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星际入侵gl(np,futa,变态辣) > 第146章阿依所隐瞒之事

第146章阿依所隐瞒之事

    “主人。”
    “大人。”
    正在吃早饭的天使云与紫汐看到薄问走进来,眼中都染上乐喜色,不约而同的起身问候。
    “坐吧,正好我也没有吃早饭,一起吧。”薄问笑着走到餐桌边拉出空着的椅子坐下。
    “我给主人拿碗筷。”闻言,天使云没有落座,而是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大人,这地球是神界吗?好多神奇的东西。”紫汐坐下后,迫不及待的分享自己的心情。
    无论是手镯样式,可以与远处之人通话的终端,还是没有实T,却能够将画面传送的全息投影。
    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休息区,她的世界观便不断地被刷新。
    还有软绵绵的沙发和床,真的好似神仙般的体验。
    “哈哈,这些只是科技产物罢了,并不是什么神物,只要掌握了技术能力,拥有相对应的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制造出来。”听完紫汐的讲诉,薄问忍不住笑出声,摇头解释。
    不过认真想想,有着发大科技的种族前面封建社会的星球造神,确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承诺从明天开始便带着紫汐到处转转熟悉京市的状况后,饭桌上便安静下来,薄问拿起天使云取来的碗筷进食。
    早餐是十分简单的包子,白粥与小咸菜,典型的中式早餐。
    饭后,薄问没有忘记正在调教室等待她‘临幸’的阿依,起身打算过去。
    “主人,有件事奴不知道该不该说。”天使云从休息区追出来,叫住了薄问。
    只是其犹犹豫豫的模样,十分不像对方的性格,后者挑眉,“怎么?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倒也不是,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或者说该不该由我来说。”天使云摇摇头,眼中带着纠结。
    一方面怕自己多此一举,另一方又怕她想要‘高密’之人有意隐瞒,不想让主人知道。
    “有事就说,我最讨厌的就是谜语人了。”皱了皱眉,薄问有些不悦。
    要么不说,要么开了头就把话说完,遮遮掩掩的太讨厌了。
    她喜欢卖关子,可不代表喜欢别人跟她也卖关子。
    “是关于阿依的,调教部遇袭后,她去过总部去见恶魔柔两次,回来都受伤了,养了几天才好,我觉得应该是恶魔柔做的。”
    她的身份是天使,所以即便如实汇报,也让她有种挑拨恶魔柔与薄问关系关系。
    毕竟无论何时何地,天使与恶魔的性格与天X,皆是处于敌对有微妙的关系。
    “这样吗…”薄问眼中闪过思索,“我知道,你先去办公室坐镇吧,不出意外,今天阿依可是没有功夫处理公务了。”
    她挑唇一笑,笑容变得灿烂却没有了任何温度。
    怪不得阿依莫名的负罪感那么大,原来做了亏心事吗?
    虽然能够想到柔是如何威胁阿依屈从的,但这不妨碍她借题发挥,唯有将此事摆在明面上,并且严厉惩罚后。
    那傻姑娘才能够释然,起码不在耿耿于怀了吧?
    而恶魔柔……结合回来之后的一系列态度,她基本确定了对方的想法。
    因为二人的关系不够紧密,所以想要建立更多的‘锁链’捆绑吗……对方比她想象的要聪明一些呢。
    “是,主人。”天使云没有任何波动的应下。
    她不怀疑阿依的忠诚心,但恶魔最善于蛊惑人心,一旦开始妥协,说不定将会再也无法永远保持本心
    某些方面,她的主人薄问与恶魔倒是蛮贴合的,一旦决意收服别人,便会一步步将其引入深渊。
    这一点,她已经亲身体验过,并且深知早已陷入其中,还无怨无悔,足以见被蛊惑的可怕X。
    目送薄问离开,天使云径直往办公区走去,她知道主人新带回来的女宠是个落后星球的女人。
    不乏好奇心,但进退有度,一台电视机便足够对方看一天,无需多加关照什么。
    另一边,当薄问推开久违的调教室铁门时,阿依已经将自己脱光,并跪在了地上,十分的有自觉。
    薄问面对阿依抬头望过来的视线没有说话,而是在门旁按下机关按键,随后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过锁链与项圈给其戴上。
    牵着对方来带从天花板暗格垂下的锁链前,将其双手束缚住,呈举手直跪状。
    “除了调教部安保失责,你还有别的话想跟我说吗?”
    向阿依朝向的前面走到墙边,薄问一边抬手轻抚各式各样的鞭子,一边头也不回的询问。
    很显然,阿依明白,她的回答将会间接导致薄问决定用哪个规格的鞭子,曾经经常会被其惩罚‘校准’的她,太过熟悉对方的行为。
    只是……
    她的身体微僵,惊疑与惶恐不定的内心已经溢于言表。
    是主人发现了什么吗?还是说恶魔柔并不守信用,主人都知道了?
    被薄问调教留下的习惯使然,下意识认为一旦对方似是而非的询问,基本就等于实情知道的差不多了。
    只是在给她机会自己主动承认,或是等待她撒谎,来施加更严厉的惩罚罢了。
    “不是的主人,阿依也不想的,阿依只是不想被主人厌弃,才会像恶魔柔妥协,阿依并没有真的背叛主人……”
    慌乱之下,阿依的话语错乱无章,虽然话语中道出身体背叛的主要原因是被柔胁迫,但也没有否认自己的害怕与不坚定,才会令其有可乘之机。
    本是只知道阿依有事瞒着她,还两次受伤的薄问,也在对方的话语中提炼出主要的信息。
    阿依被柔所蛊惑,挑拨,没有背叛她,但却对她产生了怀疑,怀疑一旦自己的容貌被毁,便会被她所厌弃。
    也就在阿依动摇害怕是,柔看准时机将之毁容,彻底摧毁了内心,从半信半疑到最终被柔牵着鼻子走。
    只能说任何一个很聪明的人,一旦被抓住内心的恐惧煽动,便会被无限的降智,做出愚蠢的事。
    阿依便是很好的写照,思维被引导着只往柔所希望的方向与路线思考,没有了大局观,难怪轻易中了对方的圈套。