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会觉得自己能在一个修真大佬的面前,完美保留自己的马甲?
    是他太蠢,捂马甲的时候已经完全记不起神识这个东西。
    而且他师尊的修为强于他,对方的神识扫过来,他也是什么都不清楚。
    洛安欲哭无泪。
    但思维发散迅速,这么一想,他师尊以前在的那个修真界里面,像他这样修为低的人,岂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
    大佬想看就看,来去无踪?
    陆南客看着他的脸从红色变成淡色,原本还有两分羞囧的样子,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他心里生出一股子憋闷,经过刚才那一诈,基本确定这人就是有什么东西在瞒着自己。
    刚才开神识的时间已经晚了,他看到的只是洛安过来开门之前的表情与他开门之后的表情相差太多。
    于是他也不清楚洛安心里面瞒着自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他说:“所以你一直都在骗我?”语气带了点受伤,这演技还是在洛安身上学来的。
    洛安完全没想过要伤害他师尊,并且当时他师尊那么耿直的就将他以前的事情全盘托出,只有他还一直瞒着,这么一想,似乎真的有点不太厚道。
    他收回自己发散的思绪,低垂着头:“那,那也是没办法的嘛。”
    语气自带撒娇。
    陆南客挑眉:“嗯?”
    洛安完全受不了,根本没过脑子就全招了。
    “那也是我以前没认识你的时候才去干的直播,我还想继续在娱乐圈里面混呢,怕被人认出来买了变声器,你也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我要是不搞个直播,我怕是连生活下去的钱都没有了。”洛安说着说着,倒是把自己给说委屈了。
    这事儿本来也怨不着他啊,他也不清楚怎么就会那么巧合,他网络上面的cp就是他师尊。
    而且不论真人还是马甲,都是他师尊。
    洛安瘪着嘴:“当时你一下子就跟我说了你的马甲,我都懵了,我不可能在那个时候表示你以前追求的那个人也是我啊!你不要面子的吗?”
    他抬头,问得理直气壮。
    这事儿其实就没什么好纠结的。
    陆南客被他理直气壮的问题砸了一脑袋,只觉得他非常可爱。
    将人给诈出来之后,只觉得他以前在直播间内看到的那个女主播,这会儿也有了实体,以前那么靠脑补出来的可爱,在真人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他没忍住,按下洛安的脑袋便凑过去开始亲。
    洛安上一秒还在委屈呢,下一秒就被亲了一脸。
    然后他很快就没节操的在他师尊的怀里面软成一团。
    陆南客无师自通,一边亲人一边将人带进屋内,按着洛安的手都带着止不住的欲望。
    他松开洛安,眼神坚定:“在你面前,我不需要面子。”
    洛安:!!
    救命!
    这个老古董师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撩人了!
    他简直要受不了!
    抬眼稍微看他师尊的表情一眼,整个人就不行了,又羞涩低下头去。
    救,他似乎是被他师尊蛊惑了!
    他师尊不会是给他下了蛊吧!
    就跟那个苏果果一样!
    “怎么这个时候都可以不专心?”陆南客有点无语,连续两次,难道他对天灵根的吸引力其实没有那么多?
    他伸手扼住洛安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抬起来正视自己。
    洛安就看见他师尊有点受伤的神色。
    他心里一哽,两人身高差距还在,踮起脚尖,伸出胳膊勾着他师尊的脖子,把人拉下来,红艳艳的嘴唇怼上去。
    “这样,行了吧。”亲完人的洛安不敢看他师尊,眼神朝着下面看。
    羞涩得紧,看得陆南客心里痒痒。
    “不行。”陆南客道。
    “嗯?!”洛安抬头,眼神里面颇有点质问。
    “都这样了,你还不给我个名分?”陆南客咬着他的耳朵尖,温热的气息就扫在洛安耳畔。
    这句话也是他在网上学的,但说起来特别顺畅,似乎这个句子就是给他安排的。
    洛安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他师尊的怀里面,小小声:“嗯。”
    “嗯?”陆南客不满意:“你就一个「嗯」就结束了?”
    洛安:..
    气氛正好到位,先前还在想着有什么借口可以留下来的陆南客现在以自己的新身份,完全可以不需要找借口去就能留下。
    两人在房间里面昏天黑地,没日没夜,不知疲倦。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之后,洛安睁开自己的眼,趴在他师尊的胸口处,止不住上扬的嘴角轻轻喊:“男朋友。”
    陆南客搂着他:“嗯。”
    作者有话说:
    两个人在一起了,似乎就有点不知道写什么了。
    到此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