,还被温柔破处的天使实属罕见。
    “董小姐喜欢淼淼还是喜欢戴米?”她生怕自己的真名不如艺名逗董青青欢心。结果董青青说更喜欢“淼淼”,戴米都快哭了。
    “淼淼,三水妹,更像你。”董青青正经八百地说。戴米不解,问为什么。
    董青青抚抚她头,拨弄拨弄那一手柔顺的秀发笑着说:“两个淼,六水,说明你的水多呗。”
    戴米还没反应过来,董青青伸手摸了一把她私处,把手递给她看,让她看看舔鸡8的她,水有多少。
    “都湿了一床,是名副其实的淼淼了。”董青青逗她,逗完还不忘在她嘴里S一炮,如此循环三天三夜,干了又g。董青青用肉棒已经如鱼得水,技术炉火纯青了。
    出仓之日她任性地带走了戴米,把“淼淼”这个艺名还给了生物公司。
    违约官司打了将近一年,戴米才成自由身,才终于入驻华润二十六层成为董青青的贴身助理。
    “助理之外我可不可以做董小姐的女人呢?”戴米自认为不贪心,从一开始她就想和董青青有一段稳定的关系。
    可董青青却拿江城一品的公寓“搪塞”,说要送给她,金屋藏娇。
    “我不是想当金丝雀被董小姐包养。”戴米拒绝了,继续和父母妹妹住在一起,“我还是继续当小助理得了,然后债务肉偿……”
    和生物公司解约时董青青帮她赔了一大笔,戴米自认一辈子都还不起,只能献身,以身相许。
    董青青由着她,每天一上班就吸奶欲高涨,在办公室各个地方和她打炮。有时候从早g到晚,用不同的姿势交欢。
    尤其有访客,不甚重要的访客时,董青青热衷于“捉弄”,让他们在会客厅等,而后拖着戴米在一墙之隔的办公室桌上做。
    戴米通常是被抱在上头乖乖坐好,董青青面对面把d伸进她的工装裙里掰开内裤就这么C。
    她一边C一边埋首在乳沟里舔,快速S一炮。
    访客哪里知道,自己在等着、候着,墙后边两位美女内裤N罩都没脱,穿得正儿八经地在g最下流的事。
    戴米还喜欢叫,董青青每次只能用嘴把她的骚叫声堵上,安安静静地把比C完,弄得戴米不得不穿着喷溅了精液的内裤招待访客。
    戴米不高兴,说比比那里湿漉漉的,董青青就脱下自己的内裤给她穿上,结果她更不高兴了。
    原来她就喜欢穿被精液湿透的内裤,特别在工作中一想到董青青的精液正在她比上蹭来蹭去随即就容易走神,和人说着说着话就面颊绯红。
    精液可以强烈地刺激比比痒,戴米坐在椅子上扭屁股,用洞洞压着内裤悄悄磨。当着访客的面都忍不住。
    等访客一走,董青青就会把她压在会议桌上扒光,乃至撕烂小内裤,直接强奸她。把她操得爽歪歪。
    董青青不知这算不算谈恋爱。因为下班后她们各自回家后仍忍不住视频做爱。有时候来不及就拍自慰视频发给对方看。
    视频足够色情、足够撩人,害两人都睡不着,董青青便会去接戴米回别墅通宵做爱。
    有时候太急了,两人就把车停在路边、海边,玩车震。
    董青青车的内饰更新换代最快,因为里面到处都是她们不注意时留下的体液。
    哪怕出国公g,参加电影节,以及帝国的各类慈善晚宴、颁奖典礼,越热闹的地方,她们越会寻找刺激。
    名流成堆的卫生间隔间里她们在马桶上观音坐莲。一边听着名流明星聊圈内八卦,一边躲里面吃奶子肏逼比打炮。
    碍于戴米,董青青没有召集外围上私人飞机玩空乘play,倒是和戴米在几万英尺上空打飞行炮。
    每天醉生梦死,沉浸在戴米的大奶子和骚比里,董青青疏忽了对于艺人的管理。
    当红小生叶一凡为了直男跑去变X、整容,使得他和董青青的事业同时亮起了红灯。
    叶一凡就是后来的叶依依,但在重新包装之前,他一度被雪藏。对此,董青青难辞其咎,外加戴米某日和朋友出海突然翻船失踪,警方对外宣布死亡,结束了搜救,董青青一蹶不振,被金爷“放逐”到了H国静思己过。
    直到在H国遇到安心,董青青才又重新活过来,事业和人生渐渐有了新的起色。
    可偏偏在安心热度越来越好之际,覃琴因为怨愤实施侵犯,使安心细菌感染陷入了昏迷,董青青脆弱得连医院都不敢去,气得乔乔把她的电话都打爆了!
    “董小姐,乔乔告诉我您在这儿,要我来这儿接您。”
    当董青青搂着啤酒妹东倒西歪从中北东路一百号的后巷里嘻嘻哈哈走出来时,她看到戴安娜一脸严肃地站在公司车旁等她。
    前一夜的探访董青青收获颇丰,用覃琴侵犯安心的视频资料从莎姐那儿换取了中北东路整条街道所有者的名字——安吉莉卡。
    这显然是个假名字,但总算让背后的那个人具象起来。
    最重要的是,莎姐同意引荐董青青给那人谈合作。只是具T在哪儿会面,何时会面,董青青要听莎姐通知。
    不可避免的,因为“引荐”,董青青“痛失”了覃琴的合约,不能继续薅覃琴爆红的羊毛了。
    “董小姐请上车。”戴安娜拉开车门,转身对啤酒妹说:“这位小姐去哪儿?我帮你召救护车?不,不对,是计程车。”
    戴安娜可没好脸色给啤酒妹。她凛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扫S,一眼就觉得啤酒妹low爆了,心里对董青青又出去嫖娼不理自己特别生气。
    何况以董青青今时今日的地位,p也得p个高级外围才是。
    “这样不入流的卖酒女成何体统?!”
    戴安娜内心OS一大堆,还全展现在了脸上,董青青教她的喜怒不形于色她又忘了,只差直接出口“你给我滚”几个字了。
    啤酒妹来个“太极推手”,娇滴滴地说:“姐姐坐哪辆妹妹就坐哪辆,姐姐还要带妹妹去买房子呢!嘻嘻~~姐姐最好了。”
    她蹦蹦跳跳可可爱爱,完全不理会戴安娜的疾言厉色。戴安娜气得跳脚。
    董青青见状,给了戴安娜一个眼神,戴安娜只得上了副驾驶,任凭董青青在后排搂着啤酒妹打情骂俏。
    “开车。帝国医院。”戴安娜粗鲁地命令司机。
    董青青不知,在此之前,戴安娜从巷头到巷尾彻底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狗仔才让董青青大喇喇搂着小骚货招摇过市。不然,上午就会有人威胁要把她们的照片曝光,几十万的封口费又跑不了了。
    “把钱浪费在这种小比婊子身上真不值!”戴安娜一肚子的火,妒火,转身忍不住对董青青抱怨道:“董小姐应该注意才是。那两家媒T成天找事儿!”
    “才刚天亮,狗仔不会这么早起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行了。”董青青一句冷冷的行了,戴安娜收声。
    “妹妹乖。”董青青转头开始打发啤酒妹,“姐姐今天有事儿。你先回出租屋好好睡一觉,明天姐姐来接你好不好?”
    “姐姐放鸽子怎么办?”啤酒妹勾着董青青的脖子娇嗔道:“万一被哪个妖精勾搭走了,妹妹会哭唧唧的。现在就哭给你看。哼!”
    她一屁股坐在董青青腿上,哼哼唧唧假哭。戴安娜从后视镜看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心想这骚货简直可以!
    “下去,别闹了。”董青青轻声驱赶。哪知啤酒妹拉开了领口的拉链,酥胸半露。
    “干嘛?”董青青看到奶子眼睛都忘了眨,“怎么没戴N罩?”
    “妹妹连内裤都没穿呢,姐姐看。”啤酒妹一掀起小短裙,黑毛就钻了出来,“比比水蹭在姐姐腿上咯,哼!”
    “小骚货的骚内裤呢?光着屁股可不行!”
    “这还不得怪姐姐?”啤酒妹抓着董青青的手一只伸进领口抓她奶子,一只放到胯下摸她比比,怪责道:“昨晚被姐姐脱了丢在地上没得穿了啦!姐姐赔!”
    “好好好。我赔。又要多少?”
    “五万块!”啤酒妹着实敢开价,“不多的。妹妹还想多买几套骚骚的情趣的穿给姐姐看。”
    “行。”
    “小姐妹她们都买过,好色情的,保证让姐姐爱死,然后抓着妹妹C,操得比比滑滑的,嘻~~”
    “你个骚货说得我都硬了。”
    “硬了就插呗,妹妹也湿了,毛毛上都是水水哦~~想要~~姐姐插插啦~~比比好软滴~~”
    说罢她拉开董青青的短裤拉链把肉棒放出来直接坐了上去,不顾前排戴安娜和司机还在车上就抬屁股动了起来。
    而上身,她把拉链一拉到底,敞开胸脯子让董青青趴在奶子上一顿好吃。戴安娜大喊一声:“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