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缠宠(古言甜宠1v1) > 番外五秦姝x裴从玉(4)

番外五秦姝x裴从玉(4)

    两人偷偷摸摸亲昵了好长一段时间,裴从玉一直坚持着那段底线,只亲亲摸摸,绝不捅破那层膜。
    他尊重他的妻子,一定要在新婚之夜,和秦姝完成第一次。
    秦姝及笄后,裴从玉就迫不及待地让爹娘去秦家提亲,当牛做马地讨好准岳父岳母,总算让秦父松了口,早早地定下了二人的亲事。
    两人成婚那天,裴从玉紧张得脑袋一片空白,直至洞房花烛夜,他还绷着脸,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秦姝看他这个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早就不是那个被裴从玉哄骗帮他撸肉棒的少女了,自然明白洞房夜要做些什么,也清楚这几年和裴从玉一起干的荒唐事是什么意味。
    她本来也紧张两人会做到最后一步,会不会疼,但是看到裴从玉这幅样子,突然就不紧张了。
    裴从玉被她笑得自己也大笑起来,倒是少了几分窘迫。
    说来也是,两人朝夕相对这么多年了,赤裸相拥也不是第一次了,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些什么。
    两人端坐在床上面面相觑,像是两个正襟危坐的学生。
    裴从玉看着她娇美的面容,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更是衬得她面若桃花,脸颊微红,眼波流转,好似在对他欲迎还拒。
    殊不知秦姝也对他出了神,她自小就知道自己这个“童养夫”长得好看,尤其是他平日里端着一副君子如玉的模样,私底下却哄骗她给他吃淫水样子,没有人能不喜欢他。
    今日第一次见他穿大红色的衣服,烛光摇曳,更是衬得他英俊不凡。
    裴从玉伸出了手,指尖灵活地解着衣服,将她繁复的喜服一层层剥落,从床上滑落到地板上。
    等秦姝被脱得光溜溜的,他才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秦姝制止了他,应当由她来为夫君更衣。
    她略显生疏地解开腰带,新郎的婚服同样复杂,她解了好一会才解开。
    趁着她给自己更衣的时候,裴从玉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胸脯,叁年过去,这里的小山包早就变成他一手难以掌握的大奶子了。
    白皙滑腻的奶子没有了小衣的束缚,微微垂落在胸前。乳尖的红樱粉嫩可爱,似乎是感受到凉意,直直地挺立着。
    等到两人赤裸相对,裴从玉将秦姝推到在床上,随后俯身欺了上去。
    他一口叼住肖想多时的乳头,一手掌握着另一边的奶子,用力地揉捏着。
    齿尖细细地磨着那颗红樱,湿润的舌头也不忘狠狠地舔舐着。
    秦姝娇嫩的红唇间泄出几丝低吟,脸颊飘上了几团红云,可以说是媚色无双。
    舔遍了两团硕大的软肉,他渐渐转移阵地,脑袋埋在了秦姝两腿之间。
    他将秦姝的腿岔开,露出那个粉嫩的小逼。
    舌头深入两片阴唇之间,灵活地在里面胡乱闯荡。
    单单是舌头肏逼,秦姝就被肏得喷出了一股热流,裴从玉连忙吞吃入腹,吃得啧啧有声。
    小逼软得不可思议,肉棒现在进去应该不会伤到小逼吧?
    裴从玉将身下蠢蠢欲动,胀得发疼的肉棒一寸一寸抵入小逼。
    终于破了那层膜,秦姝痛得小逼不断收缩,夹得裴从玉苦乐交加。
    他痛苦的俊脸上冒出了几滴汗,肉棒进得十分艰难,好不容易整根进入了,他松了一口气,攫住秦姝红艳的小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个方法似乎奏效了,秦姝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两人相贴的唇间,小逼的疼痛慢慢缓了下来。
    裴从玉感受到小逼的软化,眼睛一亮,立马抓住这个机会,肉棒慢慢地抽插了一会,见秦姝的表情没有什么不适,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突然,两人同时一僵,裴从玉他......射了......
    秦姝有些迷茫,做这事原来......这么快的吗?
    裴从玉似是有些不能接受现实,脸埋在她的脖颈间,沉默了好一会。
    秦姝轻拍了拍他的背,安慰他:“没关系,其实也不短了......”
    裴从玉突然又支了起来,狠狠地看着她,“不行,我再来一次!”
    肉棒慢慢胀大了起来,直直戳到小逼深处。
    这次,说什么也得忍住!
    裴从玉快速地抽插着小逼,性器相连处白沫飞溅,肉囊拍打着阴阜处,将白嫩的阴阜打得通红。
    肉棒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插得秦姝呻吟声不绝。
    秦姝没想到他这次操得那么狠,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只能无力地攀着他的肩膀,被他带着在欲海里起伏。
    小逼已经喷了两次了,可肉棒还是大得不可思议,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
    等到小逼流出第叁股淫水后,肉棒才查到最深处,射出一股滚烫炙热的液体。
    裴从玉趴在秦姝的身子上粗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
    好一会,床帷间的呼吸声才平缓了下来。
    裴从玉眉梢眼尾都是得意,总算洗脱了第一次的耻辱,没有在新婚妻子面前丢人。
    他一把托起秦姝的小屁股,肉棒又有苏醒的趋势,床上已经一片狼藉,他抱着秦姝边走边插,走向屏风后的浴桶。
    不一会屏风后传来激烈的水声,呻吟声,将近半个时辰后,才偃旗息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