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日韩同人]游戏人生 > 第1357页
    迥异的地方在,这一回,被曝光的夏攸宁是个圈外人,香江媒体没有拍到她的正脸,而是带着帽子的侧脸。
    韩国媒体更不可能去公开一个半幕后半圈外人的正面照,这是坏规矩,导致反对的那一波粉丝不知道她具体的模样,也不清楚她的个人信息,更遑论堵到她家门口搞东搞西,搞到她当年差点报警。
    第四次被大众得知自己成为艺人的女朋友,对夏攸宁来说是最平静的一次公开,她几乎没有被打扰。
    男朋友挡下了所有想探听她从哪冒出来的人,她本身的信息也很难找,顶天知道她做过几个剧组的造型师,跟李准辑认识也因为项目合作,这就是极限了,再多也找不到了,她都不出门,从哪找。
    第一世,艺人和网红的牵手被公开闹得沸沸扬扬,粉丝极端抵制,有心人还满怀恶意的揣测夏网红一开始就是想扒着男人上位,才会伪装死忠粉接近偶像。  第二世,婚讯公开就相当于承认艺人一直在隐瞒恋情,按照亲笔信里的交往时间线,他们大学就在一起了,相当于沉寂多年的男艺人首次因电影爆红后说自己单身就是在骗人,还一直维持单身人设骗人,不少粉丝不能接受。
    第三世,说起来是个好结果,但也闹腾了一会儿,很多节目还想邀请两人一起上呢,初恋结婚,多好的噱头。
    第四世,最安静。
    关了手机也不看网络评论的夏攸宁压根就不在意外界的评价,她还在画她的游戏人物,每天小日子过得乐悠悠的,还有担忧她会被评论困扰的男朋友鞍前马后,三餐都被男朋友包了。
    男朋友总算带着洗漱用品住进她家,名义上是保护她,但他们也算一步,多开心啊。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仿佛就是一眨眼,夏攸宁收到了求婚。
    完全不接地气,场面搞得很大,仿若偶像剧一样的求婚。还是在游艇上,夜空盛放着烟花,男人单膝跪地,捧着花束,打开巴掌大的戒指盒,钻石硕大,闪瞎人眼。
    夏攸宁早前就已经感觉到男朋友的小猫腻,好好的说什么出海,可一切真实发生了,他就那么跪在她面前,说一句再普通不过的‘你愿意嫁给我吗?’她还是红了眼眶,不止是为了面前的这个人,还有许多年前,那个在满是烟火气的房子里,脱口说出一句‘我们结婚吧’的爱人。
    女朋友伸出了手,钻戒被送入无名指,他们的婚礼即特别又不特别。
    对普通人而言,盛大到邀请了半个娱乐圈的宾客,还有诸多媒体追踪报道的婚礼自然是特别的,特别的像是一场新闻发布会,还有上千粉丝在会场外祝福,需要触动警方维持秩序,这样的婚礼,怎么可能不特别呢。
    这样的婚礼对夏攸宁而言已经是“二进宫”了,在第一世,她作为粉丝都要过千万的网红和知名艺人的结婚,场面比这个都大。
    主要是那时候吧,她也和每个普通女孩子一样,对婚礼充满各种幻想,幻想自己成为公主嫁给王子,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童话故事不都是这样么,在最完美时落幕。
    爱情故事好像都完结于婚礼的殿堂,仿佛作家也知道,婚后生活就是茶米油盐,没办法再有那么多的粉红泡泡。
    ——公主和王子的一代目分割线——
    结个婚差点累瘫了的夏攸宁躺在婚床上,婚纱都没力气脱,太累!她今天一整天跟展示人偶一样,全场绕圈,还得应付媒体,一度都后悔为什么会有虚荣心这种东西,早知道就搞个小型婚礼算了,搞那么多事,给她累的,都快往了这是大喜的日子,是她人生即将开启新篇章的起点。
    同样也忙碌了一天的李准辑送走了宾客回房时人也很疲惫,等他进到卧室看到呈大字型趴在床上的新娘,唇边不自觉就带起了笑颜。
    笑眯眯的新郎也上了床,撑着手肘侧身看她,食指拨弄着新娘粉嘟嘟的唇,被新娘烦躁的挥开,笑容更大。
    “新婚之夜,还没开始,你就累成这样,怎么行呢——”
    差点没后悔结婚的公主看着她的王子,怀疑,“你现在还有力气变身狼人?”
    “你男人什么时候不行过。”李准辑挑眉让她想清楚再发言,“要不要试试——”
    这一波三折的语气,让夏攸宁老实了,翻身张开手臂,“抱!”激烈运动什么的,等她先缓一下,如今真的没力气。
    ——有经验了的二代目分割线——
    恋爱长跑多年的男女朋友在聊结婚的问题上,没有搞什么盛大的婚礼,主要是女朋友不太乐意。
    男朋友想要尽可能的盛大,想要像全世界宣告这个人是我的了,可女朋友说她想要小型婚礼,只有亲朋好友,只有彼此,温馨而浪漫。
    男朋友自然不可能发对温馨,也不会不赞成浪漫,他们的婚礼就是私密不公开的小型婚礼,只有家人和三两好友。
    这场婚礼的新娘不累,很轻松,但她没有感受到公主嫁给王子的雀跃,也看不到童话般的结局。
    新郎是累的,忐忑不安的累,他无法判断到底是他们恋爱太长时间,女朋友对婚礼已经不期待了,还是女朋友嫁给他才不期待。总之女朋友好像没那么期待这场婚礼。
    新婚之夜,当然是该发生的都会发生。新婚之夜,新郎需索无度,新娘几度怀疑他嗑药了,结婚白天的夏攸宁积攒的体力全在夜幕之下耗尽,直至天明,人都恍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