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快穿之松萝缠枝(1v1 H) (简) > 禁断之果40
    夜深人静,就连银松针也陷入一片安宁时,安斯艾尔的门却无预警地被敲响了。
    敲门的人是松萝,白瓷般的脸蛋带着未褪的婴儿肥,穿着滚毛边的粉红睡衣,还戴着睡帽,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只有下襬露出两条细白的腿。
    这模样对安斯艾尔而言,简直是可爱得过分了,他立即将松萝带进房里,像是怕被别人多看到她一眼。
    他没有问松萝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找他,极其自然地把人抱至床上,要哄她入睡,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张小脸神采奕奕,不见半点睡意。
    松萝猝不及防捉住安斯艾尔的手,略一使劲,将他也扯到床上来,她利落地一个翻身坐到他腰间,金眸里是跃跃欲试的光。
    “我想过了,要分开好几天,会想你。”松萝双手按着他结实的胸膛,垂眸看他,语调低缓,有种独特的韵味,“我想要你在我身上做记号。”
    安斯艾尔被她直白的情话直击心脏,耳朵尖像火在烧,心跳鼓动得厉害。他一开口,声音都带上了沙哑与渴望。
    “你想要什么记号?”
    松萝翘了翘唇角,她不笑的时候如冰做的洋娃娃,笑起来时却又透着一股无邪的稚气。
    安斯艾尔着迷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表情变化。当她浑圆的臀部往下移,肉乎乎的臀瓣抵压着他的胯部时,他呼吸一窒,热度瞬地往上冲。
    “我要这个。”松萝认真地说,为免他听不懂自己的意思,还特地扭着屁股去蹭他下身。
    这一蹭,反倒刺激得安斯艾尔再也忍不住,冰蓝色的眼睛暗暗沉沉,里头像是掀起了风暴,要将松萝卷进其中。
    剎那间的天旋地转之后,松萝发现两人的位置颠倒了,换她躺在床上,睡帽滑落,如瀑的黑发披散,衬得她肤白胜雪、金瞳艳艳,有种夺人心魄的美。
    安斯艾尔迫不及待地俯下身去吻她的唇,吻得缠绵悱恻,将她软嫩的唇瓣抹上一层湿濡水光,又吮着她的小舌头,如同要从中吸出蜜水一样。
    松萝顺从地张着唇,任凭那条热舌在她嘴里尽情肆虐,将她的气息、津液都占为己有。她的舌尖被吸得热热麻麻的,上颔也被舔得又痒又酥。
    明明是这么温柔的吻,却让松萝有一种灵魂彷佛也要被蚕食、侵犯的错觉。
    安斯艾尔望向她水气氤氲的眸子,在她眼里看见金发蓝眼的自己。
    是他,但也不是真正的他。
    安斯艾尔突然有丝不甘心,他想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去拥抱松萝,将她填满、贯穿,留下专属他的标记。
    但现在还不是吐露真相的好时机。安斯艾尔舔吻着松萝的鼻尖、睫毛,又含住她可爱的耳垂,吸出一个红红的印子,啵的一声松开来,凑在她耳边说道:“我想蒙住你的眼。”
    松萝微微瞠大眼,像是纳闷这是什么奇怪嗜好,但看着他充满渴望的神情,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安斯艾尔拿出一条黑布蒙住她的眼,叁两下就将她脱个精光,他的目光如火,热烈又痴迷地凝视着身下的少女。
    黑布虽然遮住松萝那双标志性的璀璨金眸,却也让她雪白的小脸看起来更精致脆弱了,如同献上来的祭品,无助地等人享用。
    安斯艾尔心潮澎湃、口干舌躁,下腹部硬到发疼,裤裆那里隆起一个惊人的鼓包。灼灼的视线在她身上流连忘返,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虔诚爱抚。
    她浑圆的肩头、精致的锁骨、高耸雪峰所挤出的深深沟壑、缀在上方的两点粉樱、盈盈一握的腰肢,腿心间的桃源秘境隐隐有甘露淌出,两条白生生的腿被灯光映得莹润润,脚趾头如珠贝一般粉粉嫩嫩,都让他心荡神迷,不能自己。
    松萝看不到银蓝色的光芒一闪即逝,也看不到床上的安斯艾尔转眼间已变了模样,从英俊的金发男人恢复为清冷矜贵的银发精灵。
    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如暗夜的寒冰封着炽热的火,越是凝视松萝,那团火就烧得越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