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看江僻单膝跪下给自己穿袜子,穿鞋,有时候小羊还故意把脚尖翘起来不让江僻穿。
    江僻亲了亲小羊白嫩的脚尖,然后又来亲小羊的脸,被小羊躲开了。
    “亲完脚脚亲脸会脏的~”小羊撇过脸躲江僻,结果被江僻摁着嘬了一大口脸脸肉。
    “你老公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起自己来了。老公给你洗得这么干净。”
    江僻把小羊抱下床:“自己去找管家爷爷。”
    小羊看江僻一副很忙的样子,以为他是有事情要做,就哒哒哒跑下楼去了隔壁。
    但是让小羊惊讶的是,客厅里居然坐满了人,热闹极了。
    “咩咩来啦!”天道对着小羊笑了笑。
    小羊一下扑到天道怀里,旁边的齐令开始吃醋:“有天道在,咩咩根本不看别人一眼。”
    白龙拍他的肩膀:“你只能是隔壁齐叔叔,人家是亲爸,当然比不上咯。”
    陆渡和旭凤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现在也就是旭凤愿意跟陆渡聊两句了。
    洪鸾居然和于助理坐在一起,打工妖和打工人很有共同语言,正在一副夕阳红的样子一起品茶喝。
    貔貅军队的妖怪们也全部都在,他们学人类凑了一桌麻将,正在热火朝天地搓着,时不时传来一声胡了。
    连医生都休假了,他难得脱掉了白大褂,医生一本正经的外表下居然有一颗狂放不羁的心,走过去就拿出了一个音响。
    齐令的眼睛唰一下亮起来,掏出自己的吉他,其他人看见齐令的花臂,还以为他会来点很嗨的歌,结果他一坐上去就唱了一首生日祝福歌。
    小羊躲在天道的怀里瑟瑟发抖:“今天是谁的生日吗?”
    结果天道从自己身后掏出了一个真金白银打造的王冠放在了小羊的头上,然后让他回头看。
    江僻正站在门外,穿着正式的西服,拿着一大把粉红色的玫瑰花。
    “宝贝,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们一周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把生日和婚礼一起办了,好不好?”
    小羊傻乎乎的,他抱着天道,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天道推了小羊一下,小羊才走过去牵住了江僻的手。
    此时放的歌已经变成了《勾指起誓》。
    [你是信的开头诗的内容童话的结尾,你是理所当然的奇迹,是月色真美……]
    江僻拉着小羊的手,此时外面已经变成了沙滩,江僻带着小羊走过被贝壳装饰的路,带着他上了快艇。
    他们来到了一个和比奇堡一模一样的浅滩。
    [你是圣诞老人送给我,好孩子的礼物,你是三千美丽世界里,我的一瓢水……]
    穿着海绵宝宝和派大星人偶服的家伙站在道路两边欢迎着他们,一直走到道路的尽头,就是鲜花簇拥的宣誓台。
    所有人都在祝福着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羊晕晕乎乎地,深一脚浅一脚被江僻牵着走,就像之前的无数次。
    江僻带着小羊走到宣誓台前,洪鸾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台后,翻开了结婚誓词。
    团团们迈着小短腿,皱着小脸蛋,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他们头上撒着花瓣,花瓣飘落下来,衬托着江僻和小羊无比登对。
    江僻眼里却早就已经只剩下小羊,那个在他的记忆力,总是无比美好的小羊。
    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吻上了小羊:
    “咩咩,每一年我都给你不一样的婚礼,好吗?”
    “所以年年岁岁,我们都要在一起。”
    小羊已经哭了,他顶着发红的眼角,掉着眼泪,却又是笑着的:
    “咩呀~”
    好。
    [说好从今以后都牵着手,不管要走多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