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都市言情 > 面具(NP 追妻火葬场) > 105宝宝舔得我好爽(风H)

105宝宝舔得我好爽(风H)

    秦风这天晚上没回去,而是住在酒店的员工宿舍里。
    林灵不在,他不想回去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而且,他想离姐姐更近一点。
    同宿舍的人都睡下了,黑暗中,他听到男人轻微的呼噜声,还有人说梦话,好像是骂了句“操你妈”。
    他笑了笑,披着衣服拉开门走到阳台。
    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他们酒店的LOGO,而总统套房位于高层,他知道姐姐的房号,就看着那一排灯光发呆。
    想到此刻,姐姐和她的未婚夫也许正在你侬我侬,她曼妙的身躯被那男人搂在怀中,只有他可以听到的忘情呻吟此刻正一句句传入那男人耳中……
    秦风心痛得都要麻痹了,眼角发潮。
    刚刚在酒店,他看到韩圣烨了,男人高大英俊,穿着名贵的定制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袖口的钻石袖扣在灯光下熠熠发光。
    他看起来彬彬有礼,是那种很成功的社会精英,而他呢,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学生,除了身体,什么都给不了姐姐。
    他内心深处泛起一丝强烈的自卑,苔藓一样在黑暗中蔓延。
    正在那边胡思乱想,手机响了,是林灵打来的,他赶紧接了起来。
    秦风几乎是用跑的,入秋的风已经有点凉,他却跑得满头大汗,站在总统套房门口的时候还气喘吁吁。
    姐姐让他过来一趟,也没说什么事,听到她的声音有些喘,他顿时就担心起来,半路上还脑补了各种可能。
    比如,她和那男人起冲突,被那男人打了?或者,是她杀了那个男人,叫他过来一起……碎尸?
    初中那会儿有一段时间他沉迷于侦探小说,小说里就有这样的情节,故事最后,杀人碎尸的凶手是死者的情夫,怕两人的事情败露,那男人就把女孩给杀了。
    秦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自己把自己吓得手脚冰凉,直到房门打开,看到完好无损的林灵,他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姐姐,是不是发生什么……”
    话没说完,林灵柔软的手臂就缠上他的脖子,温暖的唇贴着他的耳根吻了上去,气息凌乱。
    秦风被她吻得有些懵,弯着腰踉跄往里走,眼角的余光在房间里四处巡睃。
    林灵身子软绵绵挂在他身上,刚刚玩韩圣烨时点燃的情欲此刻蓬勃起来,搂着秦风的脖子有些急切地啃着。
    吻了一会儿才发现男孩心不在焉,林灵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眸底闪过一抹促狭。
    “他在里面……”
    两室一厅的总统套房,她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房门紧闭的那个房间,“不过别担心,我们约好了互不干涉,他不会说什么的。”
    秦风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头攫住她的唇吸吮,手绕到前面握住柔软的胸脯,隔着睡衣揉捏着小小的乳果。
    林灵被他弄得思绪涣散,小屄早已泌出一股黏腻的汁液,哼哼唧唧把身子往他身上蹭。
    秦风被她弄得浑身沸腾,却还是无法完全放松。
    林灵的手从他裤头探进去的时候,他紧张地看了下四周:“姐姐,我们还是去房间吧……唔……”
    还没说完,肉棒已经被柔软的小手裹住,龟头蹭着她略微有些潮湿的掌心,爽得他忍不住哼出声来。
    怕被人听到动静,他努力忍着。
    林灵实在爱极了他一边很享受,一边又极力隐忍的模样,忍不住把他的裤子拉下来,直接蹲下去含住他的龟头。
    客厅的灯关了大半,光线昏黄,通过宽大的落地窗,他看到隔壁大厦的外景灯闪烁着。
    玻璃上映出两人纠缠的身影,他靠在墙壁上,而女孩蹲在他胯间帮他舔。
    这副画面进一步刺激着他的神经,很快,他就忍不住溢出细密的呻吟,心砰砰直跳。
    “姐姐,不可以的……”他手插进林灵发间,用力地扣着她的头皮,“会、会被他听见……”
    林灵眸底笑意更深,舌尖轻轻地舔过他的龟头,然后抵着马眼搅弄,把男孩弄得小腿直哆嗦。
    “就是要让他听到啊。”林灵抬头看着她,眸底落了灯光,亮晶晶的,“我要让他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一句“我喜欢的人是你”让秦风心都软了,眼眶溢出细微的泪水,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太爽了。
    虽然开心姐姐愿意昭示他的存在,但秦风还是有些担心:“不,不行,我怕……”
    “怕什么?”林灵舔着他的肉棒,声音含含糊糊,“难道你怕他知道你的存在?为了我,你连这点都不愿意付出?”
    说完,她惩罚性地用牙尖轻轻咬了下,搞得他身子过了电一般又是一阵颤栗。
    “不,不是……唔……”秦风爽得声音发颤,“我是怕会给你……添麻烦啊……”
    嗯,这个答案林灵很满意,于是张开唇把龟头含进口中,一点一点吸吮着,很快就抵到喉咙深处。
    但他的肉棒实在太长了,她努力想吞咽,却压根就吞不到底,还搞得有些难受。
    秦风舍不得她这么难受,伸手把人拉起来,林灵调皮地含住他的唇,把刚刚舔过他鸡巴的小舌探进他口中。
    秦风尝到了自己下身的味道,他刚洗过澡,所以带着点沐浴露的清香,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大约是前精。
    “好吃吗?”林灵勾着唇笑得一脸妩媚。
    秦风当然知道她的恶作剧,笑得一脸宠溺:“太好吃了,姐姐的舌头……好香好甜。”
    说着又吻着她的唇,一边吻,一边把人抱起来想要往开着门的那个房间去,林灵蹬了下腿:“去沙发上。”
    秦风有些犹豫,林灵心里笑得不行,继续扭着身子撒娇。
    “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你在沙发上肏我,而我的未婚夫就在隔壁房间……唔,我要叫得很大声,你得狠狠肏我……”
    光是想象这个画面,秦风肉棒又胀大了一圈,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行。
    秦风还想说什么,林灵已经从他身上跳下来,拉着他往沙发去。
    看男孩似乎还有些放不开,林灵干脆脱下内裤,打开修长的腿露出两瓣粉红滑腻的蚌肉。
    “唔,小穴好痒,想要你帮我舔一舔……”
    说话间,阴唇翕张着又吐出一串汁液,屄口的嫩肉轻轻蠕动,秦风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视觉刺激?
    最后一丝理智也烟消云散了,他在沙发旁蹲下,低头含住了她的阴蒂。
    “唔,好爽……啊,啊……把舌头伸进去舔一舔啊……”
    “啊,宝宝,我是你的……就算我结婚了,我也是你的……”
    秦风含着她的阴唇吸吮,舌尖顶着阴蒂逗弄,酥麻感一阵阵从尾椎骨往头顶窜。
    林灵放开喉咙浪叫着,一边叫还一边说一些荤话刺激他。
    “宝宝你舔得我好爽……啊,宝宝的鸡巴想不想捅进来?”
    秦风一边被她的浪叫和荤话刺激着,一边还要竖起耳朵捕捉隔壁房间的动静。
    那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搅得他身体更加滚烫,肉棒胀得发痛,忍不住拉过林灵的手按在那处。
    “姐姐,我好难受,你帮我揉揉……”
    林灵握住着的肉棒撸动,谁知刚撸了几下,房间里突然传来“哐啷”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人撞倒。
    秦风吓了一跳,脊椎都绷紧了,肉棒在林灵手里跳了跳,满脸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