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哥哥骗了我(NPH) > 杏子是只猫(3千剧情)
    在得到洛泽星允许后,萧贝贝也会翻翻他的书籍,她看书很快,看完后必原封不动放回去。在这相处的几天中,她基本了解了洛泽星的习惯,他有强迫症,比如东西必须摆放整齐,洗手一定会洗很多次等等。
    在人家的地方居住,总得遵守主人家的规矩和习惯,萧贝贝懂。
    这天,阳光明媚,橙红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萧贝贝不再是躲在家里看洛泽星的书籍,她心血来潮地出了门。
    不同于帝都大学附近的建筑高大繁华,那一排排低矮的平房,有房顶瓦片破洞的,白色墙体脱块的,窗户透风的……简陋到寒酸,一看就许久没人住了。
    相比之下,洛泽星住的地方已经是这一片最好的房子了。萧贝贝搓了搓手臂,四周一阵阵阴风吹来,她心里没底,便往回赶。
    倏忽,萧贝贝眼角余光瞥到一棵银杏树下冒出来一团灰白,巴掌大小的身量,眼睛半睁,嘴里含着青色的小银杏果,也不叫唤,专注地啃着,啃了许久连果子的半个印子都没啃出来。
    萧贝贝感兴趣地蹲下,漂亮的猫瞳里掩饰不住的兴味盎然,又掩藏着点点悲伤。刚断奶的小野猫,脏兮兮的,真可爱,也真可怜,同她一样,都是被抛弃的……
    萧贝贝抢走小猫嘴里的银杏果,又拿出最喜欢的玉米火腿,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轻轻推到了小猫面前。似是饿极了,小奶猫呜哼呜哼吃着,也没有发出凶狠的护食声。
    萧贝贝就那么蹲着,双腿发麻时候,小奶猫恰巧吃完了一根火腿,只见它舔了舔前爪的毛,摇摇晃晃靠近萧贝贝,小小的猫头一个劲地在女孩手心蹭来蹭去,一副求抚摸求挼讨好的样子,嘴里还发出舒服的叫唤声。
    “喵~喵~”
    萧贝贝浅笑,顺势挼了挼猫头,浅浅的绒毛柔软温暖,摸起来别提多舒适了,不得不说,撸猫真的很快乐……
    橙红的夕阳坠落,结满青色果子的银杏树下,穿着单薄的女孩温柔地抚摸着怀里的小猫咪,眸光澄澈清透,笑容灿烂明媚,那弯眉浅目之下,漂亮到令人心动不已。
    扑通扑通,心跳的有些快。洛泽星远远地看着这美好的一幕,目光是沉寂的深邃,他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内关穴,平复着不规则的心跳声。
    心胸取内关,不是他心乱了,而是他熬夜耗伤心神,以至于心率不齐。
    “阿泽,你回来了,快来看,好可爱的小猫咪,我的心都要被萌化了……”萧贝贝无意间看见远处长身而立的俊秀男人,愉悦地招了招手。
    洛泽星几个步子便到了萧贝贝的眼前,摸了摸女孩冷掉的指尖,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了点责备:“萧萧,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多穿点,你病还没好全,受风着凉了可不好……走,回家,我给你熬鸡汤喝。”
    “知道了,知道了,阿泽。”萧贝贝无奈摇了摇头,对于阿泽时不时宛如教导主任上身的说教,她感觉简直是甜蜜的折磨  。
    萧贝贝依依不舍地放下小猫咪,不顾猫咪的哀哀叫唤,挥手告别:“咪咪,姐姐明天再来看你,你要乖乖等我哟。”
    萧贝贝才走出两三步,便被洛泽星喊住了。
    “萧萧,回家……你忘记带上小猫了!”
    萧贝贝转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萌呆:“阿泽,你的意思是?”
    “萧萧,我说,我们三个一起回家……”
    洛泽星话语刚落,便被萧贝贝激动地拥住,女孩特有的馨香钻入鼻尖,无孔不入好闻的气息将他环绕,他一时恍了神。
    “阿泽,你真好,我真的好好好喜欢你!”
    洛泽星心尖一跳,他不可自控地按了按心口,浅笑看着萧萧抱起小猫咪,拉着他的手往家的方向。
    突然间收养了两个无家可归的,一人一猫,十多年孑然一身的平静生活被打破,洛泽星心情复杂,但总归是欣喜多一些吧。
    远处霞光退散,天光一点点暗下来,萧贝贝抱着怀中柔软的小团子,话里的兴奋和喜悦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阿泽,我们给咪咪取个名字吧。阿泽,你说叫什么好呢?”
    洛泽星皱了皱眉,老半天才回复:“它毛发全白,就叫小白?”
    “小白?哈哈哈……太土了,言情文中十只猫九只都是小白,这也太没新意了吧。阿泽,换一个……”萧贝贝挼着猫,笑弯了腰。
    “萧萧,你还看小说?”
    “看呀,各种类型的书我都看,看看爱情是什么样的,学学……如何追人!”萧贝贝意有所指看着某个俊美的男人,目光明亮灼热,看的洛泽星耳廓一红。
    洛泽星逃似的移开了目光,赶忙换了话题:“火腿怎么样?猫猫是萧萧一根火腿骗回来的……”
    “阿泽,咪咪这么可爱,你舍得这么叫吗?而且火腿这两个名字完全不符合它的气质……”
    萧贝贝可怜兮兮地望着洛泽星,连她怀里的猫咪也像听懂似的反抗叫了两声,柔软的爪子还想刨洛泽星两爪子。
    洛泽星又气又笑,被一人一毛这样盯着,他活像是罪大恶极负心汉似的,心里竟有些愧疚,见鬼。
    “萧萧,我就开个玩笑,  我取名废,还是你来吧……”
    “好呀!阿泽你变坏了,竟然学会开玩笑了……”
    萧贝贝嗔怒般瞪了洛泽星一眼,那娇俏可爱的模样让人心里一痒,好一会儿后萧贝贝才正色道:“我初见小猫咪的时候,它嘴里叼着一颗银杏子,不如它就叫杏子吧。杏子,杏子,好听吗?”
    萧贝贝凑到猫猫耳边,温柔地唤着它的新名字,小猫咪粉嫩的耳垂颤了颤,奶声奶气叫了两声,认同一般蹭了蹭萧贝贝的手心。
    洛泽星在一旁都看呆了,不带这样的,这年头连一只猫也搞双标吗,明明他才是杏子的衣食父母好吧……
    简单的晚饭过后,萧贝贝洗碗的功夫,洛泽星便把杏子拎起往浴室洗漱,水温正好,可杏子就是不配合,嗷嗷地叫着,在浴室到处乱窜,搞的洛泽星手忙脚乱的……
    狭小的浴室中,身着白衬衣五官俊美的男子蹲在小盆子旁边,骨节分明精致如同工艺品的手温柔地摸着杏子的毛,舒缓的水流浇在它的后背,在杏子嗷嗷委屈的叫唤声中,洛泽星还不忘安慰:“杏子乖,姐姐在忙,你要洗干净了,姐姐才会更喜欢抱你……”
    萧贝贝靠着门框,也不知看了多久,浅笑嫣然,眸底却是波光诡谲,阿泽还真是一个很温柔很细心很有耐心的人呀,让人忍不住心动,想睡……
    不知道阿泽在床上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是不是也这么温柔呢……
    猫瞳恢复了以往的纯真无邪,萧贝贝礼貌地敲了敲门,蹲在洛泽星身边和他一起给杏子洗澡,令人惊叹的是,萧贝贝一出现,杏子也不叫了,撒娇着蹭着萧贝贝的手心。
    洛泽星又一次被杏子的行为惊呆了,他好像被一只猫给嫌弃了。双标狗,不,双标猫,该不会是公的吧,特意看了看某猫的下面,果然让他给猜对了……
    日子不急不慢地过着,杏子的玩具和零食越来越多,它越发地依赖萧贝贝,一天一半的时间总要赖在她的怀里才好,看的洛泽星不免都有些嫉妒了。
    每一次下班回家,看着萧萧和杏子一人一猫依赖欢喜如出一辙的眼神,洛泽星心底总会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就像身心俱疲的丈夫回到家,妻子和孩子满心欢喜地迎接丈夫,那时候,所有不快和疲惫的情绪都会一扫而空。
    洛泽星有时候会想,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下去也未尝不可,平淡却温馨。
    又是一周过去,杏子被养肥了一圈,抱在怀里也有了肉感,萧贝贝感觉挼起来也更舒服了,走哪儿都要抱着杏子。
    这天,萧贝贝抱着杏子出门晒太阳,却诧异地遇见了一个人,那是一月多没见的熟人。
    萧贝贝收敛了笑意,她知道她该回去了,回到那个充满秘密的地方,回到那个勾心斗角的地方,这样她才能揭开秘密,做自己命运的主宰。
    ————
    洛泽星提着一袋活虾,这是以前他舍不得买的东西,最近他发了工资,想着买来给萧萧补补身体,他步伐轻盈地开了门,已经在想象萧萧和杏子吃虾时该有多高兴了。
    “萧萧,我回来了,今天我们吃爆炒鲜虾,萧萧……”
    洛泽星心底疑惑,要是以往这个时候,萧萧早该抱着杏子馋的在一旁流口水了,今天怎么屋里没有声音。
    匆忙找了一圈,屋里连半个人影都没瞧见,洛泽星慌了神,在要报警的时候瞥见饭桌上的便签,龙凤凤舞的一行字,却看的他眼睛生疼。
    【阿泽,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有事情先离开了,杏子以后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
    她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可以这样!伤痕累累地求着他收留,伤好之后走的如此干脆!洛泽星把便签捏的发皱,眸底的暗沉深不可测。
    杏子在猫爬架上焉焉地趴着,似乎是女主人走了,它猫脸上写满了不开心。洛泽星把杏子抱在怀中,看着屋子里不像自己房间的房间,一时无言。
    两周的时间,无论是他还是房间里的东西,都沾染上萧萧的气息,门口有女性拖鞋,浴室有防滑垫,浴室的门也换了安全锁,衣柜里有女性衣物,柜子里有数不清的卫生巾和猫粮,阳台有猫爬架……凡此种种,像极了一个家。
    “她走了,杏子,她不要你了……”
    低沉、失落、忧伤、怨恨无数种复杂奇怪的情绪第一次揉和在胸中,洛泽星喘了喘气,掐了掐内关穴,却怎么也缓解不了心脏中那股不舒服的感觉。
    被情绪支配的都是怪物,而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怪物!
    不,只是习惯罢了!不是喜欢,更不是爱。只是习惯而已,习惯了这栋房子里不再是冷冰冰的一个人……不得不说,习惯真可怕!
    洛泽星给杏子喂了猫粮,自己却没有吃饭,躺在单人床上,闻着周围熟悉的女性馨香,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在那狭小的沙发上才渐渐有了困意。
    洛泽星神色迷离地看着阳台上在猫爬架上缩成一团的杏子,不知怎的想到了萧萧,她总爱踢被子,也喜欢缩成小小的一团睡觉,她大概也没有安全感吧。
    杏子总喜欢赖在萧萧的怀里,连睡觉也不例外,每次杏子睡熟后发出“嗡嗡”类似振动的声音时,萧萧总会欢喜亲两口。
    杏子掉毛不严重,但萧萧每天总会用粘毛器把猫毛收拾的干干净净,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有比较严重的强迫症吧。
    以前他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一人一猫闯入他的生活,收养杏子是意外,大概是那天的风太暖,也可能是猫咪太乖,也可能是那个女孩笑容过于明媚,他不忍心让那般琉璃石似的瞳孔染上名为失落的情绪……
    往事漫上心头,路泽星唏嘘微叹,他不知道救萧萧是对是错,更不知道收养杏子是对是错,如果一切都从未发生,洛泽星依旧是孑然一身的洛泽星,该有多好。
    此时,饭桌上被人忽略的那一袋活虾,早已死的透透的,无人问津,连杏子也嫌弃的紧……
    另一边,褚叙开着车,而萧贝贝目光平静地坐在车里,她目光幽幽地看着漆黑的窗外,手指有意无意地把玩着以前的手机。
    屏幕破碎的手机是褚叙修好的,从褚叙口中,萧贝贝知道哥哥找了她一个月,在她消失的时间里一直都很担心她,所以萧贝贝必须回去见哥哥,立刻马上,一刻都不能再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