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橙黄橘绿时 > 橙黄橘绿时 第121节
    床畔的人端起茶杯来,孙开祥才寂寂道:“天灾我都逃不过,更遑论他们这些作死的人祸。由他们去吧。”
    孙施惠两口灌下冷茶,眼里心里都不能再沉静了,把杯子递还给汪盐,偏头朝爷爷,“这么多年,您总算清醒了。”
    汪盐小心翼翼拿手肘推一下他。
    孙开祥却看到了猫猫这女儿家的小心思,面上艰难地朝他们一笑,没有回答施惠这一句,却格外关照了题外话,“你这辈子,失多少也得多少。施惠,你要珍惜,一个好妻子一个好岳父,是要比什么遗产都矜贵的。”
    老爷子陡然间提到了去了的金锡。
    提到了那些年,他百般对这个儿子不满意,软弱,优柔,顾不到他是个男儿的自觉、担当,那个年代,二十三四岁,一心全没父亲没家业,只想着他那些虚无缥缈的艺术与享乐。
    他不是沉迷那些放纵里,不会去风月场所,也不会流连在个婊/子身上。
    孙开祥即便到如今,也终究没有改口改观。他阴郁枯槁的颜色,正经朝施惠,“哪怕那个人是你的生母,我也痛恨极了她。施惠,伤疤不在你脖颈上,你还不晓得疼,等哪天你有儿有女了,你就会明白,你满心满意寄托的儿子,全不是你期冀的样子,他挑不起你的担子,反而哪怕那样死了,也来诛你的心。”
    当年,孙开祥还没从儿子意外空难里回过神,就被那个女人上门的消息狠狠折辱到了。
    终究心灰意冷的人没有愿意和那个野路子女人谈交易,孙开祥从头至尾甚至没见过对方一眼。
    他更不稀罕有这种女人一半血缘的孙儿。
    直到那个孩子灵气逼人地出现在舞台上,那时候的施惠,当真和小时候的金锡如一个模子扒下来的。
    孙开祥问他,叫什么名字。
    施惠,谢谢惠顾的惠。
    他再问孩子,谁教你这么说的?
    孩子答:妈妈。
    孙开祥那一刻才认命了,认一切天灾的命,认妻离子散的命,认被这些蝇营狗苟算计的命。
    那就请老天爷看在他认了这么多命的份上,也绕他一回不认命罢。
    他赤手空拳挣到的基业,不想就这么毁掉,或者到老了再散去千金,他没这么伟大。
    不到半年的工夫,他把这个孩子接回了孙家。
    这中间多少波折波澜,他才把这猴头般的孩儿驯服了。
    事到如今,“施惠,我叫你跟着姓孙,有多难啊。这其中,怕只有咱们爷孙俩清楚了。”
    一辈子说一不二的大家长,今天,头一回朝施惠低头,“这些年来,我顾那些本家,就是在做功德罢了,施惠,我前头那些年,怕就是造孽多了,才叫你奶奶走了,爸爸亡了。”
    孙开祥艰难地说了这许多话,床畔的孙施惠都久久没应答,他一只手去撩边上几案上破冰开来的水,由着自己的手浸在冰水里,不多时,再听到爷爷开口,“我晓得你去找过你生母。”
    站在一边的汪盐都跟着吃惊了下,倒是孙施惠镇定从容。像是无所谓爷爷知道,又或者了然他历来的行径,都瞒不过爷爷。
    那个女人从孙家要了一套房子的钱和长女择校上学的名额。却没有因此翻身。
    吃喝/嫖/赌的人,是戒不掉骨子里的糜烂的。
    那些钱没多长时间就被施媛挥霍掉了,还被她后来认识的男人骗去一部分。她只得重操旧业,女儿上学也不理想。直到有一年,生了场重病,母女俩这才回了镇江原籍。
    拿着最后一些体己钱,开了一家面店。生活不富余,但温饱能挡,风雨能宿了。
    施惠二十岁那年,她托人从镇江捎来一个金戒指。
    书信被孙开祥烧了,但是上头的话,他还替施惠记着:
    老家二十岁的孩子都是个大日子,我也只能这点能力了,求您转交给他。
    实在不行,把这金子融了,化在别的上头也可以。
    您放心,这些金子干干净净。
    孙开祥要富芸芸去拿那金裹匣子,一堆金玉里,翻出了个最不值一名的圈戒,戒身里头镌刻着一个不算文雅笔触的惠字。
    富芸芸递过来,惠字本人却迟迟不接手,汪盐看着都替他难过,她干脆替他伸手了,赤金捏在指间,比千斤重。
    孙开祥看施惠始终阴霾着脸,他再继续道:“收了你生母的戒指,但我没有后续往还给她,一来怕她喋喋不休,二来,穷病难医。告诉你这些,也是想朝你有个交代,施惠,我闭眼后,你如何再去弥补你母亲,那是你的权利和孝道了。”
    孙施惠没正视爷爷,却脱口问他,“您就这么生怕我回头找她们是吧?”
    室内昏惨惨的暗与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守在床榻边的孝子贤孙何尝不是,孙施惠苦笑再苦笑,他告诉爷爷,“不会了,您放心吧。我在我岳父那里领悟一个道理,父与子得有缘分,双方都是,哪一方缺这点缘,都无济于事。”
    “我七岁头一天,您和她一齐决定了我的命运开始,我就注定回不去了。不然,不会那样偷跑出去,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回家的路。”
    “爷爷,我哪怕回头找她们,有与我是孙施惠有什么冲突呢?”说到底,不过都是他们私欲太重的缘故。
    其实没了金锡,还有琅华。可是爷爷看琅华太不成器,又死心眼地觉得哪怕琅华成家生个孩子,也不是正经的孙儿。
    所以,他宁愿由着幺女任性妄为。这些年,无底洞地填女儿,只要她乖乖地,别出格就好。
    至于施惠,一个继承人,一个管家者,儿女情长的那些,只会消磨意志。
    他要做好的,是方方面面的决策,弥补他父亲的那些不足。
    高处不胜寒,高处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比肩。
    “可是高处没个人常伴常醒,才会跌下去,粉身碎骨。”
    孙施惠一面苦叹,一面置喙爷爷,“这些年,比起您对我的冷落与苛刻,我反倒是觉得琅华更不值。”
    “你会善待你的姑姑的。”孙开祥说得是陈述,笃定。
    孙施惠把那只手从冷水里提溜出来,接富芸芸递过来的一块毛巾揩手。走到这一步了,他也无所谓面子架子了,点头应允下来,“当然。她是我父亲的胞妹,再作妖作死,终归和我一个姓。我不善待她,我的面子要往哪搁呢。”
    床榻上的人,不禁艰难地点点头。趁着他清醒,想要喊琅华一并过来交代些什么。
    于是床边的人回头,才发现琅华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门帘边了。
    孙开祥看到了他的小女儿,抬抬手,示意琅华过来,喊着她从前还在摇车里的名字,“宝儿。”
    他的女儿他知道,根本不是虚与委蛇的料子。
    “施惠,我把你姑姑托付给你了,她什么脾性你最清楚。闹破天,也就吃醋拈酸那点子事,她同你别苗头,可是回回哪个在外头说你什么,她都是要和人家吵仗的。她就这点城府这点头脑了,怪我,由着她任性了这些年。我也不是不知道,她吃你的醋,觉得我偏袒了你。当着你们的面,我也干脆给你们说开,就当我偏袒孙子吧,因为我指望他替我挑这个担子,指望他接金锡的班,替我顾好虑好我身后的人。”
    琅华迟迟没有过来,加上孙开祥强济精神说了这好一番话,这才咳嗽掩不住了,身子骨一倒塌,翻伏在床边,要呕什么的样子。
    孙施惠连忙去扶爷爷,把人扶住躺平的时候,才摸到爷爷呕秽物里的血。
    琅华看到那一滩污渍里的红,这才崩溃地跑过来,跌在床榻板上,膝行了好几步,去握孙开祥的手,再任性再妄为的人,在父亲边上,终究是个孩子,她一面热泪,一面急急地唤着,“爸爸,爸爸……”
    孙施惠要汪盐去喊周主任,外头人闻声也都要急急进来。
    孙津明率先进房的。他十来岁就得孙开祥的济益,算是养子也不过分,他感怀二叔的襄助,陡然闻到动静,再沉稳的人也不禁跟着破防,连连喊了二叔好几声。
    房里挤满了脚步,周主任不肯这么多人在里头,要施惠驱散开。
    床边伏身哭的琅华又死活不肯松手。施惠与姑姑同檐这些年,从来没见她这样过,也跟着不忍起来,不禁轻声来摘她的手,喊她,“琅华,不要任性,先让爷爷给周主任瞧瞧。”
    伏在父亲身边的琅华,不知怎地,急火攻心一般地晕厥过去。
    孙施惠忙着要给周主任腾地方,无暇分顾之际,赶忙捞起琅华的脸,再朝边上的孙津明示意时,后者站在二叔床边,却踟蹰,没有上前。
    众目睽睽,他不想也不敢。
    几秒钟的忌惮,孙施惠终究目光冷下来,随他去,也不假手于人了。
    他打横抱起琅华,驱着一行人往外去。
    也抱着姑姑到外头透口气。
    第84章 点点星(31)
    挨得近的缘故, 孙施惠才感觉到他臂弯里的人浑身滚烫,呼吸都是热的。
    那头,汪盐喊了周主任, 又脚步不停地要阿秋去打点爷爷身后事的那些细节,她直觉不好,前几天已经听阿秋念叨那些老旧礼了,最后那一程, 穿孝衣要趁着人还活着。
    汪盐出来短暂透了这么一口气, 已经要扎到爸爸怀里哭了。人生为什么非得有生老病死。
    她还没转得回来神呢,卧房那头,孙施惠抱着琅华出来。
    汪盐连忙迎上去, 孙施惠长话短说的样子,“给她找点糖水喝一下。”
    他再要喊老姚来, 说送医院,“姑姑好像在发烧。”
    这些年,姑侄俩都不对付。孙施惠进孙家二十年,他正经喊琅华姑姑没几回,今晚是板上钉钉的口吻。
    汪盐等着他把琅华搁放在外面的圈椅上,伸手去探琅华额温,很烫。该是她下午回来那阵已经在烧了。
    汪盐却没响应孙施惠的送医院,她颤栗精神地看他一眼,二人在外人眼里, 就是夫妻商议事情的悄声。汪盐建议, “爷爷这里说不准的事, 你现在要送琅华去医院, 她没准……”
    “好。”孙施惠也回过神来, 他握握汪盐的手, “那……”
    “等周主任看一下。”
    那头,汪敏行过来,支援施惠的样子,要他进去料理爷爷。随即,汪老师把一个玻璃茶杯递给妻子,伸手来抱琅华,说靠在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像样子。
    汪敏行要抱琅华回她院里去。
    一行人闹哄哄里各司其职。孙津明从卧房里挑帘出来时,汪老师同师母已经先把琅华送回去歇息了。
    孙施惠与帘下的人打了个照面,二人相约无话。
    交错的那一秒,孙津明反而先沉不住气了,“她怎么样了?”
    孙施惠早先就说过,要汪盐不要乱点鸳鸯谱,但今天,跟鸳鸯扯不上什么关系。他高津明一头,往房里去的那一秒,冷冷发落津明,“爷爷说得对,琅华能看上什么人,全是轻骨头的主。”
    津明冷笑,难隐忍地发作了句,“孙施惠,这很不像你。”
    “彼此彼此。今天没有琅华没有孙开祥的千金,有的不过是一个在父亲床前哭到上不来气的孤女。孙津明,你去看看我岳父,今天抱一个女人,回去会不会被我岳母打死。”
    你也未免太小心了些。而这过分的小心反而曝露了自己。孙施惠显然没心情和他掰扯这些了。径直往房里去。
    周主任陈言不大好,要施惠开始准备后事吧。
    老爷子先前那一阵精神,也是民间约定俗成的,回光返照了。
    这一夜,孙施惠突然解了门禁一般的,由着陆陆续续的本家上门来,也不避讳人多口杂的可能携带病菌。
    一一看过爷爷最后一面。
    琅华歇了一个小时,才苏醒过来。原来是她这些天,腰背上长了个疱疹。
    周主任给了推了针退烧针,但腰上那疱疹得去医院正经用药。
    汪盐看过,光肉眼看,就知道里头蛰着多少炎症和脓。那疱疹不到疖拱头了,且不会好。只能生挨着,旁观者看着都觉得心疼。
    富芸芸看着琅华还穿着那束腰的长裙,连忙小心翼翼地建议她,当着一屋子的人的面,要她还是换掉吧,换套宽松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