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钻戒折射清冷的白光,她小心地套在手指上,左右端详。如果交换戒指需要见证的话,那她倒是有个想法。
    顾逸之洗澡回来,腰间围着白毛巾,小腹平坦紧致,隐约看到腹肌轮廓。发丝还湿着,他也不管,任凭带着凉意的水珠滴到她光洁的后背。
    沈甜背后一凉,催促他去擦干,却被他连人带被捞进怀里。
    他气息清凉,身体散发淡淡的兰花味,温热的手伸进被子里摩擦,指尖微烫,沈甜嗅到他的意图,只能求饶,“我好累哦。”
    “嗯,是吗。”他吻着她脖颈,声音迷离。
    沈甜能预见接下来的走向,赶紧伸出手,亮出钻戒,“我想要个不一样的婚礼。”
    *
    盛夏末尾,秋意凉凉。
    清晨三点半,江城近郊的不阿山顶,一切都还在沉睡,草木都隐在灰褐色的混沌中。
    沈甜和顾逸之牵着手,目光落在远山的鱼肚白。
    她问,“困吗?”
    顾逸之低头轻吻她发顶,嗓音温柔,“大喜的日子怎么可能困。”
    沈甜抿唇,又向他怀里靠了靠。
    当第一缕阳光从远山上的云层里穿透时,顾逸之为她盖上头纱,沈甜睁大眼睛看他,却只能透过白纱看到朦胧的虚影。
    他低头,牵住她的手。
    天亮了。
    一抹红霞从远方赶来,几个呼吸就散满天边,太阳在山顶露出脑袋,满山的树梢都染成金色。
    光照在她身上,像从九天下凡的仙女,顾逸之喉咙一紧,差点落下泪来。
    他拿出钻戒,拉着她的手,“沈甜,你愿意嫁给顾逸之,做他的妻子吗?”
    沈甜轻轻点头,头纱下传出她哽咽的声音,“我愿意。”
    他认真地为她戴上戒指,几声鸟啼从林中传出,又在漫山遍野循环几个回音,像是远方来的朋友为他们道喜。
    沈甜拿出她买的戒指,轻声问:“顾逸之,你愿意娶沈甜为妻,做她的丈夫吗?”
    顾逸之哽了一下,压下澎湃的心情说:“我愿意。”
    沈甜把戒指戴在他无名指上,抬起头,眼里含着浅浅的泪,“现在新郎可以掀起头纱,亲吻他的新娘了。”
    薄纱扬起,被清晨的风吹到天空跳舞。阳光终于冲破云层,洒下万道光芒,其中有一道不起眼的,刚好落在山顶拥吻的新人身上。
    山水为亲,天地为友,沈甜终于落泪。
    今天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