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D级危楼 > 第121页
    好像又回到很多很多年前,少女陈之夏踏着砖缝中冒出小草的台阶走到门口。那是校园偏僻一隅的一座老砖房。夏天快到了,外面的墙壁上爬满绿色的藤蔓。
    正是夕阳落下的时候。金黄的温暖光色透过古老的雕花窗棂照射在那个小小的有着光洁木制地板的舞台上,而下面的观众席沉浸在阴影里。如此强烈的光线对比,可以清晰的看到空气里的浮尘飞扬。
    舞台上坐着的四个人是之夏最好的朋友,丛恕抱着把吉它正在那里咧着嘴笑。辛唯十分淑女的把长裙铺开。陆桥盘膝坐着好像在想什么心事。周宛身子朝前倾着听着别人说话。
    还有两个陌生人。一个托着下巴坐在角落的台阶上,身影小而纤弱。另一个靠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上半身看不清楚,可是长长的腿伸出去搭在前面的栏杆上,造型如线条流畅的弓背。
    这仿佛是一副色彩柔和的油画。画上的所有人都曾经那样深的影响过她的一生最后又不知所踪。而那一刻,他们静止而安详地各在其位,仿佛永远不会老去。
    永远。
    陈之夏闭上眼睛,给自己一秒钟时间缅怀。
    似水流年。
    书记员已经开始查明相关人员是否到庭。她坐直了身体,注视着前方仔细聆听着,想把这法庭内所有细节一一记住。
    她没有遗忘的资格。
    她需要一场审判。
    辩方证人准备出庭。一个高大但是瘦削的男人快步走了出来,而他身后的门外似乎还有两个女子。之夏全身猛地一僵,向前倾去,紧紧抓住栏杆。
    目光只交流了刹那,就说明了一切。
    眼眶湿润的瞬间,她看见旁听席上最角落谭谅那对老实巴交的父母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见之夏看向他们,便努力给了一个憨厚的鼓励性微笑。
    阳光从高高的窗户透进来,突然间身体最深处传来一股奇异的暖流,似陌生,又似熟悉,仿佛春天清晨一颗种子发芽时新生命的蓬勃。
    在法官宣布正式开庭审理陈之夏故意杀人案的时候,简行一坐在法院外面大路旁的花坛边上。周围的人好奇地盯着这个衣冠整洁却不顾仪态的男人。正是上班的时候,大街上车水马龙,一片喧嚣。
    他打开公文包,里面是一本他早就看惯了封面的簿子。
    今天早晨起床时他摸索着拧开台灯,却听到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他忙开了灯低头一看,正是之夏的日记本。她就把它那样随意地放在床头,完全不介意被人看到。而最让他吃惊的是,他一直以为记了这么多年这本子早就该满了,却看到前面就是空白的。他一直就纳闷,她怎么从来不换本子,现在似乎隐约有了答案,然而没有时间多想,他把日记装到公文包里匆匆走了出来。
    他小心地摩挲着这日记。他本来在想,她会跟丛恕倾诉什么呢?尤其是在知道他有可能背弃她之后,她是不是无比伤心和绝望地写下了所有的心情?
    原来她没有。
    简行一明白过来,这沉默的坦白更让他无地自容。
    他颤抖着双手翻开日记本,整整一本都是空白的。只是封面后写着几行字:“年青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得了。”(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
    那是她给他和丛恕的诀别信。
    没有任何借口,只有沉痛如此真实。
    不是所有年轻犯下的罪都可以被原谅。只要是过错都必须被惩罚。命运和自身,都脱不了干系。
    在这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头,简行一听到一阵阵巨响。回忆卷起的满天灰尘呛住喉咙。梁柱倒下,水泥块砸落,天花板断裂,玻璃碎片溅开。
    他们的青春是一座D级危楼,终于,轰然垮塌。
    而他,一个人坐在废墟里,无声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