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穿越架空 > 纠缠的信息素(短篇百合ABO) > 治愈伤痛的罂粟(3)~不知羞,我就要做姐姐

治愈伤痛的罂粟(3)~不知羞,我就要做姐姐

    “姐姐射这么快,是因为是第一次,还是因为我呀?”
    要是放到一般的omega身上,一定会痛骂自己alpha的无用,可林素宛却高兴极了,姐姐射的这么快,一定是非常喜欢自己吧,又或者说,自己的姐姐,到现在还是个处?
    “不管是因为什么,宛宛我都好开心”
    许恨一的腺液就像至甜的糖浆,不但让林素宛的花穴品尝到了甜蜜的滋味,就连她心里,也像被糖霜涂满,甜丝丝的,连说话都透漏着娇滴滴的魅惑。
    “所以,做完了,可以拿出来了么”
    许恨一觉得自己好丢人,才刚被omega吞吐了几下腺体,那里就献殷勤似的立刻缴械投降,不过也好,起码,让自己心灵备受折磨的性爱,终于是可以停下了。
    有时候林素宛真的不知道许恨一有没有上过生理课,怎么会那么天真的以为这场性爱就结束了?
    自己才刚刚开始享受起来,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放过这大肉棒啊!
    “姐姐天真起来的样子,可爱的让人想一口吃掉”
    林素宛也确实是这么做了,不过就是射了一次嘛,自己再让她勃起不就好啦,反正自家姐姐那么容易硬。
    只见她抬起屁股,恋恋不舍的将肉棒从她身体里抽出,然后伏下身去,顾不上那肉棒上的淫乱粘腻,轻启粉唇,就那么将肉头,吃了下去。
    “唔,宛宛别,那里很脏”
    肉头一下子从肉穴的潮湿粘软之中,跌入了另一个细滑的世界,不同于肉穴被媚肉的紧紧包裹,口腔里,是一种仍有空余的放肆快感,那舌头,没有紧紧的吸允,而是像吃棒棒糖一样,一下一下的轻舔着那里。
    本就还在高潮的敏感期,那里还被舒服的舔弄着,许恨一感觉那猛烈的高潮好似又被无限的延长了下去,竟爽的,又从那腺眼处,硬生生挤出了一些残存的腺液,随着林素宛的舔弄,被她一起吃进了嘴里。
    “姐姐的肉棒好好吃,流出的汁水也有股薄荷味道呢”
    姐姐的肉棒真的好敏感,肉头竟然又被吃出腺液来,那小小的囊袋里,竟然能射出这么多东西,似是永远流不完一样,等着浇灌她这个喜欢吃肉棒的小罂粟。
    “宛宛,不要了好么”
    好不容易软下去的腺体,只是被舔弄了几下,就又硬了起来,而那腺体也好似为了证明自己并非无用,所以,翘着头,竟比刚刚还要长了几分。
    虽然又硬了,但刚刚已经射过一次,所以,许恨一恢复了些许的理智和意识,看着伏在自己胯部的林素宛,她觉得,她们不能再这么错下去了,她本就比她大了将近7岁,而且,自己也随时有可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殒命,如果真的和她在一起,那她,是否能承受这些呢?
    与其未来痛苦,不如,现在就掐断这火苗吧。
    “林素宛,你到底,闹够了没有”,许恨一抓着还埋头舔弄自己的林素宛肩膀,就那么抬起了她的头,严肃的说着。
    那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被情欲沾染的到处都是薄荷味道的粘液,而她仿佛还未从这突然的打扰中回神,一边吐着舌头舔舐那嘴唇上还残留的汁液,一边用赤裸裸的眼睛,盯着叫着自己名字的许恨一。
    许恨一平时都是叫自己宛宛,而当她叫自己全名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姐姐生气了?可肉棒明明很喜欢,不停的吐着淫液呢”
    似是为了证明她所说的话,她将软糯的手,直接盖在了那肉头之上,顺着那腺口,以拇指为中心,就那么来回画着圆圈。
    许恨一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中用,明明只是被手指摸了几下,自己竟又舒服的差点沉浸其中。
    不能继续在这个充满罂粟和薄荷味道的客厅待下去了,她需要,需要去洗个凉水澡,浇灭这体内的欲火,也浇灭林素宛对自己的渴望。
    于是她挣脱了林素宛的怀抱,就那么忍着双腿之间的硌疼,在林素宛还未反应过来时,就锁上了门,把自己关在了浴室里。
    “许恨一,你这个混蛋!”
    林素宛看着落荒而逃的许恨一躲在浴室,她痛苦的仿佛被无数根针同时扎进了心房。
    明明,都已经射进自己身体里了,明明,那么喜欢自己的抚摸,明明就爱自己,可为什么还要逃开!
    自己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omega而已啊,只是想得到自己喜爱之人的疼爱,为什么就这么难,自己已经这么主动的求欢了,可为什么她就是不能接受自己。
    越想越不明白的林素宛只能像疯了一样的敲打着门,不停询问着里面的许恨一为什么这么对自己,可换来的,却只有沉默,和那洗澡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她要一个答案,所以,当她看到桌上那还沾染着血迹的手枪时,就义无反顾的拿起了它,对着门锁,开了一枪。
    如自己所愿,那门,终于是打开了。
    门后的,是正站在冷水之下,一脸震惊的许恨一,她看着还拿着枪的林素宛,竟心疼的像是那一枪不是开在了门上,而是直接开在了自己心上。
    那是她发誓要一直保护的宛宛啊,明明是该无忧无虑的宛宛,此刻却被自己逼的拿起了枪,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宛宛,别闹,把枪给我好么,别伤着自己”
    许恨一走到林素宛面前,试图从她手中拿走那危险的枪支,可林素宛并未乖乖听话,而是躲过许恨一的动作,将手背到了身后去。
    “姐姐还是认为我在闹对么,我爱你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听”
    林素宛流着泪,看着浑身湿透了的许恨一,做着最危险,而又最深情的告白。
    “我在听,宛宛,我在”
    被林素宛此刻的告白和悲痛彻底酸了眼,已经十几年未曾流泪的许恨一,也止不住的从眼角流出了心疼和感动的泪水。
    这是她20多年来,除了母亲以外,第一次有人说爱她,她那破烂不堪的人生,真的还值得被爱么?
    “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能接受我,你说的那些所谓的黑暗,我都不在意,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这样,也不行么?”
    林素宛早就做好了抵死纠缠的准备,她今天,一定要一个答案。
    “宛宛,我,不值得”
    被问起了拒绝的原因,许恨一又莫名的低落了起来,只好用着她不值得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敷衍着她的宛宛。
    “这世上,唯有你值得”
    “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刻,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如果你都不能拥有我,那许恨一你告诉我,谁能”
    是啊,谁能,这么好的宛宛,谁都配不上她,这么好的宛宛,自己怎么允许让其他人配得上她。
    “可宛宛,你不怕么,怕我有一天,突然死去,留你一个人在这世上”
    许恨一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她不怕承受伤痛,她只怕,她的宛宛未来会承受失去爱人之痛。
    所以,才一直躲着,藏着,想要把这未来的痛苦,就在这里中断,可,自己能甘心么?看着宛宛和别的alpha在一起,就是她想要的么?
    “姐姐,我的命是你给的,如果你离开了,那我会跟着你一起走”
    “所以,请为了我,一定要守护好自己,可以么”
    原来,她只是怕自己伤心,所以,才不愿意接受自己么,原来,自己的姐姐真的可以傻到这种地步。
    “好,为了你,我会保护好自己”
    许恨一释然了,不含一丝情欲的,就抱住了眼前赤裸着身子的omega。
    “所以姐姐,你到底爱不爱我”,虽然已经这么明显,但,林素宛还是想要一个答案。
    “爱,我爱你”,许恨一紧了紧抱着林素宛的胳膊,搭在她的脖颈处,在她耳边轻轻的表达着迟来已久爱意。
    “哈,姐姐终于承认了”
    “那现在,可以乖乖的让我吃你的肉棒了么”
    林素宛还惦记着那肉棒,因为此刻她就抵在她和许恨一的身体之间,又烫又大,实在让人难以遗忘。
    “好,宛宛想怎么吃,都可以”
    说完这句话的许恨一,就拿走了林素宛手中的枪,拦腰将她抱起,走进卧室将她扔在了白色床单之上。
    罂粟让痛感消失,许恨一已经忘了自己肩膀上还有着伤,在将林素宛扔到床上的那一瞬间,那伤口就被撕裂了,血液瞬间就从那防水的纱布里,缓缓的渗了出来,顺着她那好看的锁骨,流在了她小巧的乳房之上。
    这血腥的一幕,本该让omega感到害怕,可林素宛却觉得,此刻的许恨一,性感极了。
    她就像是刚刚打完仗回到家的饥渴战士,而自己,就像那独守空房多年的omega,只等着自己alpha,好好的来操弄自己一番。
    林素宛本就潮湿的下身,此刻竟被自己的幻想,刺激的流出了更多的粘液。
    而她,也不想吃肉棒了,因为,这里有更吸引她的肉体。
    “靠前一点,过来”,林素宛用手勾着站在床边的许恨一,魅惑的让她离自己近一点。
    “姐姐,我现在不想吃肉棒了,想吃你这里”
    话音刚落,林素宛就欺身,将嘴盖在了那小乳之上,顺着那血液流动的痕迹,就那么舔了起来。
    入嘴的,是带着薄荷味道的腥甜,而嘴里的乳头,也因为舔弄,硬的和下身的肉棒一样,挺立的等待林素宛的品尝。
    alpha的乳房,是很容易被遗忘的地方,大多数omega相比起来,都会对肉棒更感兴趣,可林素宛却被自家姐姐的小乳迷的七荤八素,不停的舔舐和吸允着。
    而她的手也未闲着,顺着alpha精壮的大腿,就那么重新抚上了那肉棒,这次,她没有轻轻的去触摸肉头,而是将手裹成了一个类似肉穴的圈,就那么大力的,上下撸动着整个肉棒。
    “唔,被宛宛弄的好舒服”
    两个敏感的地方同时被omega抚慰着,那小嘴里热热的,而她的小手也随着撸动的速度越来越烫,许恨一感觉舒服极了,要不是刚刚已经射过一次,怕是会遭不住这快感,又射给自己的omega。
    “喜欢我的服侍么”
    林素宛边舔弄边说着,听着许恨一舒服的轻喘,她觉得满足极了,而那小穴也因为姐姐的声音,变得越加湿润,更加想要姐姐的肉棒了。
    “喜欢,好喜欢宛宛”
    果然,放开的姐姐会比较可爱,不管是身体,还是这张会说情话的嘴。
    “那姐姐现在也来服侍服侍我好么,小穴已经痒的不行了”
    说完这话,林素宛就躺下,大开着腿,勾着许恨一的屁股,就把她往自己的花穴处带。
    那里,已经滴滴答答的到处都是流出的粘液。
    “好,现在就干你”
    许恨一夹着臀紧着腰,温柔地用肉头蹭了蹭穴口的淫液,慢慢地将自己的送进了林素宛体内。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许恨一,没有再被爽的直接射了出来,而是跟随着alpha的本能,挺弄着腰身,在肉穴中抽送了起来。
    “唔~”
    两人同时爽出了轻喘,刚刚一直都是林素宛在主动,而且也不过是才吞吐了几下肉棒,就被许恨一逃走了,现在那失而复得的肉棒正在自己体内进出着,让林素宛的身体迎来了一种全所未有的体验。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一切的感受都是未知的,她体验了破处的疼,也体验了急匆匆的爽,而现在,则是一种绵密且细致安抚,不但安抚了她的肉穴,更安抚了她的灵魂。
    和自己的着急粗鲁不同,她的姐姐真的很有耐心,也很温柔,她不像那些片子里的alpha一样,进入肉穴就开始大力的顶撞,而是慢条斯理的,把肉棒送进自己体内,在里面一番碾磨和搅弄后,再慢慢的抽出来,如此反复地,折磨着自己。
    幸得许恨一很大,每次抽插都能刮蹭到肉穴的角角落落,不然,真会把本就急不可耐的林素宛,逼得反客为主,将许恨一重新压在身下。
    “姐姐快一点,宛宛的小穴被你磨的快疯掉了”
    虽然很喜欢姐姐一边温柔的抚摸自己,一边不紧不慢的操着小穴,但,这个节奏让渴望许恨一渴望到发疯的林素宛忍不下去了。
    她想要的,是姐姐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操死自己,而不是现在这样,像个小猫的舔舐,一下一下的,没完没了。
    “宛宛别急好么,你毕竟是第一次”
    许恨一其实也难受的要死,但是她还记得刚刚林素宛狠狠吃掉肉棒时那痛苦的表情,所以,虽然也想要大力的撞击那紧紧夹住自己的肉穴,但,她真的害怕再弄疼她。
    “许恨一,你到底有没有上过生理课”
    “要我现在教教你么,你的omega,现在需要你大力的操弄,懂了么”
    林素宛有时候真的被许恨一会气死,明明自己才是小7岁的那个人,可是什么都要她来教,小穴里都流出那么多淫液了,她还在花心不停的磨,完全没有要狠狠干自己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只有自己教教她什么才叫做爱了。
    “宛宛生气了?现在就大力操你好不好,别生气”
    接到omega指令的alpha,停下了那厮磨,于是将肉棒整个拔出,然后猛地,就一下子全都插了进去,就这么,和刚刚的慢完全不同,每一下,都把下面这张小嘴塞的满满当当。
    下面的小嘴满足了,上面的小嘴也不再抱怨,随着许恨一的撞击,开始了止不住的呻吟。
    “宛宛满足了么?这样够不够,还要再用些力么”
    啪~啪~啪~啪~,是许恨一腺囊撞击林素宛股沟处发出的粘腻声响,那里已经被肉穴里多到溢出的淫液打湿,每一次许恨一的来回抽送,腺囊那里,都会拉出一条透明的淫丝,仿佛在向那藏在里面的腺液展示,这小穴已经情到深处,随时准备好被腺液再次浇灌了。
    “不够,还不够,再大力一些”
    林素宛是初次,但是表现得完全没有初次的稚嫩和娇羞,反而像个充满韵味的成熟omega,不断要求着alpha猛烈的撞击。
    和刚刚的绵长快感不同,现在的每一下,都是将自己狠狠贯穿的幅度和力度。而为了让那肉棒更方便进出这副身子,穴壁也吐出了更多的液体。
    “好爽,宛宛被操的好爽,被姐姐操到不能思考了”
    和看上去清秀的外表不同,许恨一实则是个精瘦的耐力型,因为杀人这种事情,本就拼的不是力量,而是耐心,所以,她此刻一点都不觉得累,还乐死不疲的,用尽身体所有的力量,大力的撞击着林素宛。
    就连两人的耻骨,都被撞击的已经通红,微微的肿了起来。
    而也就是这时,许恨一突然发现了,让自己好奇的东西。
    小穴外,竟然有一颗肿起来的豆子,随着自己的抽插,一跳一跳的,让人忍不住也想要用肉棒去触碰。
    “宛宛这里,好像也需要肉棒”
    许恨一也不管林素宛的抗议,就那么拔出了自己的肉棒,用手扶住肉头,亲吻起了花瓣中的阴蒂。
    阴蒂,本就是个极致敏感的地带,密密麻麻的到处布满着快感神经,再加上积攒了一夜的欲火和小穴里不断传来的空虚骚痒,那里早就渴望被狠狠顶弄了。
    所以,当浑身涂满花液的肉头蹭上来的时候,林素宛爽的差点直接阴蒂高潮。
    可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去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人,当然要做够,才能放过她。
    “姐姐好坏啊,连宛宛的这里都要一起操么”
    边说着,似是为了给自己姐姐充分展示自己的身体,她便用双手滑向自己的阴户,伸出玉指,就将那里大力掰开,赤裸裸的暴露在许恨一的眼前。
    “姐姐,宛宛的嘴里、胸上、甚至是后庭,都可以让你操哦”
    感受到许恨一更加炙热的眼神,林素宛就像被喂饱了的狐狸,一副慵懒的淫荡模样,继续说着骚气的话,刺激着她的许恨一。
    “你,知不知羞”
    自家宛宛到底是哪里学的这些污言秽语啊,到底是谁把自己的宛宛带坏了!
    “不知羞,我就要做姐姐的小骚货”
    似是为了证明自己足够骚,林素宛干脆直接自己抓起了那肉棒,用虎口卡住那肉头上的凹槽,就自顾自地,用许恨一的肉头自慰了起来。
    许恨一被这副淫荡模样刺激的,全身的血液彷佛都在加速流动,尤其是那心跳,嘭嘭嘭的仿佛要跳出来。
    而猛烈跳动的不止是心,还有那伤口,被刺激的,竟是又流了好多的血出来,而这次,没有到胸乳就停止流动的步伐,竟是顺着小腹的马甲线,直接滴在了两人的交媾处。
    瞬间,那本发白的透明淫液,就被沾染为了鲜红。
    但,看到这番景象的林素宛,并没有停下自渎的动作,而是看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花瓣,变得更加兴奋了。
    “哈,小穴被姐姐的血染红了,姐姐看看我那里,像不像一朵玫瑰”
    那里确实已经成了一朵玫瑰,确切的说,是一朵由血和肉组成的花朵。
    此时的许恨一突然意识到,原来,林素宛真的和自己是一类人,不惧怕鲜血,反而会因为血液,变得愈加亢奋和快活。
    林素宛已经癫狂到无法自持的地步,她紧紧拽着许恨一的肉棒,就那么染着热热的血液,往自己的阴蒂上放肆的磨着,而她的意识,也被这密集的双重欢愉所击碎,彻彻底底的,将自己释放了出来。
    “姐姐,哈~宛宛,要高潮了,阴蒂要去了”
    伴随着猛烈的阴蒂高潮,林素宛松开手,用大腿狠狠夹住肉棒,疯狂的磨蹭着,想要延长这极致的舒爽。
    而许恨一也无法忍受这大腿的厮磨,将林素宛的腿重新掰开,又将肉棒插进肉穴里,开始了新一波的撞击和抽插。
    这一次,她不再思考,而是跟随着本能的反应,揽着林素宛的腰,一次又一次激烈的干着软穴。
    那里,因为强烈的阴蒂高潮还抖动着、兴奋着,穴壁上的地脉,也在疯狂的跳动,本就紧到不行,又被这跳动没完没了的撩拨着肉棒,许恨一的身体里,有了想要射出的熟悉感觉。
    肉棒已经是肉穴虔诚的信徒,所以,献出自己的祭品,是许恨一脑子里唯一现存的指令。
    而这指令,也和第一次一样,掌握在宛宛的手里。
    “姐姐操的好用力啊,你的血,都被操到我的穴里了呢”
    经历过阴蒂高潮后,omega并不会就此满足,而会呈现出一种魅惑的饥渴模样,林素宛看着身上卖力干着自己的alpha,再加上她的血液伴着肉棒一起进入到了自己的花穴最深处,她甚至感受到了比腺液射入还要餍足的愉悦之感。
    “宛宛,你里面好热,被你夹的好舒服,我要射给你了”
    那种熟悉的射意愈演愈烈,马上就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而林素宛也早就被干的溃不成军,穴腔里积攒的满满的快意,也就要在一瞬间,倾巢而出。
    小穴里,本就是随时要土崩瓦解的极致敏感,在被不停的抽送中,穴肉也终于是无法承受这撞击,在一瞬间,林素宛就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阴道高潮。
    “姐姐,宛宛,又丢给你了,操死我,别停,好爽,宛宛爽死了”
    高潮后的胡言乱语,让林素宛止不住的不停夹弄着还在抽送的肉棒,而这高潮的紧致,也终于让操了林素宛一夜的许恨一,撑不住了。
    “哈,宛宛宛宛要,射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的许恨一,腰部一紧,就倒在了林素宛的身上,大口地喘着气,一下一下地,将腺液泄进了林素宛地穴腔之中。
    和第一次无意识的高潮不同,这次的许恨一,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肉头处,密密麻麻的酥麻快感,顺着自己的肉棒,贯穿了自己的全身,尤其是那脑中,仿佛是突然被切断了电源,让许恨一爽的,只能不断叫喊着林素宛的名字。
    “姐姐射了好多哦,把宛宛都灌满了,好胀”
    事后两人彼此相拥着,林素宛摸着还窝在自己身上的许恨一,挑逗的说着。
    “那我拿出来”说着,许恨一就想拔出肉棒,让那混合的淫液流出。
    但,却被林素宛阻止。
    “不许拿出来,我还没吃够她,这辈子,只能让我吃她,姐姐知道了么”
    “好,只给宛宛吃”
    《治愈伤痛的罂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