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星际入侵gl(np,futa,变态辣) > 第145章阶级观念xℱαdǐαи.cǒм

第145章阶级观念xℱαdǐαи.cǒм

    在水蓝星时,薄问都有每月汇报情况,甚至还录下了一段段较为重要的节点影像。
    故而,最后的总结报告她写的很简单,发送给恶魔星之后,回复来得也很快。
    先是夸奖了她的能力,后又授予了她不少权限作为奖励,但细细了解之后,都是些可有可无的权限。
    就很J肋,品之无味,但弃之又可惜的那种。
    “就这?”
    夜不归宿,从恶魔柔的床上爬起来之后,薄问研究了许久,再结合柔的解说,她有些无语。
    “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能够入恶魔正规的编制,得到真正被承认的外交官身份,已经是莫大的奖励了。”
    柔也知道奖赏与功劳不成正比,但顾及到薄问的人类身份,其得到的奖励也算是现阶段之最了。
    “呵呵,种族观念,鄙视链,阶级划分还真是无处不在啊。”轻笑一声,薄问不再纠结奖赏的问题。
    只要是高智慧生物群T,哪怕时刻喊着人人平等的口号,但在你想融入其中的同时,你的出身,能力,甚至于X别便以被划分好了类群。
    想要打破表情与固有印象,除了加倍努力并无他法,要么努力上进,要么接受标签摆烂。
    “这次的任务内容有些模糊啊,前往米国建立恶魔势力,分化天使统治?”sēyūsнū.©oм(seyushu.com)
    她打开第二封邮件,看着里面的内容有些不解,跟第一封一样,里面的用于还算客气,还带着公式化的语句。
    绝对不是恶魔王亲自给她发的,应是身边的文秘一流编写。
    任务内容简略,有些模能两可,是用分化天使统治的方式建立起恶魔的势力,还是暗中建立单独恶魔势力,再伺机暗戳戳的挑拨离间?
    看似差不多的结果,但过程却完全不同,区别就在于是踩着天使吸血,还是完全靠自己组建势力。
    “既然让你前往,自然是暗中行事了,就像之前水蓝星一样,王上是想让你不知不觉将米国收入囊中。”
    柔看了一眼薄问授权给她的终端屏幕内容,随后了解恶魔王的柔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他的想法。
    “复刻水蓝星的行动拿下米国?哪有那么简单,可别忘了米国可是天使在地球的总部,动作太大绝对会被发现,循序渐进有很难见到成效。”
    薄问觉得恶魔方的想法太天真,太简单了一些。
    柔听完笑着摇头,“我们可以慢慢来不用着急,与水蓝星不同,若是拿下米国,最终的权力会落到我们的手中。”
    地球可是她们的大本营,此次不只是为了完成王上的任务,也是为她们自己所谋划。
    “就算之后你仍旧得不到公平的奖励,但至少我愿意给你分一些实权。”柔说完起身就这样光溜溜的走进了卫生间。
    只留薄问在床上独自思考。
    其实她是故意将情况说的困难些,实际上想要在米国站稳脚跟并不难。
    作为放荡不羁爱自由,好人坏人都在主张着人权的国度,想要找到受不了天使族条条框框制约的组织与势力不要太容易。
    难点只是如何在米国立足并站稳脚跟,甚至稍稍与天使统治制衡而已。
    她之所以将情况夸张化,便是为了事后放大自己的功劳。
    会哭的孩子才会有更多的N吃嘛,只懂埋头苦g,上头很可能忽略或者将你获得成就想得太容易,太简单。
    没有再在总部停留,随后洗漱完毕的薄问便离开总部,回到了调教部。
    昨天急着到总部汇报,故而她只是随便着天使云安顿了紫汐,正在地下忙着工作的阿依,她并没有见到。
    “主人,欢迎回来。”
    望着开着办公室们,看到她的身影急忙走出来的阿依,薄问知道对方是有意在等她。
    面对阿依欣喜的问候,她还真有一种真正回到家的感觉,令她不禁内心柔软,“我回来了,关于调教部遇袭之事我都知道了,并非你的过错,无需耿耿于怀。”
    这件事是刚才临离开之前,柔顺带跟她提了几句,了解阿依的她能够想到对方会因为失责所耿耿于怀。
    但事实上,调教部的运转工作,阿依从来不曾懈怠,突发袭击本就防不胜防。
    最终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也就不必上纲上线,加派几名恶魔守卫,避免再发生意外就可以了。
    “……是阿依太过大意,请主人惩罚。”闻言,阿依内心咯噔一下,随后立刻跪倒在地。
    虽是被恶魔柔胁迫,但一联想到将属于主人的身体被别的人肆意折磨玩弄,她便无法淡定,心中满是背叛主人的罪恶感。
    好在不知为何那恶魔柔貌似对她失去了兴趣,在差点没了半条命之后便没有再找过她。
    可身体背叛的事实已经成立,她反而希望被主人狠狠惩罚,以稍微抵消一些内心的惶恐与罪恶感。
    “我都说了,并不怪……好吧,身为奴隶犯错就要挨罚,我确实不该对你宽容,自己去调教室等我吧。”
    薄问本是微笑着扶起阿依没有责怪之意,但当看到其红红的眼圈,以及眼中的自责与恳求后,她立刻改变了主意。
    虽然意外于对方的责任心居然如此之大,不过都是从深深迷恋着她的角度出发,故而她如对方所愿的施加惩罚,反而是身为主人应该做的。
    “是,主人!”阿依像是被夸奖一样开心,转身向一旁如今很少被使用,薄问的专属调教室走去,甚至脚步轻快。
    站在原地,薄问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阿依从宁折不屈到如今面对她毫无傲骨可言,完全是她附属品的模样,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还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故作感慨一番,她嘴角带着愉悦的笑容转身前往休息处去找天使云与紫汐。
    正好她想要多休息一阵,反正恶魔王也没有催促规定期限,她也想缓释一下水蓝星的一切。
    顺便带着紫汐到处转转,让其习惯习惯这里的生活,再具T全面的了解米国的现状,找到切入点。
    PS:来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