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惊悚悬疑 > 鬼王离我远一点 > 第50章
    “这个法子其实很简单”嗜血魔回过神来,一脸神秘的摇了摇手指,“你先让这天雷停下来,不然,我怕分神被它劈死。”
    王云娇顿时一脸警惕,要知道,她在化身为魔后,浑身的力量就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仍未掌控的魔气。
    所以,如今她唯一的保命手段,就是这些天雷了。
    “放心,我这魔天生讲信用,不像别的魔,”嗜血魔察觉到女人眼中的警惕,耸了耸肩,一脸无奈道,“不然,我立下天地大誓?”
    天地大誓?
    第43章 道士
    王云娇思索半天,感觉也只能这样,毕竟她现在没有任何能够威胁到别人的力量。
    嗜血魔见女人好不容易同意,便连忙立起天地大誓,“魔族嗜血族第三十七代魔人在此叩拜天地大道……若不予王云娇恢复其女儿神志的方法,则身死道消,形神皆陨。”
    “再次叩拜天地大道以求立誓!”
    “好”王云娇见状,也不再说什么,挥手撤掉了嗜血魔周围的天雷。
    “嘿嘿”嗜血魔也撤下了自己的屏障,转了转手腕,便悄悄凑近王云娇的耳边道:“你可知,我魔族的力量最怕什么吗?”
    “……道家真气还是佛家的佛光?”王云娇略一思索,给了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她挥手将两道天雷化作两条麻绳,把旁边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陈紫涵给绑了起来。
    “都是”嗜血魔又是嘿嘿一笑,“但同样,那些正道弟子们也怕我们的力量,我们与他们相生相克……”
    “所以……”王云娇似乎明白了过来,她扭头看向嗜血魔,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找一个道家或佛家弟子给涵涵念咒,驱散束缚她的魔气?”见嗜血魔又要开口,但王云娇还是忍不住抢答道。
    “聪明!”嗜血魔一脸赞赏,看着女人脸上的笑容渐渐舒展开来。
    但王云娇很快又犯了难:“可……我已经入了魔,谁来给涵涵念咒呢……”
    她看着自己在地上痛苦打滚的女儿,似乎在痛恨她自己不应该这么早入魔。
    “这好办,找别的人”嗜血魔道。
    “找谁?涵涵这情况,明显撑不到幻境结束的时候……”
    说罢,王云娇突然一顿,似乎说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
    但嗜血魔没她这么笨,只见它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向远方,道:“你似乎还忘了他们。”
    王云娇顺着它的手指看去,只见顾言卿在全力催动法阵,来抵挡自己召唤的天雷。
    她下意识的撇了撇嘴道:“毛头小子……”
    可话还没有说完,却猛然对上了嗜血魔一双嘲笑的眼神。
    等等,王云娇一怔,这个毛头小子……不就是个现成的道士?
    王云娇此时十分庆幸自己还没有赶尽杀绝。
    只见她挥手,瞬间停下了顾言卿那旁的天道劫雷。
    “嗯?”道士刚把一把真气扔到法阵里,准备拦下下一道天雷,可迟迟却没有见天雷落下。他便将目光移向了王云娇所在的方向。
    “王云娇,又想干什么呢”道士朗声喊道。
    王云娇听到喊声,瞧了瞧嗜血魔,却见这魔族也摇了摇头,意思是自己也拿他没办法。
    女人没辙,只好勉强提起笑容,起身来到顾言卿眼前。
    “干什么?”顾言卿没给她好脸色,冷哼一声,冷淡道。
    “我……”王云娇被道士憋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但想想自己正在受罪的女儿,再度长吸一口气,脸上重新堆满笑容。
    【作者有话说】:行了行了,阴阳嫁马上就要完结了,大概还需要六千字左右[手摸狗头.jpg]
    第44章 “我怕她会伤了你”
    王云娇见道士撇了撇脸,似乎不是很想帮她,但想了想自己扔在地上痛苦打滚的女儿,她还是决定放下自己的脸面。
    只听王云娇笑道:“顾小子说什么话,比起救回白夜,还不如帮我让我的女儿恢复神智。”
    “哦?是吗?”顾言卿闻言,眼中顿时浮现出奇怪的眼神,“白夜和夏泽君本一世恋人,可惜遭你半路截胡,如今,一世佳人的两人也是托了你的福,皆不得善果。而你犯下如此大罪,叫我如何心安理得的帮你?”
    王云娇是怎么也没料到顾言卿会这么直白,她在后面恨得牙痒痒,只叹这小子怎么油盐不进!
    但恨归恨,王云娇对自己女儿的疼爱却是好的没边,即便她的女儿已经在心里把她咬死千百遍了。
    她依旧假笑道:“顾道长所言极是,固然夏泽君和白夜是天地所设的一世恋人,但涵涵和白夜的婚姻确是我与白家所定下的,常言道,父母之命不可违,道长莫要为难我。”
    “……”顾言卿闻言,回头与霍去病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了无奈。
    都二十一世纪了,谁tm活在大清朝?就连霍去病生前的汉朝也没有这么迂腐!
    顾言卿仔细想想,其实就算没有王云娇的那番话,他同样也会认为对方活在清朝,毕竟现代社会谁会结冥婚。
    旁边偷听的嗜血魔直接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顾言卿也木着脸,转过头来,缓缓对上对面人希冀的眼神。
    他有些想不明白,明明对面人已经堕入魔族,为什么还偏偏极其在意自己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