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精品文学 > 平平无奇大魔王 > 第46章
    魔王坐于王座之上,忍不住从唇边泄出一声轻笑。
    “你们人类的戏剧暂时落下吧,”魔王微微扬起下巴,“我看得已经够了,现在,为什么不看看你们的脚下呢?”
    暗色的法阵停下了扩散,静悄悄地覆盖在土地上,暗红与淡金的雾气交融,魔王冲他们一笑,身后巨龙冲天而起,发出长长的一声龙呤,
    魔王调笑道,“还要继续打下去吗?已经被推翻了神殿的祭司大人?”
    大祭司咬牙,手中令牌高举,“抵御魔物,万死不辞!”
    无数祭司如同有了主心骨,先前被勇者搅和的士气一震,魔王单手掩唇,感叹,“终究还是我见识不够,这么厚颜无耻之人我也是第一次见,抵御魔物?听听这话,”
    魔王微微偏着头,王冠的边缘反射着冷光,巨龙黄金的眼瞳闪耀而威严,如日轮一般璀璨,他高声问道,“难道不是你先下令入侵我们的土地,要与我们开战,要我们血流成河的吗?!”
    自魔王身后,无数恶魔发出怒吼,深渊恶魔举起手,他身侧的黑炎猛然暴涨,直冲大祭司而去。
    大祭司挥动手中令牌,挡住深渊恶魔的攻击,神的信徒们围绕着大祭司站立,如同拱卫他们的『神』,无数金色光点从他们身上飘荡出来,然后被大祭司的令牌指引围绕在他周身漂浮着。
    “你们的土地,我们的土地,这片大陆的所有土地从不属于『神』。”
    魔王放下手,站起身,随着他的动作,王座化作黑金色的灵子消失,然后组成了一柄令牌,“你的贪婪铸成了神殿的神像,去地狱里面见你的神吧,祭司大人。”
    “而我,”魔王笑起来,“会向你的神虔诚祷告,真心祝愿你,”
    “——下地狱去!”
    无数光芒炸起,地上的法阵与天上的法阵联结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笼子。笼子遮天蔽日,无数符文在里面扭曲游走,黑雾弥散开,大祭司脸色一变,猛地看向勇者的方向,厉声恨道,“陛下,您还看得下去吗?!还看得下去他们对吾神的污蔑么?!”
    祭司的令牌顶端爆发出刺眼的金光,金光与漫天的黑雾互相侵染对抗,人类的战士与魔族的战士停下手中剑、口中恶,一起抬起头颅,看着金色与黑色交缠,像是天幕把他们笼罩。
    然后,一柄长剑撕裂了天。
    勇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大祭司前方不远处,剑气如弦月,金光与黑雾被深深撕裂,一点淡色的日光透了出来。
    “停止吧。”
    勇者用和撕裂天幕的举动完全不相符的温和语气说道,他一如既往的神圣悲悯,说出的话却叫大祭司怒火滔天,“你该与你的神一齐坠入死亡。”
    回答勇者的是大祭司令牌顶端爆发出的灿金利刃。
    无数身披白袍的祭司们开始闭目呤唱起长长的法咒,骑着战马的骑士手握缰绳,高高举起手中长剑,口中爆发出长鸣——
    “吾神在上——!!!”
    马蹄高扬,长剑划落,信仰至高无上神明的信徒们如拱卫他们的神一般,将大祭司围在最中心的位置,然后向着敌人发起冲锋。
    长剑斩下,微紫的血液喷洒在半空中,失去头颅的恶魔轰然倒地,杀死恶魔的人类骑士也被从后方捅穿他心脏的恶魔带倒在地。
    亡灵法师指挥着漂浮身侧的无色幽冥火焰企图攻破祭司们设下的防御法咒,祭司们咬牙坚持,身体皮肤上崩裂出无数道血色伤痕,骷髅战士举起白骨手臂,与骑士的铠甲相撞,发出令人牙酸的可怖响声。
    金光与黑雾继续纠缠,勇者握紧剑柄,目光与人群中戴着银白面具的骑士长相撞,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猛地抬手,长腿向地一蹬,跃起向着民众的中心挥出了剑光。
    人们惊叫着,层层迭迭地附上去,脸上带着就此死去也无所谓的狂热神情,努力地将大祭司护在身后。
    人身如坚盾。
    剑气如雷霆。
    这是他第一次,用代表着勇者的长剑对身后的国民动手。
    而这些国民此时却正抱着“守护”的信念在战斗着。
    ——守护『神』,而非人。
    “去死吧。”
    他想。
    “去死吧——!!!”
    他怒吼着,抛去所有王子的礼仪、勇者的形象、掌权者的傲慢,以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的声音怒吼道,
    “带着你的神,一道去死吧——!!!!”
    第32章
    剑光亮如雷霆,直冲大祭司而去。
    穿过民众的信仰,穿过神明的怒视,穿过生与死、开始与终末。
    亮色停在了大祭司的正前方。
    一道金绿色的光盾让剑光停滞,然后缓缓、一点一点的,将那光盾“咔擦”一下,粉碎殆尽。
    大祭司极速后退,被衣物层层包裹的脖颈处裂出一长道细缝,细细密密的血珠染红了洁白柔软的布料,手中令牌的光逐渐减弱,身体周围由信众组成的肉盾一个一个倒下,就连死前脸上也带着将要去往天国的幸福微笑。
    土地被无数鲜血反复侵染,红褐色近乎于黑,恶魔的尸体与人类的尸体交迭着倒下,手挨着头,头挨着腿,残肢挨着武器,亲密得几乎不分你我,如千万年前的一家人。
    黑雾逐渐开始占上风,密密麻麻的网一样,开始捕猎逐渐减弱的金光,祭司们逐渐露出疲惫神色,不断流失力量得不到补充,还有不少人为了保护大祭司而死去,信众的战线一退再退,终于有人忍不住,把目光投到了勇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