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欢从梦中惊醒时,灵舟已到了青阳洲。
    她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从帘子往外看,眼前夕照满天,流霞如横波流淌,瑞气祥云揉散,充裕的灵气令她仿佛泡了个热水澡一样舒适。
    到底是星落界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坐落在藏风纳气,灵瑞昭华之地。
    纪欢垂眸看向自己右手手腕,上头梅花纹就赫然眏入她眼中。
    雪白色的梅花花枝缠绕在少女的手踝,与她白皙的肌肤融为一体,若不是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这是帝君施加在她身上的封印,惩罚比她想象中的轻一些。
    帝君只是封印了她身上酆都的力量,不允她滥用,也没有什么别的惩罚。
    只是,帝君提醒她,若还有下次,他可真的要考虑给她一点什么残酷又特别的刑罚了……
    呜……虽然她没在酆都地狱待过,但酆都地狱的刑罚又多么残酷,她可是都在书里见证过的。
    可不能再这样一怒之下动用酆都的力量了。
    下次要杀人,还是得自己亲自动手。
    纪欢痛定思痛,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灵舟降落在渡口时,渡口处已然立着几个白袍修士和小道童。
    谢钧回来时已和掌门传过讯,简单的交代了化仙镇之事,加之温远岫登门,渡口处不可谓不热闹。
    纪欢不知道这些人几个是来迎接温道君,几个是来抓她回宗门补考的。
    她只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下灵舟时,纪欢躲在温远岫身后,远远看到掌门那张虽算得上俊美,却如古井般肃穆庄严的脸……顿时头皮发麻。
    于是想要趁他们注意力都在温远岫身上,脚底抹油……
    说干就干!赶紧跑!
    刚溜没几步,灵气凝成的捆锁就将她束缚住,随后又听掌门压抑着怒火的声音。
    “一连消失好几个月,还知道回来……看来纪师侄还记得,自己是我清渊的弟子。”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在这一瞬间,纪欢将在梦境中她向掌门忏悔的画面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最后挑出其中关键且饱含她浓浓愧疚之情的句子,打算再声情并茂的复述一遍。
    最后,她气沉丹田,抑扬顿挫,字正腔圆地开口道:“掌门,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大发慈悲……”
    那一番洋洋洒洒的忏悔书还没来得及开口朗诵,就被男子清朗的声音打断。
    “掌门,你若要罚欢儿,就先罚我吧。”
    纪欢循着声看去。
    清源门陆希夷,虽尚未登仙,于世人眼中,他已有如神佛。
    修眉远目,凤眸清湛,眉心一点朱砂,气质温润如白玉,却清澧耀眼令天地黯然失色。
    他抬手轻拂衣袖,就为纪欢解了禁制。
    纪欢怕掌门还要捆她,一溜烟跑到了陆希夷身后,攥着他的衣袖,只露出半张俏生生的小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掌门一脸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多少是有点恃宠而骄。
    不过骄就骄了,反正师父惯着她。
    哼哼,师父既然来了,那掌门定然拿她没有办法。
    清源门掌门——兰玉枢此刻面色铁青。
    自从前任掌门那里继承掌门之位后的五百年间,他就没有遇见过纪欢这样顽劣的弟子!
    一来,清渊门选拔弟子极为严苛,能入门的弟子,皆是道心坚定,勤勉好学之人。
    二来,清源门年年都会开展弟子选拔,若是不合格,则会被逐出内门,外放到外门,或者送到下属宗门。
    偏偏这个纪欢。
    不知是陆希夷从什么地方捡回来的黄毛丫头,次次宗门考核缺勤不说,平日里课业不做,整日就知晓吃喝玩乐,一到课业就不见踪影。
    现下星落界都知道,他清源门有这么一个败坏门风的弟子!陆希夷护着她,还不能将她逐出清渊!
    他怒不可遏,终是沉声怒喝道:“陆希夷,她如今这个样子!有几分是你惯出来的!你心下清楚!”
    陆希夷微微一笑,眉目温和慈悲,只看外表,可不能让人联想到他会是一位溺爱纵容弟子的师父。
    面对掌门的问诘,他也只是徐徐回道:“远岫远道而来,掌门不先迎客,反而在这里叱责欢儿,这可不是我清渊的待客之道。”
    兰玉枢这两年来积攒了不少怒火,整日不见纪欢踪影,如今看到她就来气,倒是差些忘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他收敛情绪,面上没了怒火,整个人看起来俊美了不少,身形修长,宽腰窄肩如亭亭玉竹。
    “温道君见笑。”他对着温远岫有些抱歉的笑了笑,随后挥了挥手,让身旁的弟子将他迎接进门来。
    温远岫微微颔首,提步跟上,余光却落在纪欢身上,神色晦暗不明。
    纪欢没有留意到他的神色,她正躲在陆希夷身后。
    平常被人碰一下就要呕吐不止,如今却能紧攥着陆希夷的衣袖,轻靠在他的背后,丝毫不避讳与他的肢体接触。
    他感觉自己似乎……
    尝到了嫉妒是如何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