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穿越架空 > 欲女绘卷(nph) > 76、大哥疼你
    祝君君不傻,哪里听不出男人话中的寒意,都说走火入魔的人会心性大变、六亲不识,亲爹亲妈都能一刀砍死,更别说是八字都没一撇的干妹妹。
    又见对方那双隐在眉弓阴影下的琥珀色眼睛,哪里有半分对她有性趣的样子,除了冰冷,便只余下深深的不耐跟憎怒。
    祝君君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了那个被关在地牢里的痴傻了的冯三娘——
    这个男人,可能远不是她所以为的样子啊。
    那,要对他使用“入幕之宾”吗?
    不,不行!
    这个技能对于精纯境界高出自己太多但好感度却不够好的NPC而言,控制时长会远短于三个时辰,而即便控制住了三个时辰又如何,这地方是密室,她逃不出去,等岳星楼清醒过来想弄死她照样能弄死她。
    说不定下手更狠。
    可是眼下还有别的方法吗,说难听点,金蚕蛊发作拖了这么久她现在已经快欲火焚身了,下腹烧得厉害,一股股淫汁发大水一样往外涌着,两条腿忍不住地夹紧磋磨,恨不得干脆自己长出一条鸡巴来,要再这么下去,绝对要暴毙。
    得做,今天一定得做!
    总之这个男人今天是跑不了了!
    想到此,祝君君忽然灵机一动,抬起头对冰冷注视着她的岳星楼“诚恳”地说道:“岳大哥,我真的能帮你!我曾在百花谷待过一段时间,学了不少医理知识,说实话,你……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唯有借助阴阳交合、泄出那些冲撞在你体内的暴动内息才可调理顺畅!小妹虽然武学平平,但有幸习得一门奇功,能在交合时调理对方的内息,还能增长对方功力,百利而无一害!”
    祝君君这么说并不完全是胡扯,她想,既然太元欲女功可以从男人射出的精液里获得各项属性加成,那么一定也是因为男人把这些属性射了出来,毕竟物质是守恒的嘛。
    至于对方在事后并不会减少相关属性,祝君君却觉得事实并非如此,很可能是在射精的那一刻减少了,但是又会在极短时间内又修复回去。就类似于是这个世界的系统在检测到NPC身上出现了BUG然后立刻修复一样,将他们降低的数值又变回本来的样子。
    岳星楼此刻内息不稳、冲撞激烈,射出来的定然是他无法掌控的那一部分,而之后系统补足他的却会是正常内力,这样便变相解决了他此刻的难题,而她也能借助太元欲女功安然吸收那些内力,没有后顾之忧,可谓一举两得。
    祝君君越想越觉可行,见对方眼中冰层已透出一丝怀疑的裂缝,又赶紧信誓旦旦地加了把火:“小妹倾慕大哥已久,绝不敢欺骗大哥!若所言有半句是假,等完事后大哥大可一掌劈死我,我肯定不是大哥对手。”
    祝君君谄媚谄得快到天上去了,没被制住的那只小手色迷迷地在对方那一身鼓囊囊的肌肉上上下摸索,那手感真是又硬又有弹性,而且这人在体型上也非常合适,既足够MAN,又不像血枫那样MAN过头,实在是依着她的审美量身打造啊。
    “大哥,岳大哥……你相信我嘛……”
    祝君君的脑子早就被金蚕蛊夺舍了,不等男人给出回应便控制不住地赖在了对方身上,嘟着小嘴凑在他脸侧和颈项黏黏糊糊地亲吻。
    男人紧绷又炙热的身体充斥着雄性厚重的气息,诱人的麦色肌肤和她的雪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一次零距离的触碰都让她身体止不住地战栗,没有得到丝毫抚慰的乳尖硬得像小石子,下身更是痉挛得厉害,湿透了的花缝已经不由自主地为他打开,恨不得立刻把这人吃进身体里,好让这表里不一的坏人再也没法在她面前一本正经。
    岳星楼内息冲撞,胯间孽根早已硬挺多时,肿胀得发痛,又有个不知死活的丫头跟水蛇一样缠着他,柔软的身体又香又嫩,看向他的眼神还深情款款,简直能勾魂,若不是知晓她和司徒邪有一腿,怕是真要相信她的鬼话。
    但即便如此,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男人,在面对这种情况也很难完全冷静。脆弱的生理冲动根本经不起一而再的撩拨,更何况撩拨他的是这么一个香甜可人的小东西,再加上她方才那番话实在令他心动,若是交合不会有损于修为,那依了她心意与她鱼水一场又有何妨,大鱼大肉摆在眼前,谁愿意当那苦行僧。
    于是当祝君君又一次故意把那对尖挺的香乳蹭过他抿紧的嘴角时,岳星楼终于有了反应,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一个使力,女孩“哎”的一声彻底跌进了男人盘坐的腿间,那藏在布料下的昂扬龟首亦是正正卡进了她湿腻的腿缝之中。
    半干的中衣完全敞开,一身娇美皮肉带着些许不起眼的细小伤口,隐有血丝从里头溢出来,岳星楼深吸一口气,埋头狠狠咬了祝君君一口,粗厚的舌头将伤口溢出的血丝一一舔去,低沉沙哑的嗓音染上了一股浓重的情欲:
    “你怎么能骚成这样……”
    祝君君被咬得有点痛,呼吸愈发急促,而男人的舌头湿热又粗糙,舔过她身体时触感就跟大猫一样,而那根钻在她腿心里的粗硬之物更是烫得她心神摇曳,竟主动拉起男人的手掌覆上了自己胸前的那对饱满:
    “谁让你要跟我结拜做兄妹的,若我再不骚一点,怕是更没机会和大哥如此了……”
    祝君君娇嗔的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依偎在怀里的娇小身子软得像没了骨头。要说自己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爱慕他、追求他,甚至勾引他的女人不是没有,名门正派的弟子、青楼里的艳妓,或是达官显贵家的娇女,但他从不留恋,从不动心,除了练功之外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在意。
    也只有怀里这个丫头,胆子够大,身子够骚,好让他今日才明白了何为温柔乡,何为绕指柔。
    果真是红粉骷髅,英雄埋骨。
    “大哥疼你……”
    岳星楼如是道,眸色暗下,一个翻身将祝君君彻底压在身下,俯身便叼住了那张不停吐着鬼话的诱人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