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穿越架空 > 不啻微芒(高干np) > 174待得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 53čё.čo

174待得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 53čё.čo

    周兮野的精神状况让令行止百思不得其解。
    有时候,她会乖巧地等着他讲睡前故事,听话得像他的女儿,靠在他臂弯里睡觉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像个天使。但大部分时间,周兮野是个恶魔。
    她会跑到其他病房里拿别人的东西,大声吼叫,“这是我的!这是我的!”披头散发,光着脚踩得黢黑。和他们争吵一番,周兮野非说那东西是她的,每到这个时候,令行止只能无奈出面解决,本来脾气不怎么好的他,要听对面人的指责还不能翻脸。
    他从没这么丢脸的时候。
    “看好你这个疯老婆!”
    最后那人说。
    疯老婆?令行止听到后笑笑,也不反驳,把周兮野拉回屋子里,她双目失神,还是念叨着“那东西是我的……  ”
    令行止哄着她,拿着温毛巾给她擦脚,一边擦一边说,“是的,都是你的,你喜欢我就去给你买……  ”
    东西买回来,周兮野反倒是不稀罕了。令行止发现了,她周兮野就喜欢从别人那里抢东西。
    更过分的时候,他领着她出去遛弯,周兮野说热,一个劲儿地要脱衣服。这可是冬天,昆明再怎么四季如春,也不至于热到当街脱衣服。
    他只好扛着周兮野回到病房里。
    医生说心理上的压力导致她精神错乱,所以行为不正常。可令行止坐在旁边打量周兮野的时候,思来想去,他觉得不可能。周兮野怎么会被现实打败?在他眼中,她是一个能够忍耐的人,她很可能有自己的计划。
    遂深夜,没人的时候,令行止拉着周兮野的手,认真地问,“周兮野,你是不是装的,你是装的,你就眨眨眼,我好配合你。”
    周兮野一脸惊奇地看着他,身子一个劲儿地往后撤。
    令行止长叹一口气,“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周兮野拧着眉头,一脸委屈,捏着被子罩在头顶。令行止站起身坐到床边,一把扯掉梦在周兮野头顶的被子,语气和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周兮野,我没和你开玩笑。我来找你,是把全身心都托付给你了,你为什么不能信任我一次?”
    对面的人忍着情绪,抿着嘴,泪水一颗一颗从眼睛里掉出来。
    “哇——”
    一声,周兮野嚎啕大哭。这可把令行止吓坏了,慌乱间他抱住周兮野,安慰她,“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凶你的……  ”
    询问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令行止对周兮野的观察一刻也不停,如果她是装的,那肯定有累的时候,他总会抓住漏洞的。可惜,事与愿违,在周兮野精神失常的这段时间里,昆明不可一日无主,令行止因为和家里的决裂,保住市长就不错了。
    市委书记,谁来做?
    中央派了人来看周兮野,带了不少礼物。令行止帮忙接待,脸上笑眯眯,实际上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确定周兮野的身体情况,还能否担任市委书记一职——更何况来的人是老牌工作者,面子功夫做到位,考察完就走。夲伩首髮站:ρò18ρò.𝖈òм 后χμ章幯綪捯渞蕟站閱dμ
    令行止尽职尽责接待好,来人也没绕弯子,说了自己的想法和上面的意思,“周兮野的市委书记……  我看难留着,肯定会以身体情况为由撤掉,但是档案嘛,还在组织内部,那组织就不会不管她。病好了可以官复原职,当然了,肯定不会是市委书记这种有实权的位置,病好不了……组织给她养老送终。”
    两人站定,医院长廊内,阳光从身后照过来,将影子拉长。
    “真的没办法了吗?”令行止声音低沉。
    老者叹口气,笑了笑,“那令市长,依你所见,周书记的病情……如何?”
    令行止摇摇头。
    “那您看,人有病,国家也需要治理,这可是耽误不了的事”,老者顿了顿,“我会如实汇报周书记的情况,至于谁来昆明做这个市委书记……我也不知道。”
    令行止没说话,看着那人走远,脚步声在走廊中响起来,逐渐变小。
    “市长,您有什么办法吗?”李青山问。
    令行止摇摇头,转头看周兮野盘腿坐在地上玩乐高,心无旁骛的模样,他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除了昆明市市委书记的任命问题之外,中央的局势动荡。实践派不给改革派出头的机会,那改革派就自己创造机会,出其不意在金融峰会上提出改革意见,打了高知与实践两派一个措手不及,并且揭露出中国经济的另一面。
    小康社会?抱歉,还早。
    这一举动,无异于加快了对周培的审判。
    峰会结束后的后台,主席见到了改革派的核心人物,他没想到,也没人想到,改革派的核心人物居然是吴凤翔。那个对外宣称不加入任何派别,只做实事不站队的人,那个在内阁里不发表任何意见的人。
    惊奇与傲慢没有持续太久,双方打了招呼,走到一起。两人谈笑风声,“……  这个意见好,金融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吴委员,您说得对。”
    吴凤翔笑笑,和主席握手,气势上不甘落后,“哈哈哈,这多亏我们委员会的人尽职调查,也有不少新鲜血液,这让我们有了不一样的视角。”
    主席嘴角动动,脸上肌肉动了动。两人并排走着,突然主席似乎想起来什么,“前不久抓了一个造反份子,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吴委员,你觉得剥夺政治权利、关起来,还是杀了好?”
    吴凤翔不痛不痒地说,“主席您决定……再说了,这种事就交给纪检委,要是军队里的事,自然按照军队的规则”,她知道主席说的人是谁,她听说了,但是不在意。
    主席长叹一口气,脸色不好,忧虑地来了一句,“要谋反的人,都该杀。”
    吴凤翔脚步顿了顿过,还是跟了上去。
    很快,在两会之前,对周培的判决书发下来了。
    「被告人犯扰乱治安、间谍及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那日,昆明大雪。
    那是近年来最大的一场雪,短短一夜,整个昆明便已覆盖了厚厚一层白色。大雪飞舞,白茫茫席卷了天地。
    令行止看到了判决书,一刻不敢耽误,驾车到了医院里。与局外的紧迫不同,医院里的节奏是慢的,安静被令行止急促的脚步声打破,推开病房的门,身子一顿。
    周兮野正睡着。
    令行止放慢了脚步,小声走进去,害怕惊扰到她。他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周兮野。也就只是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她原来的影子。他缓缓坐下来,窗外一片白。
    “周培的判决书下来了,周兮野,你不去救他吗?他可是你弟弟啊。”
    令行止的声音很小,他盯着周兮野,想看出一寸端倪。她没醒,睡得依旧沉,他缓缓叹了一口气,伸手轻摸着她的脸颊,“他们都说你被打倒了……可我不信……”
    指尖几乎触碰不到什么温度。
    “他可是你弟弟,你不管他吗?”
    声音轻吟,在嘴边呢喃。
    “不要紧……你好不了,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令行止看着她,依旧熟睡的面庞,而窗外早已大雪纷飞,变了世道。
    夜晚,令行止坐在桌前,亮着台灯看文件,一杯茶冒着热气,目光从茶杯上离开,他看向周兮野,拿着手里的玩具,自娱自乐。马上两会召开,省委组织部对昆明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也都做了重新调整,提交了候选人的名单给省委常委,这就意味着昆明市又要经历一轮大清洗。
    没那么快,至少两会后调任命令才会出来,令行止还有时间斡旋。总不能周兮野恢复理智了,一扭头发现两人在海外当政治逃兵吧?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现在必须快速行动。
    首先要保住他的位置,他有能力护着周兮野,等她好了后才有回旋的余地。其次,他也是老油条了,官场上自然是有些人脉的,既然现在中央三派鼎立,那么他先偏安一隅,花费些心思保住昆明远离是非之地。
    最后,他得想想长期该怎么走。
    往上走,肯定是需要上面的门路。现在一条路已经走不通了,高知派周兮野肯定不会选择,那么……就只能是改革派了。令行止厌烦了派别,可没有他们的帮忙,他们就无法走上去。
    这和神仙修仙确实不同,一个是靠实力,一个是靠关系。
    实力要有,关系更要有。
    中央打得热火朝天,肯定不会有心思管他的,令青云也没空,作为主席身边的一把手,更忙。所以……他得去找省委里面的人聊聊天,探探口风,看自己被保住的几率有多大。
    令青云想要搞他,那要有真凭实据才行。昆明市市委书记病了,但是市长既没有贪污,也没有违规,用什么理由把他调离呢?权力是可以为所欲为,但还是有限制的。
    他决定赌一把——省委组织部只有市委书记的候选人并没有市长的人选,口风放出来,是令青云在恐吓他。
    令行止心中郁结,他想出去抽根烟,可一起身,周兮野便看了过来。
    “我去……我去个卫生间。”
    令行止推开厕所门,扭头看了看周兮野,确定她没什么情绪变化后,才缓缓关上门,靠在洗手池子边,从兜里掏出一个烟,摇出一只叼在嘴里,点燃。
    尼古丁冲到头顶,他精神了不少。
    照顾周兮野虽然不累,但他心里都是事儿,眼看着瘦了一大圈。
    令行止抿了一口烟,左想右想,突然发现了周兮野的不易。当初她被带走调查的时候,那滋味比他现在更难受。
    可真是残忍啊……
    这么一想,眼眶不知怎么地就热了。这一关,他肯定能熬过去。
    令行止掐灭烟  ,扔到垃圾桶里,打开水龙头,凉水往脸上扑,使劲搓了两把,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看着镜子里邋遢的自己,抿起嘴角,机械地笑了笑。
    直起身子,他暗中给自己打气。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陌生来电。
    令行止想了想,接通。
    那边的声音温柔,可爱。
    “表哥,我回国了,要不要出来聚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