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穿越架空 > 顶级暴徒 > 第171章邀请
    周五早上九点,夏夏忽然惊醒。
    一睁眼是陌生的房间,床头也没有她的手机。跟昨天一样,又没听见闹钟响声。她刚一动,就被腰上的胳膊给圈回去。
    身后男人闭着眼睛,声音懒懒的:“去哪。”
    昨晚周寅坤用他那件黑色西装,裹着一只光溜溜的小兔,抱回来之后换上尺寸正好的套子,做到天亮才睡。
    那时候怎么也四五点了,到现在也才睡了没多久。
    “去学校又迟到了。”被子里夏夏用力掰开他的胳膊,她的衣服不知所踪,看见地上有件黑色西装,她立刻掀开被子下床去捡,结果刚踩到地上就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私处和小腹处传来强烈的不适感,腰、腿、手臂和后背都酸疼无力。夏夏皱着眉缓了几秒,披上衣服,扶着床边站了起来。
    这时一只灼热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周寅坤摩挲着她手腕上残留的指痕,“都迟到了,干脆别去了。”
    话语之中,没有半分始作俑者的愧疚。
    这种“体贴”果然换来夏夏的挣扎,她使劲抽出手,原本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她今天有考试。
    夏夏抽出手就跑出了房间,周寅坤看着那双白嫩的腿,心里又开始发痒。他看了眼指尖,那里似乎还有她的温度。
    这周夏夏刚才欲言又止,是害羞还是撒娇?
    男人掀开被子,去浴室洗漱完随意穿了套休闲服,出来经过她房间,房门紧闭,多半是在换衣服。
    下楼时,阿耀已经在客厅了。
    他旁边放着个粉色书包,桌上摆着几枚银色包装的避孕套。两样东西分开放着,显然是不认为它们同属一人。
    见周寅坤下来,阿耀先喊了声“坤哥”。
    周寅坤走过去,瞧了眼茶几上的东西,“这些用不上,都扔掉。”
    勒一次也就算了,次次都勒着用会出毛病的。
    阿耀点头,就近把东西扔进垃圾桶,然后多看了周寅坤一眼。跟车里的欢爱痕迹比起来,更让阿耀惊讶的是,坤哥居然这个时间才起床。
    多看这一眼,他似乎明白了一点。一夜过去,男人那张俊脸上还能看出丝丝餍足,周身都散发着酣畅淋漓性爱过后的慵懒。
    阿耀收回视线。
    房间里,夏夏总算找出套崭新的校服。
    大概是昨晚清洗过,今晨身上清清爽爽,可以直接穿衣服。要是像昨天早上那样洗完澡再走,那就迟到得太离谱了。
    她急匆匆地洗漱完,在自己房间没找到书包,又不得不再次去主卧找了一圈。事实证明,周寅坤根本没管,书包应该还在车上。
    脑子里碎片接连闪过,女孩面上滚烫。她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要再回想。
    楼下的男人听见跟昨早一样匆忙的脚步声,都不用回头看,就能感觉到那道香香的身影冲了过来,阿耀看见她,下意识拿起旁边的书包递过去。
    夏夏感激地接过来,怔了下。书包干干净净,应该被擦拭过。那么……他肯定也看见了车里那些。
    她红着脸尴尬地把书包背好,抿抿唇说:“谢谢。”
    周寅坤冷眼瞧着,“周夏夏,一天不去都不行?”
    觉都没睡好,去了能听进去什么。
    夏夏闻声垂眸,不明白他为什么连这个也要管。不去上学,难道天天呆在这里吗?
    “要去。”她闷声回答。
    声音虽小,语气却坚定。周寅坤懒得说她,正要起身拿车钥匙,就听见夏夏问:“能麻烦你送我一下吗?”
    这个请求跟周寅坤预计的几乎一字不差,然而……这话她是对着阿耀说的。
    收到请求的阿耀立刻看向周寅坤,后者正凉凉地盯着周夏夏。又不是让她永远不去学校,这还发起脾气来了。
    昨晚哭喊求饶的时候怎么不这么硬气。
    这么想着,脑子里就闪过不少刺激画面。男人收回视线,抽出根烟点上,随意摆了摆手。
    阿耀收到指令,这才对夏夏点点头。
    昨晚的车已经送去清洗,阿耀开了车库里最低调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鉴于夏夏一上车就请他不要飙车,要注意安全,阿耀再次点头,又快又稳地把人送到了学校。
    他送完夏夏回来,周寅坤正开着电视看拳赛。听见开门声男人头都没回,“去取瓶酒来。”
    阿耀应声,去取了酒和杯子,还不忘拿上冰。
    “坤哥,已经约了皮沙文三次,对方次次拒绝。”他把加好冰块的酒放到周寅坤手边,“这跟他上任警察署长之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态度。”
    上一任警察署署长巴洛在大庭观众之下被炸身亡,周寅坤接着便约了内阁助理特纳,让对方在总理面前推荐皮沙文做下一任警察署长。
    比起野心极大的巴洛,皮沙文生于贫民窟,靠着娶了个高出身的老婆才混到今天的位置,这一点他自己心里很有数。而更重要的是,皮沙文本人是军人出身,他的岳父亦是泰国军方高层。泰国军方与王室唇齿相依,如果顺着这条线搭上王室,则毒品合法化提案的通过率将大大提高。
    毕竟提案想在国会通过,层层关口程序复杂,不知道要耗多久。把所有筹码都压在这条线上,不够稳妥也不够迅速。
    “怎么,你觉得他上位之后翻脸不认人?”
    周寅坤喝了口酒,“谁让他一上任,曼谷警署就被袭击了,军方还扑了个空,咱们连着这个皮沙文和他岳父一块得罪了。”
    阿耀这才想起来,当时为了从巴泰上将手里救出周夏夏,动静的确闹得很大。特纳当天还打电话质问过坤哥。由于撤退及时,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查出个所以然,皮沙文作为警察署署长,压力可想而知。
    “那还要再继续联系吗?”阿耀思忖,如果直接放弃这条线,未免有些可惜。
    “这些人还真是正儿八经的死脑筋。”周寅坤嗤笑了声,“抓不到真的,就不知道抓个假的?”
    阿耀大概明白这话的意思。
    泰国犯罪集团确实多得数不过来,随便端一窝扣上恐怖袭击的帽子就可以结案。但问题是……给那些连正规迫击炮都没有一架的犯罪集团,扣上这样的帽子,新闻播出去后,估计连街上吃棒棒糖的小孩都不会信。
    皮沙文没有这么做,大概就是怕弄巧成拙。
    真要找替罪羊,还得精心布置一番才是。沙发上的男人百无聊赖地拿遥控器换着台,从拳赛换到音乐会,又从音乐会换到新闻,最后停住,他扬了扬下巴。
    阿耀看过去。
    新闻上报道,在曼谷一家地下赌场内,发现了美元假钞印制工坊,其中一小部分假钞在赌场内流通,大部分假美元被售卖给换汇商店流通到了市场。
    “这场子位置不错。”周寅坤说,“就他了。”
    他,是指这家地下赌场的幕后老板那隆。曼谷红灯区帕蓬地界着名的黑帮头子,早年间跟着老爷子赛蓬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自立门户,还学老爷子组建武装军,最后凑成一帮只会打砸抢劫的流氓。操作一下,也勉强够得上结案标准。
    “做细致点,先给皮沙文送份业绩,让他吃颗定心丸,过段时间再约。”
    “明白。”
    “其他事你盯着进度,没有特别紧急的,这几天不要过来。”周寅坤一手拿着酒杯慢慢晃着,另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我要休息几天。”
    阿耀听见从来没听见的两个字,下意识开口:“休息?”
    语气里掩不住的惊讶。周寅坤瞧他一眼,大方道:“也准你休息几天。”
    坤哥竟然叫他休息。
    阿耀愣了下,随即面色严肃起来:“坤哥,是因为昨晚我去晚了吗?”
    昨天兔子发箍那个任务,的确完成得不好。可是如果真不满意,按坤哥的性子直接就训他了,根本不会绕这种弯子来敲打他。
    周寅坤啧了声,很不耐烦:“听不懂人话?”
    阿耀立刻低头:“对不起坤哥。”
    听这意思,真的就是单纯地休息几天。也是,这么多年,坤哥从来没有休息过。他只是跟在身边执行,有时候都感觉疲惫。坤哥常年奔波,每一个决定都关乎性命生意,体力脑力如此消耗,休息几天也是应该的。
    殊不知,男人纯粹是看见了新闻上的日期。今天周五,明后天是周末,那小兔都在家。久违地享受一下她的全天候伺候,周寅坤不希望有人打扰。
    阿耀临时收到从没收到过的放假通知,走出别墅大门时都还有点懵,一时竟不知先做什么。
    别墅里,周寅坤又换回到之前的拳赛,看着看着就觉得无聊,来来回回都是些血淋淋的场面。频道切来切去,最后停在了一部电视剧上。
    周寅坤抱胸看了两分钟,剧情有点熟悉。
    电视剧里的男人包养了一个还在上学的年轻女孩,这一集讲两人吵架,男人去学校门口接她,恰好被她老师看见,邀请到了办公室。经过一番详谈,男人最后给学校捐了个图书馆,就是以那个女孩的名字命名。女孩感动,两人不仅和好,感情还迅速升温。
    周寅坤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还有这法子。
    电视剧连播四集,播完时已经下午两点半,桌上的酒瓶都空了。后面三集亲来亲去,没什么意思,这东西果然很浪费时间,看了半天就记住个图书馆。
    男人关了电视,去地下健身房打了两个小时的拳,大汗淋漓无比舒畅。
    洗完澡出来,正看见放学回来的夏夏。
    周五放学时间比平时早半小时,夏夏跟刚到的营养师琳达打了个招呼,就往楼上走,在二层楼梯口遇见周寅坤,她脚步一顿,抬头看了眼,又低下头。
    “我回房间了。”
    看着蔫蔫的,估计是昨晚累坏了还没缓过来。
    周寅坤下楼要了杯冰水。琳达端来时,他刚坐到沙发上,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张纸。
    “她放的?”
    “对。”琳达把冰水放到旁边,“好像是学校的通知单。先生,今天下午有体育课,夏夏回来肯定饿了,我先去准备晚餐。”
    “嗯。”男人拿起那张通知单。
    看见上面的内容,他微微挑眉。家长面谈邀请——地点:学生事务咨询办公室。
    面谈,办公室。不知为何,脑子里闪出三个字:图书馆。
    周寅坤瞧着这张单子,唇角勾起。
    这周夏夏还算有进步,终于知道这种事应该先找谁。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见有位读者的评论,觉得很贴切。连载拉长了时间感,相信等完结后二刷,大家应该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