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丁凭舟一个人,不知不觉泪水湿透了衣襟,继而干脆放生嚎啕大哭,惹得保安都过来赶人,不准他再在商场门口呆着。
    而此刻,电视屏幕里。
    司仪喜气洋洋地说:“今天的花童很特别,养宠物的都知道,它们也是家人,有请!”
    一条肥壮的阿拉斯加飞奔而来,引出婚礼现场一片善意的笑声和掌声,只是狗子有点人来疯,跑得太快,好在顾江阔力气够大,能轻松制服旺财,并从它嘴里夺下戒指。
    姜糯的手指骨节分明,戴上素圈的定制男士白金戒指,愈发显得修长白皙,而姜糯也执住顾江阔那略有些粗糙的大手,郑重地把戒指替他戴上。
    原本以为,婚礼只是办给别人看的,只是为了正式公开,可这一刻,姜糯知道,自己的心情有多激荡。
    套上这枚素圈,以后他们两个便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从此一生一世,白头到老,相濡以沫。
    司仪笑道:“现在,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面对镜头,姜总还是有点紧张,可他定了定神,微微踮脚,勾住顾江阔的脖子,吻了上去。
    顾江阔没想到姜糯竟然这么主动,登时心花怒放地回吻回去。
    满堂响起祝福的掌声,可顾江阔什么都听不见,只能听见自己隆隆的心跳,以及,终于,有名分了。
    从此,一堂缔约,良缘永结,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①。
    名正言顺地,糯糯是他的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